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一章 我不甘心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六一章 我不甘心

    连似月看了眼这盒子,并没有伸手去接,道,“我与嘉裕郡王素不相识,这颗千年人参乃上品,似月不敢收,还请嘉裕郡王拿回去送给当送之人吧。”

    “看来,是我不对,还没有向县主表明我的心意,把县主吓到了。”吕敬尧后退了两步,拱手道。

    “心意?”

    “我在平洲的时候就听说县主乃女中豪杰,如今有幸见到又被县主风姿所折服,便打定向皇上求娶县主,所以先送上这颗千年人参,以表我的诚意,待皇上赐婚之时,郡主与我也算相识了,不然会唐突了郡主。”吕敬尧微微笑着说道。

    他并不是真的喜欢连似月这样太过冷情而莫测的女子,但是,她是适合吕家的,她离开京都,对萧家也好,这就够了,他不介意所娶的女子是不是自己喜欢的,反正一旦进了吕家,那就生是吕家的人,死是吕家的鬼。

    所以,他对连似月说这些仰慕的话,说起来毫不费力。

    呵呵,吕敬尧倒也够狂傲的,不知他凭什么觉得她会答应求娶?

    不过现在,倒没有必要与他说的太明白。

    连似月轻轻一笑,将盒子放回吕敬尧手中,道,“郡王,皇上不是还没有赐婚么,这人参我若收了,传出去到要说你我私定,对你我名节有损,所以人参还是拿回去吧。”

    说着,连似月朝他点点头,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县主……”吕敬尧看着她的背影,道,“无论怎样,你我总会成为夫妻的,县主切莫做别的想法了。”

    连似月微微笑道,“那我等着吧。”

    “大小姐。”青黛忙走过来,搀住了她的手。

    吕敬尧看着她的背影,心道,倒是难得清醒的女子。

    “郡王,这容和县主是什么意思?”侍卫在旁问道。

    吕敬尧脸上浮现一抹笑意,将人参放入侍卫手中,道,“不管她什么意思,反正本王娶她娶定了,至于她……”

    他看着朝连似月跑过来,拉着她说话的十一公主,“算了吧,人生并不会事事圆满,有得必有失。”

    “你没事吧,梁汝南怎么样了?”凤令月看了眼帐篷里面,问道。

    “脸受了伤,敷药过些天会好的。”连似月道。

    “哼,便宜她了,若非你说给梁国公一个面子,我才不会饶了她,非让她尝尝烂脸的滋味。”凤令月十分讨厌梁汝南的行为。

    “公主,若我说,对梁汝南网开一面,并非完全是因为梁国公,你会不会很失望。”连似月停下脚步,看着凤令月,有点“担心”自己的“阴险”吓到了她,她一个从来不介意任何人对她看法的人,竟开始介意这位公主的想法了。

    凤令月停下脚步,闪烁着一双明亮透彻的大眼睛,认真地摇头,道,“我不会失望的,我相信你有自己的考虑。

    连诀以前和我说过,他说你心里其实很苦,所以很心疼你,他一定会坚持不定地站在你这边。

    所以,连似月,你放心,我也会坚定地站在你这边的。”

    她那么诚恳,连似月眼角竟有点湿意了,她道,“公主,那我们真的是好朋友了?”

    凤令月笑,“当然,你是我唯一的好朋友。”

    连似月也笑了——

    好朋友?重生之后,她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报仇!报仇!报仇!她前世惨遭背叛,屡遭遗弃,重生后,她不相信任何人,她怀疑人性。

    更从未想过能奢侈地再拥有“好朋友”,但是十一公主和连诀一样,他们像是上天特意给她的厚待,他们像她人生的光,照亮着她晦暗的那个角落,让她慢慢感受到温暖和信任。

    “公主,你放心,我安排了人一路上保护连诀去山海关,他们看到他与我四叔汇合后,才会离开。”连似月对凤令月小声说道。

    “太好了!”凤令月听了,心里十分高兴,道,“有你安排的人,那我就放心了。”

    “始终,他都是我的弟弟,会一辈子好好保护他的。”连似月想到连诀,心中微微叹了口气。

    “你不要讨厌连诀,好吗?”凤令月望着连似月,眼角已经泛了泪意,“他的心里真的很苦,我想他也不愿意看到你讨厌他,他会很心痛,会很难过,因为,因为你是他最在乎的人。”

    只要想到连诀,凤令月的心就又难过,又开心。

    连似月轻轻叹了口气,道,“我从来没有讨厌连诀,他是我最好的弟弟。但是你呢,公主,你上次为了他,为了我,让自己真的成了萧河未来的妻子了,你想过以后怎么办吗?”

    凤令月的眸光有些暗淡,但马上又露出释然的笑容来,道,“人各有命,姻缘天定,如果注定我要嫁给萧河,那我……也逃不过这个命运。”

    连似月静静地看着她,风吹来,吹拂起两人的发丝。

    “县主,我们小姐请您进去一趟。”这时候,梁汝南的丫鬟走了过来,躬身,道。

    “她找你干什么?”凤令月立即警惕心大增。

    “没事,我去去就来。”连似月让十一公主安心,自己再往帐篷里走去,脸上露出了一抹似真非真,似假非假的笑意。

    *

    萧柔找到机会,跌跌撞撞地走到凤千越面前,紧张地道,“怎么办,四殿下,失,失败了,受伤的人是梁汝南,连似月没事,我也不知道这球是不是中邪了,怎么就打中了。”

    没能帮上凤千越的忙,她十分懊恼,生怕凤千越会生气。

    但是,凤千越却一点都不生气,反而安慰她,道,“没关系,不用担心,好好享受晚上的篝火宴会吧,听说今晚的羊肉很鲜美,你记得多吃点。”

    萧柔一愣,“殿下,你不怪我吗?”

    凤千越走到她的面前,双手握着她的肩膀,凝视着她的眼睛,“你已经尽力了,当然不会,不要多想了。”

    “殿下……”感受到凤千越手心的热度,萧柔心头小鹿乱撞,眼眶发热,脸色绯红。

    “去吧。”凤千越轻声说道。

    “好。”萧柔有些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他的身边。

    “郡主,我家小姐请您去帐篷一趟。”梁汝南的丫鬟到了萧柔的帐篷里面,说道。

    萧柔趁着夜色在素银的搀扶下到了梁汝南的帐篷里,一进去便见梁汝南脸上缠着纱布,病怏怏地躺在矮榻上。

    萧柔顿时有些心虚,问道,“你的脸怎么样了,太医怎么说?”

    梁汝南面无表情,道,“恐会留下疤痕,没想到连似月命这么大,那球居然踢来踢去,踢到了我的脸上,我如此高的球技,竟输在了她的手里。”她一脸愤愤不平。

    “又被逃过一劫了。”萧柔叹道。

    “我不甘心!”梁汝南抚着缠着白布的脸,握紧了拳头,咬牙说道,“郡主,你想办法,再帮我一次,我一定要得到九殿下。”

    萧柔没想到梁汝南还不甘心,便问道,“你当真?可有法子?”

    *

    皓月当空,星河灿烂。

    马场中央点亮了一个巨大的篝火,发出滋滋滋的声音来,场上散发着烤全羊,烤全牛的香味。

    人们围着篝火,兴致勃勃。把酒言欢。

    虽然白天出现了两个小插曲,但是仍旧不影响周成帝的心情,他大肆奖赏了今日蹴鞠比赛表现出色的人。

    而梁汝南被球伤了的事,因为连似月有意压了下来,倒也没有再深究,就当做一次意外的事故过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