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六章 算盘落空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六六章 算盘落空

    萧振海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如果吕敬尧真做出什么歹事来,萧家要摆脱关系也难。

    自吕敬尧来京都,就一直住在萧家,他名义上派萧河萧湖陪他,但实际上也是在监视他,以防他做出什么不利萧家的事来。

    萧河萧湖每日向他汇报,并没发现什么异常之处,怎么突然间就出事了?

    篝火会现场众人绷紧了心情,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众人忐忑地等待着事态进一步发展。

    *

    黑衣蒙面人赶着马车,以最快的速度一路奔向南边,两个多时辰内跑了很远的路程,然后才慢慢放下速度又跑了一段路,接着马车停在了路中央,然后扯下脸上的蒙面黑布,冷眼看着昏睡中的人。

    这时候,他隐隐听到不远处传来的阵阵马蹄声,显然,有大量追兵而至了!

    他脸上露出一抹终于即将大功告成的笑意,从怀中掏出一张羊皮纸绘制的图纸,一把扯开吕敬尧的衣襟,将这图纸塞了进去,冷笑一声,道:

    “你打谁的主意不好,竟然打容和县主连似月的主意,殿下怎么可能会放过你?”

    夜风隐隐见到那火把跳动着,他一掌劈在吕敬尧的颈部后面,然后迅速地离开,完美地隐匿在夜色中,没留下任何痕迹。

    马车上,吕敬尧感到头脑昏昏沉沉的,在一阵难受的感觉中睁开眼睛来。

    “吕敬尧,你好大的胆子,突然逃走,你想干什么?”这时候,他听到马车上传来一个厉喝,还听到马蹄声在周围响起,火把的光透过帘子照射在他的脸上,他脸上出现了片刻的迷茫。

    他猛地坐起身来,这才发现自己现在在一辆马车上,而他的侍卫也躺在一旁,慢慢地醒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

    他怎么会在马车里面?他脑海中回想起刚才在驿站发生的一切——

    从天而降的网,有人打晕了他!

    “吕敬尧!”

    吕敬尧心头一怔,猛地掀开马车帘子,只见他坐的马车被紧紧地包围了,侍卫们高高举起火把,照亮了深沉的黑夜,前后左右的弓箭手拿箭对准了他。

    而那坐在最中央的两匹骏马上的人,一个是八殿下凤烨,一个是九殿下凤云峥——

    这是怎么回事?

    “八殿下,九殿下,你们……”

    “吕敬尧,你趁夜往南跑了两百多里地,皇上怀疑你有不轨之心,特派我等前来捉拿你。”凤烨居高临下地看着吕敬尧,道。

    “不轨之心?”吕敬尧一惊,虽然他确实有不轨之心,但是却还没有表露出来,也还没有付诸行动,原本他是要借姑丈萧振海之手,获得布阵图的,“两位殿下,此事定有误会,请允许我向皇上和两位殿下解释。”

    “搜!”凤云峥冷眼看着吕敬尧,果断地下了命令。

    “是!”侍卫持长枪走到吕敬尧的身边。

    吕敬尧冷峻的目光看着这侍卫,拒绝道,“我是安平王的长孙,吕茂世子的长子嘉裕郡王,两位殿下没有权利搜我的身。”

    凤烨一笑,满脸桀骜不驯,双手环胸,道,“好笑了,竟在皇帝的儿子面前,用自己祖父和父亲的名号来镇压众人,九皇弟,要不要咱们也向他介绍介绍我们呐。”

    “呵。”凤云峥轻笑一声,眼底全是冰冷,道,“既然人家要这么介绍,八王兄那咱们也介绍介绍吧。”

    “不,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两位殿下不要误会,今天的事,却有误会……”吕敬尧这才感觉到他是在京都,眼前这两位是皇帝跟前最有势力的两个亲王,而自己不过是一个藩王的孙子而已。

    “废话少说,你想证明是误会,就先接受搜身!”凤烨敛起笑意,冷声道。

    “……”吕敬尧不好再说什么,只得由着侍卫搜身,而这一搜,自然从他的身上搜出一张图纸来,他一愣,他身上什么时候有这样的一张图纸了。

    “八殿下,九殿下。”侍卫将图纸上呈,凤烨一看,顿时大惊——

    “九皇弟,是军事布阵图!”

    什么?军事布阵图?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竟在他的身上,这是有人趁他昏倒放在他身上的?

    “果真是军事布阵图,原来他逃走是为了带走这张布阵图,看来安平王有不臣之心。”凤云峥淡淡地道。

    凤烨一愣,听凤云峥这口气,他缓缓抬起头看着他,见他嘴角笃定的弧度,凤烨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将眼底的疑惑隐去,面向众人,道,“嘉裕郡王吕敬尧,携带军事布阵图潜逃,立即将其抓捕,绑至皇上面前。”

    “冤枉,冤枉!两位殿下,我从不知这布阵图为何会在我的身上,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这个东西,今天我是被人打晕了,带到这里来了!”吕敬尧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急忙喊冤。

    “有什么话,皇上面前说去吧!”凤云峥一声令下,吕敬尧被五花大绑了起来,押往周成帝面前去。

    回程的路上——

    凤烨赶上凤云峥的马,两人并肩而行,他道,“九皇弟这招高明。”

    凤云峥却一脸平静,不动声色,道,“我不知道八王兄在说什么,吕敬尧偷布阵图潜逃,你我奉命将他追回,至于,结果怎么样,只能由父皇去判断了。”

    “但是这样一来,吕敬尧莫说想赢取我们京都的女子,就是想回平洲也难了。”凤烨已经想到了吕敬尧的结局。

    “……”凤云峥但笑不语,夜色中,他整个人显得更加的深不可测,大有一副运筹帷幄的强势力量。

    “九皇弟是为了丫头才这般费劲心机的,我会全力配合的,让这吕敬尧永无翻身之力!”凤烨握紧了手中的缰绳,道。

    凤云峥终于回过头来,看了凤烨一眼,道,“那就多谢八王兄对月儿的关照了。”

    凤烨心头一沉,他这是在以丫头的人自居了。

    吕敬尧被押到了周成帝的面前,将这军事布阵图拿出来后,周成帝勃然大怒。

    接着,周成帝开始调查吕敬尧在京都的行为,凤烨和凤云峥一起力证吕敬尧处心积虑盗取布阵图,几处证据都证明吕敬尧却有不臣之心。

    甚至那兵器铺的打铁匠也说吕敬尧曾数次询问皇家兵器的打造之事。

    萧振海,萧河,萧湖则极力地在皇上面前证明对此事一无所知。

    最后,皇上下了旨意,立即削去吕敬尧的爵位,且三年之内不得离开京都,说是不得离开,其实是圈禁三年,有禁卫军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如此一来,吕敬尧也就没有资格要求皇帝赐婚了,吕敬尧果然和前世一样,没有求娶到京都的女子,而萧振海和萧夫人的如意算盘也落了空了。

    皇帝下令将吕敬尧带走,并宣布明日一早回皇宫,今夜则全体人留宿帐篷。

    事情终于告了一个段落,吕敬尧再也不会来骚扰连似月了,她心情真真格外舒爽。

    而十三公主这边,她特意跑去和皇帝说连昭仪没有来,她睡单独的帐篷会害怕,便请求可否和十一姐姐一个帐篷,皇帝准了。

    于是,十一公主便应着十三公主的请求,让知礼将被单都搬到了十三公主的帐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