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O章 县主笑纳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六o章 县主笑纳

    “大小姐,大小姐!”

    “大小姐,你怎么了?”

    这边,青黛也匆匆跑到连似月的身边,和冷眉一块跪在她的身旁,哭着喊道。

    “月儿,你怎么了?”连延庆也从高台上跑了下来,“太医,太医……”太医才在梁汝南的身旁蹲下,又马上被连延庆拉着衣领子拉到连似月的身边,“快给我女儿看看,怎么突然晕倒了。”

    “父亲,我的眼睛看不见了。”另外一边,梁汝南吓得尖叫出声。

    最后,太医只好让奴才们在蹴鞠场边上就地搭了一个帐篷,将连似月和梁汝南一同安排在里面,同时为她们两个人医治。

    临时的帐篷太小,其余人都在外面焦急地候着,皇帝那边派了冯德贵过来询问情况。

    帐篷里面,连似月躺在梁汝南的旁边,梁汝南放下手,太医才发现她的额头到眼角处处被什么利器划出了一道口子,离眼球只差一点点距离。

    “太医,我脸上有毒,我的脸会烂掉的,你,你快帮我洗掉。”梁汝南吓得惊慌失措。

    “有毒?”太医一愣,“什么毒?”

    “我,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毒?”梁汝南心头噗噗直跳,心中懊悔不已。

    连似月在一边冷眼旁观,待太医出去吩咐奴才们拿温水过来的时候,她看着梁汝南,道:

    “你脸上没有沾到药粉,我刚才第一次捡球的时候,已经将药粉擦掉了,还在地上磨蹭了几圈,所以,你只是脸被利器划伤,不会烂脸的,会不会留疤就看有没有好药抹着了。”

    “……”梁汝南猛地回过头,像是看到鬼一般看着连似月,只见此刻的她没有半点刚才的虚弱和苍白,正淡漠地看着她,她没事?是装的?

    从头到尾都在装不舒服?

    她心头像是被什么猛刺了一下,“你,你都知道了?”

    “呵……”连似月轻轻冷笑,道,“萧柔那点小伎俩,我怎么会看不出来,只是没想到,堂堂梁国府大小姐,连皇上和嫔妃们都交口称赞的梁汝南,居然会被这样一个居心不良的丫头牵着鼻子走。”

    梁汝南听了,顿时脸色涨的通红,紧咬住下唇。

    “她一定跟你说了,她的腿断了是我做的吧,她也一定说了我们府里的萧姨娘和三妹被我赶走吧。”连似月看了眼帐子外,太医还在吩咐奴才们要准备温水,帕子等东西,继续道。

    梁汝南心头微微一颤,被连似月说中了。

    “那她有没有说,当初她勾结前朝欲孽璇妃要害我,我为了自保反击,而璇妃临阵倒戈,将她踹下马,她才被老虎咬了腿的?而我们府里的姨娘,是因为残害嫡子才被父亲休了的?我虽是个嫡女,姨娘和庶妹的事,自然只能祖母和父亲做主,我们连家是有规矩的,岂容我胡来?”连似月暗中观察着梁汝南的脸色,说道,“这些话,萧柔不知道和多少人说过了,没想到到了梁小姐这里,倒生效了,实在是让我意外你才女的名号。”

    梁汝南咬紧了下唇,手握着裙边,沉默不语,她万万没有想到,连似月居然将她和萧柔的一举一动都看的这么透彻。

    这时候,太医撩开帐子,和丫鬟端着热水进来了。

    连似月停止了说话,微微地闭上了眼睛,丫鬟给她擦拭着手和脸,太医给她把了一会脉,没看出什么异常,最后便道——

    “县主可能是被那一球吓到了,没有大碍,歇息片刻,喝完安神药便好。”

    “多谢太医。”连似月客气地点头。

    而梁汝南这边,她已经安静了下来,不再哭叫,由着太医给她拭去脸上的血痕,抹上膏药,再用白色的布进行了包扎。

    “梁大小姐,你的脸上没有毒,只是被球撞开了一个口子,好好护理,便能恢复的。”太医包扎完后,说道。

    太医的说法和连似月的说法几乎如出一辙,梁汝南默默地放下心来。

    “二位好好歇着,我要前去向皇上说明情况了。”太医退了出去。

    “县主既然识破了我与萧柔联合害你,你为何要对我留个情面,若你不抹掉药粉,我的脸就烂了。”梁汝南望着连似月,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因为看在梁国公的面子上。”连似月道。

    “……父亲……”梁汝南心头一颤。

    “梁国府一门忠烈,梁老太公更是曾追随先帝南征北战,为大周立下汗马功劳,最后战死沙场,梁二太公驻守山海关多年,凭一己之力,阻止敌寇入关,而梁小姐的梁国公更是有名的清廉,是百姓爱戴的好官。

    如果梁小姐的脸烂了,我绝对有本事将你和萧柔合谋的事揭露出来让皇上和世人知道,到时候,梁小姐的名声坏了,脸也坏了,对梁国府,对梁国公来说,实在是一个沉痛的打击,梁家多年的好名声,就要因为梁小姐一时鬼迷心窍而毁于一旦了。

    我敬佩梁国公的为人,不忍他晚节不保,所以,给了他一次面子,保了梁小姐这一次。”连似月娓娓道来,却说着梁汝南开始落泪——

    “我对不起祖父和父亲……”

    “你说的没错,你如此愚钝,确实对不起你梁家满门忠烈,同时,你还对不起我,若不是因为我太了解萧柔的伎俩,提前识破了她的诡计,今天受伤烂脸的人就是我。”连似月看着梁汝南泛泪的眸子,道。

    梁汝南坐了起来,道,“多谢县主救命之恩,多谢县主为梁府考虑,我身为梁国府嫡女,如此糊涂,实不应该。”

    刚才连似月一言,她惊起了一身冷汗,祖父和父亲如此看重名节,若她犯下错事,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我从不给暗害我的人机会,梁小姐因为有个好祖父,有个好父亲,所以这是我给梁小姐唯一的一次机会,下次如果再有暗害我之心,我绝不会手软,梁小姐好自为之吧。”连似月坐起身来,将丫鬟放在旁边的药倒在了身后的土里,声音清冷,分明年纪比她还小两岁,可却透着一丝不容置喙的力量,令梁汝南感受到一种强大的压迫。

    梁汝南突然对连似月有了新的认识,她开始怀疑萧柔说的,这样冷静明理的女子,会是一个痴缠男子的人吗?

    “县主……”梁汝南唤道。

    “何事?”连似月问,但梁汝南又摇了摇头,道——

    “没事,多谢你了。”

    很快,皇帝那边传来了消息,今晚就地安营扎寨,举办篝火晚宴,连似月和梁汝南在帐内躺了一个多时辰,当走出去的时候,帐篷已经打起来了——

    侍卫们的效率果然十分的高。

    “县主,身子好些了么?”连似月刚走出去,等候已久的吕敬尧便走了过来,问候道。

    连似月脸上并无异色,微微点头,道,“只是受到了惊吓,多谢嘉裕郡王的关心。”

    “本郡王刚来京都就听说了县主的英勇事件,没想到还是会被一颗球吓到,看来,女子就是女子,总会有害怕的东西,呵呵呵。”吕敬尧笑着道。

    连似月微微皱眉,英勇事件?莫不是说她心狠手辣之类的吧。

    吕敬尧见她皱眉,已经吩咐侍卫,拿过来一个盒子,递到她的面前,道:

    “县主既受了惊吓,便要好生调理,这颗千年人生,务必请县主笑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