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三章 使劲使劲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六三章 使劲使劲

    “等等,你就说,和连家大小姐有关的事。”凤千越补充道,“要靠在他的耳边小声说,不能让周遭的人听见,明白吗?”

    “是,殿下。”一个无名的小太监,自是主子吩咐什么就做什么。

    凤千越站在不显眼处,一直看到小太监走到凤云峥的面前,附在他的耳边开始说话,他眼底一个轻笑浮起,然后转身回到自己的帐篷那了。

    待侍卫一走,他便走到了帐篷后面,眼睛望着萧柔躲藏的方向,摸了摸藏在袖中那锋利的匕首。

    凤云峥听了小太监说的,端着酒杯的手顿了一下,目光不由地看向连似月那边,连似月也恰好起身,离开了篝火现场。

    “殿下,有什么事吗?”见凤云峥的神色有些微变,吕敬尧问道。

    “嘉裕郡王先用着,本王去去就来。”凤云峥放下酒杯,站了起来,说道,然后便走到了外面。

    他站在外面看了看,那颀长的身影包裹在夜色中,显得多了几分神秘的意味。

    “殿下……”夜风迎了上来,唤道。

    “我去四殿下那边,你跟着县主。”凤云峥吩咐道。

    “是,殿下。”夜风领命去找连似月了。

    而凤云峥则一直径自走到了凤千越的帐篷外面,他停下脚步,迟疑了片刻,再左右看了看,然后,他没有进去,往回走了几步。

    接着,又停下脚步,这才掀开帐篷帘子,走了进去。

    凤千越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沁人心骨的表情,他微眯起眼睛,望着萧柔躲藏的位置,她的背还轻轻一动了一下,他在这个地方看的清清楚楚的。

    萧柔,别怪本王心狠手辣,你实在不适合走进我的人生里来,所以,杀了你对大家都好。

    匕首从他袖中划出,他掀开帐篷,握紧匕首,狠狠地移到朝着萧柔的背刺了过去!——

    他如果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定能刺穿她的心脏!

    这样,萧柔必死无疑,他摆脱了她,而凤云峥……他会马上带着人马跑进去,大声喊是凤云峥杀了萧柔!

    想着,他当真用尽了所有的力气,猛地连刺了三刀!

    怎么回事?他似乎刺杀的不是人体!

    “四殿下。”这时候,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他因为毫无防备,吓了一跳,猛地转身——

    只见,连似月正站在她的面前,他活像见到了鬼一般,人生头一遭脸上露出无比惊骇的表情来——

    而他的侍卫赢空,则被五花大绑了起来,嘴里被塞了破布,又被那个鲜少有表情的丫鬟用匕首抵住了喉咙的位置。

    “你,连似月,你……”他结巴了,手漠然松开了匕首的手柄,身子竟然一阵发软。

    “梁汝南是你的棋子,可最终,是我的棋子,或者说,连殿下你也成了我的棋子。”连似月冷冷地看着他。

    没错,今天她故意对梁汝南网开一面,又让梁汝南觉得自己是被萧柔挑拨的,这样梁汝南既对她有感激,又对萧柔有厌恨,这种心情之下,她适当地在梁汝南耳边说几句,梁汝南便不由地成了她的棋子——

    由她出面,利用萧柔的心理,请君入瓮。

    不过,她认为,梁汝南并不亏,不但脱离了脸烂掉的厄运,还维护了梁国府的声铭。

    不过,她道真没有想到,凤千越对萧柔起了杀机,要将计就计杀了她。

    哎,萧柔啊,你也算个可怜人了,把自己的心都贡献给了让他,可他时时刻刻想的,确实如何杀了你。

    这和前一世的自己,还真有点像,无论前世今生,凤千越的无耻之处,从来没有变过。

    “你……”

    “原本,我把殿下当做一个对手,可没想到,你竟然已经卑劣低级到了这种地步,和你作对,我感到受到了屈辱。”连似月脸上露出讥讽的表情来。

    她真是越发瞧不起凤千越了,只要能利用的人,他什么人都利用,什么手段都使,今天竟然一直在利用两个女人!

    她前世喜欢的,为之付出一切的,居然是这样一个阴险龌龊的男人。那时候,她的眼睛大约是被人挖了,才会瞎成这个样子!

    这时候,连似月真是瞧不起那个自己!

    “这都是因为……”凤千越终于回过神来,刚要回击;“唔……”

    然而,他才刚站起来,就觉得脑袋受到重重的一击,整个人眼前一黑,还来不及回过神来,身子便软趴趴地倒了下去。

    在这样惊慌的情况下,凤千越本就防范不多,而且夜风的身手,更是深不可测,自然被一击即中了。

    这时候,凤云峥走了过来,冷眼看了眼地上的人,吩咐道,“把他抬进自己的帐篷里面去。”

    “是。”

    很快,凤千越就被抬了进去。

    凤云峥走到赢空的面前,看了他一眼,道,“本王记得,你十岁就到了四殿下的身边,如今算来,该有二十年了吧,你历来对他衷心耿耿,虽立场不同,但本王喜欢忠诚的人,今日就饶你一命,不过你现在实在不宜呆在这里,夜风,去林子里找棵树,吊着吧。”

    “是。”赢空想要挣脱,但是没用,已经被夜风拎走了。

    “萧柔呢?”连似月问道。

    凤云峥道,“放心,都安排好了,你呀,等着提前喝四王兄的喜酒吧。”说到最后,他笑了,道。

    连似月双手环胸,也很爽,道,“我算是发现了,他比我知道的,更加卑劣!我真是半点都看不起他!”

    “黔驴技穷罢了,走吧。”凤云峥道。

    “这样一个一个地料理,真好玩。等一下就该轮到吕敬尧了吧。”连似月最厌恶有人想利用她,拿她当棋子,这些,她都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回去。

    “你呀,真真玩上瘾了是不是?”凤云峥的语气不由地柔了,道。

    “呵呵……”连似月笑了。

    “好吧,你高兴就好,我会使劲使劲想办法,好好料理这些人。”凤云峥宠溺地快要将夜色划开了。

    *

    篝火宴席上。

    萧河先发现了不对劲,他四处看看,疑惑地道,“四妹哪里去了?怎么一直都没出现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