第四七九章 你要什么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七九章 你要什么

    周成帝见凤令月脸上没有任何冤屈被洗清的兴奋,反而冷静地令人诧异,心头微微一怔——

    是啊,洗刷冤屈固然可喜,可是当凤令月看到父皇这么快就相信了十三妹妹的时候,就算她心再粗,神经再大条,她也深深地感觉到了他的偏心。

    呵呵……

    “令月儿,没事了!”萧河却在一旁,兴高采烈地说道。

    “嗯。”凤令月抬眸,朝他点了点头,低声说道,“谢谢你。”

    “不用谢,其实……”

    “皇上,皇上,逆子萧河该死,请皇上赐死他吧,这逆子竟敢管皇上的事了!”正在这时候,殿外传来萧振海的声音。

    周成帝示意冯德贵让他进来,他一走进来便跪在地上,道,“皇上,逆子萧河,罔顾圣意,微臣这就将他领回家,好好地教训一顿!”

    周成帝抬了抬手,萧振海立即走到萧河的面前,一手掐住他的后颈脖子,那凌厉如锋刃的目光若有似无地扫过十一的脸,十一一怔,心头一颤,这目光好生锐利。

    “逆子,跟我回家!”

    说着,他掐着萧河的脖子,将萧河拉着往殿外走去。

    萧河却回过头来,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他大声说道—

    “令月儿,没事了,你别怕啊。”

    “砰!”萧振海气恼地一脚踹在他的膝盖窝,他疼的一皱眉,但脸上还是在笑。

    “萧河……”凤令月眼见他脸上这一闪而过的痛苦表情,不由地上前一步。

    “我没事,你快回去。”萧河说着,终于被萧振海拉了回去。

    “畜生,闭嘴!”萧振海低斥道,又一掌劈在他的肩膀上,力气之大,让萧河觉得半边肩膀都被卸了去似的。

    一路上,气极了的的萧振海不时地对萧河拳打脚踢,打的他嘴角都出血了,但是萧河唇边却始终浮现着一丝笑容——

    挨打就挨打吧,令月儿安全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公主,太好了,你没事了!你没事了!”荣元殿外,知礼紧紧握住了凤令月的手,激动地泪流满面。

    直到这个时候,凤令月感受到外面的阳光和风,她才有了终于恢复了自由的真切的感受——

    她站在阳光下,张开手转了个圈,那白色的衣裳随之飘起,她微微眯起眼睛,金子般的阳光碎片落在她狭长的睫毛上,在晶莹透白的脸上形成一道小扇子似的阴影,她唇角微微上扬,露出醉人的笑意。

    “我没事了,知礼,太好了,快,母后肯定担心极了,我们赶快回长春宫去吧。”

    她睁开眼睛,大声地说道,所有的难过,所有的不安,全都被她抛到了脑后,她仿佛又恢复了成了那个元气满满的凤令月了。

    “是是是,咱们回长春宫,奴婢给您烧水好好洗洗,去去晦气,再换身干净的衣裳。”知礼抹了一把眼泪,一脸高兴地说道。

    主仆二人往长春宫走去,一路上,知礼还告诉凤令月,这次除了小侯爷,九殿下和容和县主也帮了很大的忙。

    凤令月听了,心里觉得一片暖融融地,“好在九哥哥和连似月也一并帮我,我该找时间,好好谢谢他们。”

    回到长春宫,梦华宫的嬷嬷送了新的衣裳和膳食过来——

    “这是九殿下吩咐的,说公主从牢里回来要穿上新衣裳,吃些好吃的。”那嬷嬷道。

    凤令月伸手抚摸着这柔滑的衣料子,看着这些精致可口的膳食,眼底泛起泪意,道,“嬷嬷,替我好好谢谢九哥哥,就说妹妹全都记在心里了。”

    十一公主被释放,梁太医被斩首的事传到仙荷院的时候,虽然早知道,在这个严密的计划下,凤令月定会脱险,但连似月还是有种终于松了口气的感觉。

    青黛道,“大小姐,我看您对自己的事从来一点都不紧张,倒是对十一公主的事,现在有些紧张呢。”

    “毕竟,这是另外一个人的人生。”连似月道。

    “无论如何,十一公主算是脱险了,只希望她以后在宫里能平平顺顺的。”青黛由衷地道。

    平平顺顺?难呢!

    她那姑母和十三公主并未因此受到任何惩罚,皇帝让梁太医一个人定了罪,一则是顾忌皇家颜面,二则是为了保护凤瑭瑶和连昭仪。

    *

    次日,荣元殿。

    四殿下凤千越,六殿下凤羽,八殿下凤烨,九殿下凤云峥,十殿下凤嵘等正微微颔首立于殿前,周成帝坐于龙座上,翻过面前的奏折,脸上的青筋隐隐跳动着。

    “啪!”他猛地一把将奏折摔在地上,道,“安平王连上三道奏折,请求释放放吕敬尧,却只字不提吕敬尧有不臣之心之事,看来,他是藩王做的太久,忘了皇帝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了。”

    凤烨弯腰上前,将奏折捡了起来,翻看了一遍,道,“父皇,儿臣倒有一个想法,吕尚想父皇释放吕敬尧倒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们可以趁机,消减朝廷每年拨给平洲的银两和马匹,至少要消减一半,以示惩罚。吕敬尧涉嫌谋反,吕尚本就理亏,他不得不接受这个条件,除非他打算放弃吕敬尧这个长孙。”

    周成帝心中的怒火消散了一点,点头,道,“八子这个方案,可行,你们其余几人,对此事可还有什么看法。”

    其余几个皇子也一一发表了各自的想法,周成帝脸上终于慢慢露出高兴的表情——

    “看来,你们都很关心政事,也真真正正地去了解了父皇和朝廷的出境,朕深感欣慰啊。”

    “父皇,除此之外,儿臣这里还有一计。”这时候,九殿下凤云峥上前,将一份拟好的奏折上呈,道。

    冯德贵走了过来,双手接过,再打开到皇帝的面前——

    周成帝翻过奏折,眉头轻皱,“推恩令?”

    “父皇,这是儿臣近半年的时间,借鉴武帝当初瓦解藩王的方法整理出来的。推恩令旨在减少藩王的封地,消弱藩王势力范围的一项举措。

    如今,三个藩王的封地和爵位都只能传给长子,儿臣这份举措,则是要求藩王将封地改为由长子,次子,三子,甚至四子,五子共同继承,而分出来的这些封地的主人,也可自称为王,这样,王多了,各自的实力却越来越小,他们并慢慢地没了抵抗朝廷的实力了。

    其实,简单来说,便是十二个字‘分化实力,转移矛盾,兵不血刃’——

    ‘分化实力;就是将强大的藩王分化为几个弱小的藩王,原本由未来由吕茂一个人继承的安平王的封地,变成由他的四个儿子共同继承,平洲就分成了四个部分,我们再想办法一一击破这四个人。

    ‘转移矛盾”就是将藩王与朝廷的对立,转移为藩王各个儿子之间的内部矛盾,就说安平王,他有四个儿子,这四个儿子为了争夺封地的多少,钱财的多少,定会产生巨大的矛盾,他们之间内乱,那对朝廷的威胁就小了。

    ‘兵不血刃’,是指虽然我们延迟了消藩的计划,但是,却保存了朝廷的实力,让他们内乱,我们坐山观虎斗,等时机到了再出手,那么兵力和粮草的损耗就会少很多很多。”【这里看不懂的忽略吧,大意就是九殿下的计策非常好,好在能免除战争,解决周成帝的心头之患。】

    凤云峥说完自己的推恩令的核心思想后,殿内出现了片刻的沉默,周成帝紧皱着眉头,仿佛在衡量这个所谓推恩令的可行之处。

    而其余几位皇子,尤其是凤千越和凤烨,看凤云峥的目光是非常震惊和意外的,他们一直在想着武力消藩,却没有像凤云峥一样想过用这种兵不刃血的方式来削弱藩王的力量。

    “好计!好计啊!”周成帝突然大喜,哈哈大笑,道,“云峥这一计策实在是好极了,云峥,你真真是治国的奇才,造福了我整个大周朝啊,这推恩令一经推行成功,不但使朝廷免遭巨大的损失,也让老百姓很长一段时间内免除了战争的伤害。”

    治国的奇才?

    其余几人一愣,父皇这意思是……

    “父皇,这也并非儿臣一个人的功劳,儿臣知道父皇体恤黎明百姓,一旦发动战事必定生灵涂炭,父皇并不想武战,儿臣并按照父皇的这个意思去想办法的。”凤云峥谦逊地说道。

    “哈哈哈,云峥,你一向低调,不肯邀功,但父皇这次,定要好好地奖赏你。”

    “为父皇分忧,是儿臣的职责所在。”凤云峥颔首,道。

    “不!”周成帝却坚决地道,“这样大的功劳,你还是第一个,朕若不奖赏,要被人说不公正了,好好地奖赏你,也是鼓励更多的人来为朝廷分忧解难嘛。”

    凤云峥见周成帝要奖赏,他郑重地跪地,磕了个头,道:

    “父皇若要奖赏儿臣,儿臣恭敬不如从命。”

    “哈哈哈,说吧,云峥,你想要什么?只要父皇能办到的,定答应你。”周成帝道。

    凤云峥缓缓抬起身来,道,“父皇,儿臣不要权势,不要金银,不要土地……”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