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八章 刺激刺激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五八章 刺激刺激

    上一章凤云峥说,“呵呵,你高兴?”改成“呵呵,你高兴就好了……”

    ——

    梁汝南自诩清高,听说了连似月的低等行为,心里便对她十分地看不起,颇有些高高在上的姿态,说道,“我只知道她对府里的姨娘和庶妹不留情面,心狠手辣,没想到还是这么一个下贱的人。未出阁的大家闺秀,竟去痴缠一个男人,又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没有顾忌地笑,真真枉为相府嫡女,丢了连相的脸了。”

    不过,她听萧柔这么说了以后,心里反而又舒适了一些——

    是连似月痴缠九殿下,不是九殿下痴缠连似月,还好。

    “梁小姐你说的算好听的了,我看她,就是个水性杨花的。”萧柔则不客气地说道。

    梁汝南眉头微微皱起,她从未用这种鄙俗的字眼骂过人,听萧柔这样骂,道,“郡主真是爽直。”

    “本来就是,她以前还纠缠过八殿下呢,不过八殿下不理她罢了。”明明是自己曾经纠缠过凤烨,现在由她嘴里说起来,却变成了连似月纠缠凤烨,说起来还毫不脸红。

    “她还纠缠八殿下?那九殿下知道此事吗?”梁汝南做惊讶状,道。

    “谁知道呢,我看她有妖法,把九殿下迷的死死的,因为这样,九殿下才不收梁小姐的诗集吧。”萧柔像是无意中说起,梁汝南顿时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这样处心积虑地想得到男子的心,我看也长久不了。”梁汝南冷冷地道。

    “那可不一定,我听我父亲说,九殿下还有意向连相提亲,要娶连似月当王妃呢,我估摸着,这蹴鞠比赛后九殿下就要向皇上开口了。”萧柔叹了口气,仿佛十分惋惜地道,“这么好的九殿下,怎么就让这样下贱的人占去了便宜。”

    “不行!”梁汝南听了这话,那努力隐忍的风度瓦解了一般,顿时低声喊道。

    “梁小姐心里还惦记着九殿下吧。”萧柔一副惋惜和同情的样子看着梁汝南,道,“其实,梁小姐怎么不努力一把呢,兴许,努力一把九殿下就是你的了。”

    梁汝南心头一个激灵,盯着萧柔,看,“郡主,我们并不算熟,你今日专程和我说这些,只怕是另有目的吧。”她梁汝南也不是一个轻易受人撺掇的蠢人,岂会察觉不到萧柔的意图。

    萧柔一怔,随即,眼中流露出浓浓地怨恨之意,抬起自己左边的半截腿,道,“因为她是我的仇人,是她把我害成这样的,我不想看她如愿,她这种下贱狠毒的人凭什么得到幸福?而我,还有梁小姐这种知书达理,才情横溢的人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得意吗?”

    “原来如此。”梁汝南的戒备心慢慢地放了下来。

    “梁小姐,你考虑地如何?我可以帮你,也算你帮我了。”萧柔紧盯着连似月的目光,道。

    梁汝南看着那边的九殿下,那样的男子是她这辈子梦寐以求的啊,难道当真要便宜了连似月吗?

    这时候,皇子们开始下半场蹴鞠了,这一次,一上场众人就卯足了劲,就说那嘉裕郡王吕敬尧,一开始就进了一个球,场上欢呼声,呐喊声不断,众人的情绪都被带动了起来。

    周成帝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道,“若是朕再年轻些,也要下场踢个酣畅淋漓就好。”

    “愿皇上龙体康健!”一旁陪侍的众人忙跪下,道。

    “哈哈哈……”周成帝心情仿佛格外好,禁不住朗声大笑,道,“你们不必紧张,朕只是在感叹时间的流逝罢了,看到朕的儿子们个个生龙活虎,朕实在是开心。”

    “吾皇万岁万万岁。”众人道。

    “起来吧。”周成帝对众人道,还给众人赏赐了清爽可口的银耳莲子羹。

    “梁小姐,我随时等你的答复,不过,今天人多,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错过今天,以后再找机会就难了。”萧柔留下一句话,准备转身离去。

    “你有什么办法?”萧柔走了几步后,身后传来梁汝南的声音,萧柔脸上的露出了笑容,回过头道,“我来告诉你。”

    *

    待男子的蹴鞠对抗结束之后,这边的女子们就要进行白打蹴鞠了(花式表演),他们开始整理自己的着装,上场为五公主凤英,七公主凤翎,十一公主凤令月,还有梁汝南,柳颜玉,以及樊玉等人。

    梁汝南抬头,发现连似月坐着不动,不禁微微皱眉,问道,“县主不上场吗?”

    梁汝南一问,所有的人都朝连似月看了过来,“对呀,连似月,你往年可是主力呢。”七公主凤翎说道。

    过去的连似月虽被人认作蠢钝,但是因为有一股子憨劲,蹴鞠的时候倒是玩的很有水平,连诗雅每每看到她在蹴鞠场上卯足了劲的样子,便会流露出一抹鄙夷的神态,说一句,“一身汗,也不嫌臭。”

    而此刻,她脸上露出一抹为难的神情,道,“公主,各位,抱歉,我身子不适,只能看你们玩了。”

    “刚才还好好的,现在怎么会这样?哪里不舒服?”梁汝南关切地问道,心里却在道,此人真是个惯会装的主,难怪喜欢纠缠皇子们。

    连似月眉头微微皱着,道,“兴许只今晨出府前我贪嘴喝了凉的,这会子有些乏力,怕是不能蹴鞠了。”

    “连似月,你不会是装的吧,你是不是在打什么鬼主意啊,我看你刚才还在和九殿下说话说的很开心的样子呢。”那坐在后头的萧柔大声地问道,言语中带了明显的讥讽,道。

    十一公主一听,皱起了眉头,不悦地道,“萧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身子不舒服就是打鬼主意吗?她若强行上场,出了问题你负责吗?”

    “我,公主,我不是这个意思。”萧柔脸上一红,道。

    “公主,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关切罢了,若县主不能上场,那便在此观赏罢了。”梁汝南见十一公主生了气,便道,目光不由地看了萧柔一眼。

    “我下场吧,只是我不能蹴鞠,只能替你们捡球了,这样也算没有扫了大家的兴了。”连似月站了起来,有几分疲惫地道。

    “我看这样可以!”萧柔暗自窃喜,如果连似月不下场,那这戏就无法唱了。

    “连似月,你不用勉强自己,不舒服就在这里休息,管其他人怎么说。”十一公主不由地将连似月护在身后,道。

    连似月心里不禁轻轻笑了,这个公主啊,每次都这么义气地将她护在身后,她可知道自己面对的其实是豺狼虎豹啊,若它们对她张开嘴猛咬,她会被咬的渣滓都不剩的。

    她凑在十一公主的耳边说了句话。

    十一公主听了,猛地转过头来,眼底露出惊讶的神情,低声问道,“当真?”

    “……”连似月笃定地点头,十一公主又靠近她的耳边说话,两人不知道说了什么。

    萧柔和梁汝南侧耳倾听,但是却什么都听不到,两人狐疑地对视——

    这两个人在说什么?

    “……”这时候,蹴鞠场上爆发出一阵欢呼声,场上的人也纷纷起身鼓掌,原来这一次,九殿下凤云峥踢了一个绝好的球,结束了下半场的局面,这一句则以姜克己,凤云峥,萧湖,凤嵘胜结局,皇帝又是当众宣布赏赐。

    “九殿下原来这么深藏不露,身手真是厉害,刚才那一球,我还以为我必射进门。”吕敬尧向凤云峥走了过来,拘礼,道。

    凤云峥抬手,将绑在额头上的红绸取了下来,道,“嘉裕郡王这一场发挥极佳,也令本王打开了眼界。”他将红绸,交给一旁的奴才,抬眼望着吕敬尧道。

    “……”吕敬尧心头微微一颤,不知为何,他竟从这九殿下一个随意的对视中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

    “殿下,良妃娘娘不太舒服,叫了太医,您快过去看看,荣太医说要马上回宫。”这时候,良贵妃身边的李嬷嬷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喘着气,满头大汗地道。

    “什么?怒费不舒服”凤云峥一听,立即变了脸色,迈着修长的双腿往良贵妃那边跑了过去。

    吕敬尧微怔,恰好萧河和萧湖走了过来,他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贵妃不舒适?会不会有诈”

    萧河道,“走,去看看!”

    此时,良贵妃躺在椅子上,脸色苍白,汗流不止,露出痛苦的表情来,皇帝,徐贤妃,等人站在一旁,只听到荣太医道:

    “皇上,贵妃娘娘须得马上回宫。”

    “母妃!”凤云峥已经快步跑了过来,蹲在了良贵妃的身旁,握紧她的手,“您怎么了?”

    “峥儿,疼。”良贵妃抓着凤云峥的手,指尖弯了弯,碰到了他的手背。

    “快,送贵妃回宫诊治,荣太医也一并回宫去。”皇帝见状,下了命令。

    “母妃,孩儿背您上马车。”凤云峥在旁边蹲下身,良贵妃无力地趴在他的肩上,背着上了马车,一路回皇宫去了。

    站在后头的凤千越看着远去的马车若有所思,低声吩咐一旁的赢空,道,“悄悄跟上去看看,看他是否回宫了,再抓住太医问问。”

    “是,殿下。”

    一个小的插曲后,女子们的蹴鞠白打表演开始了,众人依旧兴致勃勃的观赏。

    先是五公主,七公主,再是十一公主,个个都表演了自己的拿手绝活,个个赢得满堂彩。

    而连似月则站在场边,球落在附近的时候,她则负责捡起来丢给场上的人,这么捡了好几趟,也有些微喘了。

    十一公主之后,便是梁汝南出场了,她脚下踩着球,目光缓缓环视过众人,最后落在连似月身上,眼神中闪过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然后脚下一颠——

    顿时,转乾坤、燕归巢、斜插花、风摆荷、佛顶珠、旱地拾鱼、金佛推磨、双肩背月、拐子流星,各种白打的样式她都打如行云流水一般,令人看着赏心悦目。

    “好!”周成帝都不禁鼓掌叫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