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四章 审问开始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七四章 审问开始

    —“是。”小二拿了银子赶紧走了,萧河方才让小二在酒里添了点东西,梁太医才醉的更快,而何李两位太医则是九殿下安排的。

    雅间内,梁太医已经喝的差不多了。

    李太医凑近,问道,“梁太医,你这些银子都是谁给的,我们哥俩实在是太羡慕了,希望这位主子能让我们也效劳效劳。”

    “呵呵呵,嘿嘿嘿……”梁太医的脸已经涨的通红,眼神涣散,他眯起眼睛趴在桌子上笑了起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套我的话,是不是?”

    何李二人顿时一惊,看了对面雅间一眼,心头一跳,难不成被梁太医识破了?

    “我可不会告诉你们,免得你们啊,把我的好差事抢走了,嘿嘿嘿,不过,你们想抢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我……我已经为这位主子办了很久的事了……”

    原来如此!何李两人这才悄悄松了口气。

    梁太医又站了起来,伸手去抢酒杯,“酒呢,我的酒,给我酒。”

    再喝下去怕是罪晕了,何太医忙拿走了酒杯,道,“梁太医,有个方子我要和你讨教一下,不然可不给酒给你了。”

    “什,什么方子?”梁太医打了个酒嗝,抬起沉重的眼皮,问道。

    “我最近在给林美人调节阴虚,可是开着药方调理了一阵子,却并不见好转,我担心再这样下去,林美人会不满于我,若是去皇上面前告上一状,说我不够尽心尽力,那就糟糕了,你也知道,最近林美人正得圣宠,想借机生下龙子,若我调理有功,将来也好像您一样有个靠山不是。”

    “嘿嘿,你莫说,在调理娘娘们的身体方面,我梁志新还真是一把好手,近就说那最近刚刚怀了龙孕的李美人,我用我的方子给她调理了半年,她才怀上龙孕呢。还有,还有那连昭仪,当年那也是我给她调理,她才怀了双生儿的。”梁太医本就因为喝了酒有些冲动,何太医现在又这么猛地夸他,他更是飘飘然了。

    “那一定要请梁太医帮忙我们兄弟才能有个好前程了。”于是李太医让店小二拿来笔墨纸,放在梁太医的面前。

    梁太医有些拿起笔,颤抖着手,却迟迟不动笔。

    “哎呀,何太医你怎么这么不懂事,我们应该拜梁太医为师才是啊,快快快,拿酒来,跪下拜师。”李太医忙说道。

    见到这两位同僚跪在地上,喊自己师父,梁太医涨红的脸上含笑,终于一笔一划的将药房写给了何太医。

    因为这么多年已经养成写药方的习惯,所以,他拿比的手虽一直有些发抖,可是写出来的字却工工整整的。

    “拿去吧,有了这方子,你们二位离碰到好主子的日子就不长了。”

    李太医拿到药房,忙喊着多谢。

    何太医则继续灌他酒,直到他突然砰的一声,头砸在桌子上,沉沉地昏睡了过去。

    李太医立刻将药方吹干了,按着梁太医的手按下指印,折叠好,匆匆走到对面,躬身将药方给了萧河,道,“小侯爷,九殿下吩咐的事已经做好了。”

    萧河伸手拿过这药方展开,看了一眼,目光落在干贝的字眼上,唇角顿时浮现出一抹冷漠的嘲讽。

    “你们二人走吧,让他一个人睡在里面即可。”他道。

    “是,小侯爷。”何李两位太医匆匆地离开了雅间,独留梁太医一个人睡死在雅间内。

    这梁太医喝的酩酊大醉,何李两人离去,也浑然不知,后来身子一软,还直接倒在地上睡着了。

    一直睡到第二天,才悠悠地醒来过,他只觉得头痛欲裂,浑身酸痛,而当他睁开眼睛,一眼看到坐在他对面,正怡然自得地用着早膳的人时,他猛地下了一大跳,脑海中闪过一抹激灵,慌忙跪了下来——

    “小,小侯爷,卑职,卑职该死。”

    萧河用筷子夹起一块吃的,放入嘴里慢慢地吃着,眼皮也没有抬一下,仿佛眼前的人不存在似的,他浑身都散发着一抹冷意。

    梁太医跪在地上,双膝发抖,浑身战战兢兢的,脑海中拼命回想昨晚发生的事,可恨他喝的太多,隐约只记得自己是和何李两位同僚一起来聚贤楼喝酒的。

    其他发生的事,他一下子都想不起来了,所以,更加不知道萧河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小,小侯爷……”梁太医的背脊升起了一股凉意,脑海中思考着萧河为何会在此,是不是与十一公主的事有关,他该如何推脱过去。

    “梁太医,你很不怕死啊。”这时候,萧河终于说话了。

    他放下筷子,抬头,看着跪在地上的梁太医,说道。

    “卑职不明白小侯爷在,在说什么?”梁太医声音有些颤抖,道。

    “不知道?哼……”萧河脸上露出一抹邪气的笑,道,“你暂时不需要知道,来人……”

    他冷声下令,雅间的门开了,进来两个侍卫模样的人,梁太医盯紧了这两个人——

    “小侯爷,你,你要做什么?”

    “你们带他下去好好沐浴,再换身干干净净的衣裳,直到闻不到酒气为止。”萧河吩咐道。

    “是!”

    梁太医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已经被侍卫堵住了嘴巴,拖下去了。

    要带梁太医到皇帝跟前,浑身酒气未免被人怀疑遭陷害,所以,要给他清理的不留丝毫罪过酒的痕迹。

    *

    天牢里。

    皇后身边的大宫女雪丽费了一番心思,终于见到了十一公主,她一见到凤令月这幅模样,就感到一阵心疼。

    她跪在门前,将带来的饭菜放下,道,“公主,是娘娘派我来的。”

    凤令月听了,抬起头来,着急地问道,“母后也知道了?她怎么样了?”

    “皇后娘娘让奴婢和您说,她对不起您,没有能力为您图谋什么了,要您多多保重。”雪丽将皇后的话传达给了凤令月,末了,她顿了顿,又多加了一句,“娘娘十分担心您。”

    凤令月听了,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下。

    她好像突然获得了什么力量一样,从冰冷的石床上爬了下来,走到牢门口,她一走动,身上的手铐和脚镣就发出哐啷哐啷的声音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