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五章 是谁来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七五章 是谁来了

    —她蹲在地上,将雪丽带来的馒头,一手拿一个,回到石床上,张大嘴,用力地大大咬了一口,再用力地咽了下去,然后再大大的咬一口,再用力地咽下去。

    “公主,您吃慢点……”

    “我要好好吃饭,保重身体,母后需要我。”

    说着,她又用力地咬了一口馒头,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落进嘴里,就着馒头一起吃了下去,一股苦涩的味道随之一起咽进了肚子里。

    “我要多吃点,吃饱了才不会冷,才能在这里住下去。”

    她几乎狼吞虎咽一般,将两个馒头全都吃了下去,吃完就用连似月给她的那张狐狸毛披风盖在身上,这样才没有那么冷啊。

    “十一公主,皇上请公主去荣元殿。”这时候,牢门开了,两个狱卒走了进来。

    雪丽一慌,喊道,“公主……”

    凤令月从石床上下来,道,“别担心,我没做就是没做。”

    说着,她出了牢门,随着狱卒一路往外面走去,那铁链拖在地上,发出一串一串的声音,显得异常沉重。

    狱卒走在后面,看着十一公主单薄消受却又透着刚强的背影,不禁感叹,这深宫似海,就算是一个真正的金枝玉叶,也逃不过该来的厄运。

    此刻,荣元殿。

    皇帝阴冷着一张脸坐着,连昭仪和十三公主凤瑭瑶则坐在殿中椅子上,凤瑭瑶的脸色依旧苍白,还不时地咳嗽两声。

    同时在场的,还有春嬷嬷,以及十一公主的婢女知礼,知礼跪在地上。

    “十一公主到……”

    正在这时候,殿外传来太监的声音,只见十一公主一身白色的囚衣,从外面走了进来,乌黑的头发披散在背后,双手手腕被铁铐拷着,双腕已经被粗硬的铁磨伤了。

    “公主……”知礼看到凤令月这般,心疼地喊了一声——

    凤瑭瑶一见到凤令月的身影,便下意识地往连昭仪的身上靠了靠,好像很害怕这个的样子。

    皇帝一看到十一身影,便训斥道,“孽障,还不快跪下!”

    皇帝的声音冰冷,仿佛眼前这孩子,不是她的女儿似的。

    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再看到父皇的冷漠和厌恶,凤令月的心还是被针扎了一下似的。

    她屈膝跪了下去,道,“参见父皇。”

    “令月儿,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周成帝冷声问道。

    十一公主抬起双眸,认认真真地看着周成帝,道,“父皇,儿臣没有做过害十三妹妹的事,您问十次,一百次,一千次,儿臣也是这样回答。可是,父皇若非要认定是儿臣做的,儿臣又能有什么办法。”【注:公主也可自称儿臣】

    她目光坚毅而坦荡,毫无做了恶事的惶恐。

    周成帝被这眼光看着,心不禁顿了一下,随即沉下脸,问道,“你的意思是,朕冤枉你,还不让你伸冤了?”

    十一公主苦笑了一下,那笑中是深深的苦涩,道,“父皇好像,从来不知道儿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十一!”周成帝猛地一拍龙座,嚯地站了起来,“朕以为你会跪地求饶,没料到你竟还在朕的面前这般嚣张,你眼里还有没有朕这个皇帝。”

    “令月儿,我也不愿意相信你会害瑭瑶儿,可是,可是这么多年以来,这药一直是春嬷嬷负责煎的,十多年从未出过任何问题,怎么一经你的手,就出了这么大的问题呢?这,这不得不让我们怀疑你啊,你也不要怨你的父皇,她也是很为难的。”连昭仪将凤瑭瑶揽在怀中,皱着眉头,脸上戴着愠色道。

    “十一姐姐,我也想听你的解释,只要你解释地过去,我就信你,而且,我会叫父皇原谅你,不再追究的。”凤瑭瑶也凄凄惨惨地道。

    “你看看,瑭瑶儿多懂事,你呢,除了一味地顶撞我,还会什么?”周成帝冷眼看着凤令月这个女儿。

    凤令月抬头,缓缓地看向凤瑭瑶,那目光竟令凤瑭瑶心头微微一缩。

    她在牢里的时候,也不是只顾着伤心和惶恐,她也在想十三妹妹药膳的事,从头想到尾,她发现,在马场上的时候,只有十三妹妹和春嬷嬷有机会接触这药包,从她拿到药包到去伙房煎药,这期间,没有任何人接触过这个药包。

    所以——

    她望着凤瑭瑶,一字一句地道,“十三妹妹,我没有害你。”

    “你可有证据证明,事情不是你做的。”周成帝又问道。

    凤令月回头,看着周成帝,道,“没有。”

    “既然你证明不了自己的清白,那朕也保不了你了,朕总要给瑭瑶儿一个公道。”周成帝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定,说道。

    “不要啊,皇上。”旁边跪着的知礼,匍匐在地上,拼命地磕头,“公主是个好人,她不会做坏事的,公主最敬爱的人就是皇上您啊。

    公主知道您寿辰即将到来,她前阵子在长春宫,一边照顾皇后娘娘,一边给您纳鞋底,公主以前都不爱做针线活,可是这次,为了送皇上一份礼物,公主的手被扎了好多次,十根手指上都是针眼,还常常戳的流血。”

    知礼爬到凤令月的身旁,抓起她的手,“您看看这双手,这哪儿像一个公主的手呢。”

    果然,这双原本柔嫩的手,受伤长满了老茧,还有一些针孔。

    “知礼……”凤令月将手缩了回去,握着拳头,不肯被人瞧见,她从来不愿意被任何人瞧见自己的脆弱和狼狈。

    周成帝的目光闪烁了一下。

    “父皇,还是算了吧。”凤瑭瑶在一旁道,“瑭瑶儿以后小心一些就是了。”

    周成帝看一眼凤瑭瑶那苍白而脆弱的样子,他的心又冷硬了起来,道:“做这些,无非是想讨好于朕。来人,不用多说了,十一公主凤令月主仆二人,居心叵测,安害十三公主凤瑭瑶,罪无可赦,从今天起——”

    “皇上!”这时候,殿外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十一公主是冤枉的,微臣可为公主洗冤。”

    听到这声音,连昭仪和凤瑭瑶两人下了一跳,心脏猛地一缩,往殿门口看去——

    是谁来了?

    谁为十一公主伸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