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九章 我很幸福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六九章 我很幸福

    “县主,披风已经拿给十一公主了。”姜克己道。

    “多谢姜统领,我来过的事,还请姜统领保密。”连似月道。

    “若皇上问起,末将会据实以告,若没问,末将什么都不会说,毕竟,县主只是送件披风。”姜克己依旧如此说道。

    “那就再次多谢了。”连似月朝他微微点头,转身趁着夜色离去。

    囚车里,凤令月拿到了白色的狐狸毛披风,她抬头恰好看到连似月离去的背影,手捧着这温暖的狐狸毛,她终于将脸埋在披风间,落下了眼泪。

    第二天一亮,所有人启程回京都,十三公主醒来后又昏了过去,据说醒来的时候只说了一句话——

    “十一姐姐,你为何害我。”

    皇帝在徐贤妃的劝说下,顾忌皇家颜面,原本同意让十一公主从囚车里放出来,随同众人一同回宫,但是因为十三公主这句话,十一公主才下了囚车,皇帝又下令一定要让她坐着囚车回宫,并且说了,谁替十一公主求情,一同治罪。

    于是,十一公主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押解回宫的,一回宫就被直接押入了天牢。

    皇帝对这个公主真是好狠的心。

    *

    此刻的萧家,萧振海昨日晚上就匆匆将萧河押回了家里。

    一回到家,直接关进了柴房里,并且严重地警告他,决不许为十一公主做什么,他还会趁这次机会,请皇上接触萧河与十一公主的婚约。

    萧河站在柴房里,用力地拍打着门,看着萧振海的背影,大声地喊道,“父亲,孩儿求您了,孩儿所有的事都听父亲的,就这一件,您支持孩儿吧。”

    萧振海猛地转过身来,厉声道:

    “痴心妄想!绝不可能!”

    萧河用力地踹门,但是门外已经加了铁索,任他孔武有力,却也逃不出这方寸之地,其实,困住他的不是这个拆房,而是萧家这个沉重的两个字。

    他的嬷嬷端了饭菜过来,见二少爷像一头受伤的狮子一样,双手手背因为太过用力地捶打窗户,在流着血。

    “二少爷,吃饭了。”嬷嬷唤道。

    但是萧河一动不动地坐在地上,胸膛剧烈地起伏,皱眉紧皱着,双拳紧紧地握着,他一向意气风发,年少英雄,从来没像现在这么挫败过,他不过想去看看自己喜欢的姑娘,也无能为力。

    饭菜就在他的面前,但是他看也没有看一眼,后来再端过来的时候,他索性一脚踹飞了。

    就这么犟着,他饿了一天一夜,一口饭,一口水都没有用过。

    就连萧夫人前来劝说,他也只说一句——母亲早些回去歇息。

    消息传到萧振海的耳中,萧振海气的用剑砍断了院子里的一棵树,叱骂道,“他要饿着,就让他一直饿着就是了,孽畜,我萧振海一生图谋算计,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个败家儿!”

    “老爷,我看,不如先放河儿出来,这么下去,会垮了身子的。”萧夫人着实不忍,道。

    “夫人!你怎么也跟着胡闹起来了!这次的教训,还不够吗?

    吕敬尧被圈禁京都三年,我们萧家嫌疑最大,好在我这些年战功显赫,皇上才没有直接怀疑我们与他勾结,现在皇上正在气头上,河儿昨日已经连续两日冲撞皇上了,现在把他放出来,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敬尧是被……被人陷害的!”萧夫人说道。

    “夫人,我看的很清楚,陷害是一半,他有不臣之心也有一半,皇上并不糊涂!”萧振海皱眉说道。

    “……”萧夫人不语,此事上,吕家现在很被动。

    “还有,由这次的事情看来,皇上对十一公主是真真凉薄,而对十三公主那是真正的宠爱,萧河不如和十三公主联姻,那连昭仪现在已有身孕,恢复淑妃的位子只是时间的问题,十三公主才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十三公主的外祖是连家,她的心是向着连家的。”

    “连家?呵!”萧振海冷笑,“她一旦加入我萧家,那就是萧家的人,对于一个女子来说,夫家的兴衰荣辱才是最重要的,到时候她自然会以夫家的利益为出发点,就算哪一天要她和连昭仪划清界限,她也要这么做。”

    萧夫人一听这话,心里顿时一沉——

    老爷这是在说她吗?她也是这种处境啊。

    萧振海没有察觉到萧夫人的异常,绷着脸,道,“夫人,我知你爱子心切,但你切记,慈母多败儿,你若纵容萧河今日的行为,未来有的后悔的时候。”

    说着,萧振海便已经走了出去。

    萧夫人站在原处,心里突然感到一阵发凉。

    奴才的饭菜餐餐送两三次,可萧河愣是不吃一口,一直坐在柴堆旁边,那黑暗中透出的一抹光亮照在他那张刚毅的脸庞上,他的脸显得更加的深沉。

    萧湖走过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幅情景,他叹了口气,道:

    “二哥,你这是何苦,非把自己折腾病了不可。”萧湖与萧河平日里关系好,此番是萧振海派他前来劝说萧河的,硬的不行,他想来来软的。

    听到这个弟弟的声音,萧河终于有了一丝活气,他从地上站了起来,双手握紧窗户:

    “三弟,你来的正好,快帮我把门打开。”

    “二哥,我是来给你送饭的,你多少吃一点。”萧湖将饭菜从门下面的缝里塞了进去。

    “我不吃,你快给我开门。”萧河看都没看这些饭菜一眼,说道。

    “二哥,其实我是来劝你不要和父亲作对的,你始终是萧家的人,你应该听父亲的安排。”萧湖说道。

    “三弟,我不能不管令月儿,皇后无用,太子已是废人一个,她现在什么都没有,如果我这个未婚夫婿也不管她,她真的太可怜了!那个十三公主凤瑭瑶,根本不是个好东西,肯定是她陷害令月儿。”萧河的神情显得很焦急。

    萧湖看着萧河,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二哥,你在战场上英勇无敌,可你在对待女子这件事上却太过多情了,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如何值得你费此心思!

    其实,十三公主才是你的佳偶,我刚听说连昭仪怀孕了,若是一举得男,她回到淑妃的位置上指日可待,而皇后,气数已尽,还听说她现在身体很差,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一命呜呼。到时候,十一公主孤苦一人,她对你没有任何帮助。”

    “三弟,我的婚姻从来都不是筹码,令月儿也不是一颗棋子,我不需要她给我什么帮助。

    她的存在,不是为了帮助我,而是一个会让我觉得幸福的人。”

    这是萧湖第一次听到萧河说这样的话,他的心,不禁猛地一颤,一个让二哥觉得幸福的人?

    “我不懂二哥说的幸福是什么感觉,但是,二哥,你想想,我们退一步来想,倘若你当真将十一公主娶回家,她真的会幸福安乐吗?

    二哥,你过的不是戏文里风流书生的生活,你是萧家的二少爷,你的肩上担负着整个萧家的兴衰荣辱,你的婚约必定由父亲做主。

    父亲不喜欢她,她以后在萧家的日子要怎么过?还有,父亲定会逼你三妻四妾,我看那十一公主傻乎乎的,到时候那姨娘妾室围着她,她能斗得过吗?我们家没有姨娘,父亲就两个通房丫头,你是不知道那些妻妾成群的后宅斗的有多凶狠,别的不说,就说连家,姑母现在连家都回不了。”

    “我娶她就够了,不需要三妻四妾,父亲没有三妻四妾,不是一样很好?”萧河笃定地说道。

    “二哥,你能不能醒醒啊,你以为你能和父亲一样吗?”萧湖叹了口气,真恨不得拿盆冷水浇在他的头上。

    “三弟,算哥哥求你了,就这一次,你让我出去吧,往后的事,我会自己看着办,我不会让萧家因为我儿受累的。”萧河恳切地看着萧湖,哀求道。

    萧湖看着他,良久,终于摇头,道,“抱歉,二哥,我不能违背父亲的意思,你不要怪我。”说着,他匆匆地转身离去。

    萧河刚要喊,却突然窗台上多了把钥匙,他笑了,喃喃地道,“谢谢三弟了,这份恩情哥哥记在心里了。”

    *

    丞相府。

    连似月到倾安院给连母请安,各房的夫人也在,各人闲话着家常。

    “对了,似月,听说十三公主在马场上生病了,你可知此事?”突然,三房的刘氏问道。

    “我正要与祖母说起此事呢,十三公主确实是生了病。”连似月站起身,道,“祖母,我们是不是应该进宫探望一番。”

    连母点头,道,“我也正有此意,我令宋嬷嬷准备一些礼品,月儿你就跑宫里一趟,好好看望十三公主,回来再与我们行禀报吧。”

    “是,祖母,我这就去准备。”连似月道。

    “去吧,那孩子脆弱,幸得皇上庇护,否则怎么在深宫中生存,你好好看看她,替我带个话。”连母又吩咐道。

    连似月领命,然后府里派了马车,一路往宫里去。

    到了仪秀宫门口,由春嬷嬷领着进去,这春嬷嬷便是那日指证十一公主害了十三公主的人,连似月见到她,却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

    到了宫门口,春嬷嬷道,“县主,您请进。”

    连似月轻轻点了点头,便迈着门槛走了进去,一路进入凤瑭瑶的寝宫,只见她正依靠在床头,连昭仪则坐在榻前。

    连似月上前,温温柔柔地道,“连似月见过昭仪娘娘,见过公主。”

    连昭仪见到连似月,想起游船之事,不禁心头掠过一阵寒意,她嘴角扯了扯,道,“月儿你来了。”

    “回娘娘,我是奉祖母之命来的,祖母听说公主身子不适,在家中甚为惦念,这两日连续茶饭不思,只想知道公主是否安好。”

    “老夫人有心了,瑭瑶儿喝了药,已经好了些。”连昭仪也显得客客气气的,姑侄之间,再没有过去假装的亲密了。

    “十一姐姐真是好狠的心。”十三公主坐在床上抹着眼泪,道,“竟给我吃干雪蛤和干贝,她真的想我死掉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