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八章 皇上恩典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七八章 皇上恩典

    什么……

    这……怎么会?

    凤令月猛地看向凤瑭瑶,虽然她在天牢的时候,隐隐想过干雪蛤和干贝的事会不会原本是十三妹妹的一个恶作剧,但是事发结果比较严重,怕被揭穿了受父皇责罚,她才不敢承认。

    她万万想不到,十三妹妹的目的是要除掉她,从而和萧河在一起。

    “十三妹妹,这是真的吗?”凤令月澄澈如星星的眼睛紧看着凤瑭瑶,问道,声音颤抖着。

    凤瑭瑶脸色苍白,身体微微颤抖着,双手紧握成拳,她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心口上下起伏着,大颗大颗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

    “十一姐姐,你怎么这么轻易就被一个太医挑拨,难道,你对妹妹半点信任都没有吗?妹妹在你心里,原来是这么歹毒的人吗?妹妹是这种因为一个男子而廉耻都不要的人吗?”

    而萧河冷眼看着她,这十三公主比起令月儿来说,心机真是太深沉了,在被指证后,说的话不但要摆脱自己的嫌疑,还无形中将责任推到了令月儿的身上,指她轻易就怀疑姐妹情。

    呵呵,这段数,这花束,令月儿恐怕活一辈子都赶不上了。

    果然,令月儿被问倒了,她一愣,“这,你,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梁太医他说……”

    凤瑭瑶又看向梁太医,一步一步走近这跪在地上的梁太医面前,每走一步显得那么艰难,那么楚楚可怜,她一边落泪,一边数落道:

    “梁太医,你,你在说什么?我何时让你做这种歹事了,你,你害得我差点死掉就算了,你为了自保,你还,还……”她太激动了,以至开始用力地喘气,一副就快晕倒的样子,脸色苍白。

    “瑭瑶儿……瑭瑶儿……你身子还未痊愈,不要太激动了,你没做就是没做,这朗朗乾坤,难道还有人能在皇上冤枉你不成?”连昭仪急忙走过来,抱住了女儿,然后猛地回头,锐利的目光紧盯着梁太医,叱骂道,“梁太医,枉我母女信任你,你给瑭瑶儿和我看医,我回回慷慨赏赐你,你现在为了自保,竟然反诬我们一口,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不成。”

    “娘娘,十三公主,不能啊,不能这么诬赖卑职啊,卑职一个小小的太医,岂会有害公主之心,再说,公主与卑职无冤无仇,卑职……”梁太医急于辩解。

    ”啪!”连昭仪扬手,狠狠一个巴掌扇在梁太医的脸上,“你还敢撒谎,皇后掌管后宫之时,曾经处罚过你,你因此一直怀恨在心,如今皇后倒了,你眼见机会到了,就开始报复,我说的,对不对?”

    “娘娘,皇后娘娘虽惩处过卑职,但是卑职可从未有过害十一公主的心呐!”梁太医猛地一惊,自己与连昭仪打了十多年交道,这才发现她的厉害和可怕之处,一个发生在数年前皇后惩罚过他的小小事情,她竟然能张开就来,记得这么清楚!

    凤令月看着她们只见,突然有些迷茫了,十三妹妹和连昭仪表现地深受冤屈的样子,难道真的是梁太医为了自保才将责任推到十三妹妹身上的马?

    萧河看到凤令月脸上犹豫的表情,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傻丫头啊,真是难以想象她过去是怎么安然无恙地在宫里生活下来的,想来是皇后生的公主这个身份才保了她这些年。

    现在,一旦失去了来自皇后的庇护,她就开始被各种陷害。

    萧河再冷眼看着这对母女,他早就想到她们会将责任都推到梁太医的身上,这是深宫的主子一贯的做法——

    如果此事早被她们察觉,她们定有一百种方法让梁太医心甘情愿地顶下这些罪,只是他们在调查的过程中,一直保密,现在事发突然,梁太医被他的一番恐吓的话话吓得失去了主见,才慌不择路地将主子捅了出来。

    他倒忘了,就算连昭仪和凤瑭瑶伏了罪,他也一样难逃厄运!

    而现如今,凤瑭瑶和连昭仪会不会受到惩罚,就看周成帝对她们信任和偏爱的程度了,反言之,要看他对令月儿冷漠和漠视到了什么地步,是不是会眼睁睁地看着她被冤枉而不管。

    周成帝也没有想到,梁太医最终会将矛头指向瑭瑶儿,他缓缓地抬头,看向这个他最心疼,最宠爱的女儿——

    此刻,她看起来很脆弱,很害怕,伏在连昭仪的怀中暗暗地落泪,一点为自己争辩的力气都没有了的模样。

    连昭仪心头猛地一颤,她在周成帝的身边这么多年,她十分了解他这种眼神,这意味着他在犹豫,在动摇。

    不,不行!

    她们在深宫立足最大的资本就是皇上对瑭瑶儿的宠爱,如果,瑭瑶儿被揪出另外一幅脸孔,无法想象皇上会有多生气。

    她猛地拉着凤瑭瑶一起跪下,道,“皇上,当初臣妾生下双生儿,儿子不行死了,瑭瑶儿是好不容易才活了下来,当初连稳婆都说她活不过三天了,可皇上不肯信,让人将那稳婆杖责四十,皇上还说这孩子一生出来就和您特别有缘的样子,所以不会死,您亲自守在她的身边,三天后,她果然活了过来,但是身体一直不好。

    臣妾这些年,一直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她,生怕她有个三长两短。

    而且,臣妾心里对上苍充满了感恩,感恩皇上对瑭瑶儿的怜惜,为此常常烧香祷告。

    瑭瑶儿连踩死一只蚂蚁都会哭的孩子,她怎么会有这么歹毒的心思呢?

    再说……”

    连昭仪看了萧河一眼,道,“瑭瑶儿是皇上的爱女,她是金枝玉叶,她是高贵的,骄傲的,臣妾从小就教她要爱惜自己的名节,她一直很听话,很懂事,她怎么会为了一个男子这么处心积虑去做坏事?”

    说吧,连昭仪气的脸色涨红,忍不住落泪。

    而周成帝的目光久久地看着凤瑭瑶,瑭瑶儿感受到这有些压迫的视线,她心头一颤,紧紧抓住了连昭仪的衣裳,脸上却没表现出任何慌张,只是默默地落泪。

    终于,周成帝看向梁太医,梁太医已经面如死灰,他摇着头,喃喃地道,“皇上,卑职罪该万死,可是,可卑职真的与十一公主无冤无仇,是十三公主的意思啊。”

    “闭嘴!”终于,周成帝猛地厉喝一声,道,“你为了报复皇后曾经对你的责罚,居然借着伤害十三公主对十一公主下手,现在还敢无赖十三公主,此罪绝无赦免!来人,立即将他拖出去,按照萧河地说法,处死他,人头挂城墙示众,家人连坐,不可饶恕!”

    “皇上……皇上,冤枉啊……”梁太医只觉得眼前一黑,连连求饶,可是皇帝已经开了口,便是死罪难逃,两个侍卫走进来,将他五花大绑了出去,并且堵住了嘴巴。

    而凤瑭瑶和连昭仪暗暗松了口气,凤瑭瑶突然身子一软,晕了过去。

    “瑭瑶儿!”连昭仪大喊一声,抱住了她。

    周成帝没有向往常一样,着急着跑过去,而是缓缓地坐了下来,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

    “令月儿,是朕误解了你,没事了,你回长春宫吧。”他终于吐了口气,说道。

    “太好了,末将谢皇上恩典!”萧河高兴极了,忙看向令月儿,跑过去替她将身上的枷锁解开。

    而令月儿脸上却不见什么只欣喜的表情,她默默地跪了下来,朝周成帝磕了个头,道:

    “儿臣谢父皇恩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