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九章 凌空射击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五九章 凌空射击

    他转头问一旁的人,“此女是谁?”

    “皇上,这是小女汝南。”后面的梁国公躬身向前说道,见自己的女儿得到众人的夸赞,又在皇上跟前露脸,便十分欣慰。

    “皇上,微臣没想到,京都的女子蹴鞠之术竟如此高超,实在是佩服。”吕敬尧适时站了起来,道,“比较起来,平洲的女子要小气多了。”

    “哈哈,嘉裕郡王,你可要多在京都留些时日,好好领略这边的风土人情,定会让你大开眼界的。”周成帝爽朗大笑,道。

    “皇上,微臣才停留三四日,就已经被京都迷住了,按我姑母萧夫人所说的,微臣简直要乐不思蜀了。”吕敬尧顺着周成帝的话,说道。

    这话一出,皇帝的脸色阴沉了一下,但马上又恢复了寻常的神情。

    萧振海心中暗道,糟了!这嘉裕郡王可说错话了!乐不思蜀,说的是三国时期刘婵的典故,这个蜀指的可是只蜀国啊,吕敬尧这么说,是将平洲比作一个国家了吗?

    可是话已经说出来了,皇帝也亲自听到了。

    “皇上,这梁汝南不但容貌清丽,又是京都一等一的才女,从小饱读诗书,没想到连蹴鞠也这样厉害,实在令臣妾刮目相看,我喜欢她喜欢极了。

    皇上,我还想向替烨儿求了这份姻缘呢,我看无论是年龄还是样貌都十分相配,不知道梁国公怎么看这两个孩子,汝南也到了该出嫁的年纪了吧。”

    徐贤妃想好了,这给凤烨找个合适的王妃才是正事,而梁国公府实力雄厚,也是京都的望族,对他们母子来说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再说,她自己也很喜欢梁汝南。

    那本有些神游的凤烨突然听到徐贤妃这么说,急忙快步走了过来,阻止道,“母妃!”

    “怎么了?你到了该婚配的年纪了,汝南也不错,男未婚女未嫁,母妃为你求个指婚,多好。”徐贤妃笑意盈盈地道。

    而凤烨阴沉了脸色,转身对周成帝恭敬地道,“父皇,儿臣现在还不想婚嫁之事,父皇切莫听母妃之言,若儿臣有合意的对象了,定会请求父皇赐婚。”

    凤烨不顾徐贤妃在一旁使眼色,继续向周成帝说道。

    “哈哈!梁国公,你看看,你这女儿,还真是不凡呐,你看看一会都为了她争执起来了。”周成帝倒看得开,道。

    “微臣惶恐,谢娘娘厚爱。”梁国公忙道。

    徐贤妃暗中狠狠瞪了凤烨一眼,气的身子有些发抖,凤烨从未当众忤逆过她,今天这样,多半是因为连似月这个丫头!

    此刻,蹴鞠场上,梁汝南知道自己博得了众人的夸奖,心中更加高兴,便提议道:

    “公主,我看这样白打也没有什么意思,不如,我们像男子那般来对抗吧。”

    五公主有些迟疑,问道,“十一妹,你看呢?”所有公主中十一公主凤令月最野,这种时候便要问她了。

    “对抗就对抗,本公主可不会怕你,我和你各位队长,你看要怎么分组员。”十一公主双手叉腰,微昂起下巴。

    “皇上,你看看,这,公主们这是要效仿哥哥们了吗?”良贵妃看到场上由白打蹴鞠的队形,变成了对抗的队形,众人一下子站起来,围了上去。

    周成帝一看,脸上露出差异的神情,继而说道,“也好,让人看看咱们大周朝女子的风范!冯德贵,传令下去,今日的蹴鞠胜利者,朕重重有赏,让她们不必顾忌,敞开来踢。”

    “是!”冯德贵忙跑到蹴鞠场上去,尖声宣布着皇帝的命令。

    高台上的萧柔听罢,心里想道皇上都下令了要敞开了踢,真是天助我也。梁汝南脚法及准,连似月离的也不算远,要将球踢到连似月的身上,轻而易举!

    她不由地看向和十殿下凤嵘站在一起的凤千越,凤千越也抬头看了她一眼,目光中闪烁了一抹深意,她立即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她看了看放在离她脚边不远处的备用的蹴鞠,脸上露出了一抹狠毒的窃笑——

    连似月,来吧!

    蹴鞠场上,梁汝南对连似月说道,“县主,有劳了。”

    连似月举起手,表示接受到了。

    “开始!”随着冯德贵一声令下——

    比赛开始了。

    台上的众人沸腾了,只见那十一公主仿佛变成了一头矫健的小鹿,身影在蹴鞠场上飞奔。

    萧河见了,不禁感到心潮澎湃,炽热的目光紧紧看着这如同精灵一般的人,若不是父亲就站在他的身边,他定要高声喊着她的名字为她加油呐喊。

    从白打变成对抗后,梁汝南也不甘示弱,在柳颜玉和五公主的协助下,朝着球门射击!

    她看准球,用力地一踢,这球却不知怎么的偏了,狠狠地砸在了球框上,又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负责守门的七公主跑过去一看,回头大声道,“这球坏了!”

    “我看,是刚才殿下们用的力气大,这球本来就快坏了,再被我们一踢就用不了了。”梁汝南弯腰,将球捡了起来,“看来要换一个球了。”

    “换球!”十一公主朝着高台上大声喊道,目光不由地看了连似月一眼。

    很快,太监送来了一个新的球,这一回,球又落到了梁汝南的脚下,她一边带着绕着蹴鞠场跑,一边看向连似月的方向,她似乎有些不舒服,背微微弓着,手捂着肚子。

    她要找一个最准确的位置完美地射出去,让球直接落在连似月的脸上,这蹴鞠里面藏了锋利的东西,接着速度和力量出去,连似月的脸定会被割破的。

    而且,这蹴鞠球上涂了药粉,一旦她的脸破了,再沾染上这药粉,她的脸就会烂掉。

    连似月,抱歉了,我梁汝南也不是屈居于命运的人,我要为自己搏一回。皇上说了放开了踢,就算伤到你,皇上也只能以踢球事故来处理,而且这球是马场送来的,出了问题,也怀疑不到我的头上来。

    她一边变化着方位,一边低头看了脚下的蹴鞠——

    这个时候,就在这个时候!梁汝南牙齿一咬,一脚狠狠地朝连似月这边的方向踢了过来,眼看着就要打在连似月的脸上了!

    “啊!”高台上发现了这一幕的人,顿时吓得失声尖叫——

    这球以极快地速度朝连似月打过来,还发出呼呼地风声。

    梁汝南露出了一抹微笑——

    “砰!”然而,她脸上的笑意还来不及消失,突然那球竟然偏了个位置,然后击中了连似月身后的椅子。

    梁汝南一愣,怎么回事?这踢出去的球怎么偏了一个位置,别人看不大出来,但是球是她踢出去的,她能感觉道。

    高台上的萧柔一愣,跛着脚跑到高台栏杆上,紧紧抓住了墙壁,不敢置信地看着

    凤千越猛地回头,四处看去,却看到凤云峥站在那里,夜风的手甩了甩,看来刚刚是他出手了打偏了这个球!

    “殿下……”这边赢空匆匆跑了过来,道,“殿下半路上下了马车,不知道……”赢空瞪大了眼睛,望着就站在后面的凤云峥——

    “九,九殿下。”

    连似月弯腰,将地上的球捡了起来,看了看这球,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似笑非笑,手用力地捏了捏,果然——

    问题出在这球上了。

    既然如此——

    “连似月,快,把球丢过来,继续。”十一公主大声喊道。

    “是,公主。”只见,连似月微笑着,将球放在脚边,好像很吃力似的,往梁汝南的方向踢了出去,而梁汝南猛地回过神来,一个闪避,球又落在了球框上,弹了起来,十一公主看准了又赶快一脚将球踢回给连似月。

    连似月眼睛微眯起,冷笑一声,踩住了这球,一踢,又往梁汝南那边踢过去——

    梁汝南只道这是一个普通的传球,便没有太在意,而且,连似月力气看来又小,这球根本不会有什么杀伤力。

    她抬眼,看到高台上的凤云峥,轻笑道——

    刚刚偏了,这一次一定要狠狠砸中连似月!

    就是这一次了!

    她抬起脚准备接球,再踢出去。

    而这时候,突然,一直默默守候在连似月身后不远的冷眉瞬间使出暗器,这暗器重重地打在球上,球受到一股猛力,在梁汝南最放松警惕的时候突然加速,加力,狠狠一把,不偏不倚道砸在了她的脸上。

    只听到她尖叫一声,整个人猛地重重地往后摔倒在地,她当即捂着脸大叫起来——

    “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怎么了?”

    而这时候,踢了一脚球的连似月突然感到脚下发软一般,身子一晃,“大小姐!”冷眉连忙扶住了她。

    “怎么回事?”高台上,周成帝猛地站了起来,看着这场下突发的状况。

    “汝南,汝南你怎么了?”这便,梁国公和梁夫人已经匆匆从高台上下来,跑到梁汝南的身边去。

    走近,一看,梁汝南的手缝里有血流出来,梁国公吓了一大跳——

    “太医,太医,快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