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七章 要你高兴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五七章 要你高兴

    萧柔抬起头来,脸上浮现出一抹热烈的向往,“殿下,我是你未来的郡王妃,你是我的天,你若塌了,我又有何前程可言。所以,就算不为我自己,为了殿下也要好好收拾她一次,否则,她以为这大周朝没能拿得住她了。”

    “只是,连似月此人诡计多端,数次交手,次次让她得了便宜,我们若出面,只怕又被牵连。”凤千越深谋远虑地道。

    萧柔点头,“殿下所言有理,我们要教训她,但是最好有人替我们出手,只是一时之间去哪里找这样的人呢?”

    “九皇弟爱慕着连似月,你只消看谁爱慕九皇弟便好。”凤千越声音听来轻轻浅浅的,似乎是不经意间提起一般。

    而萧柔一听,却顿时恍然大悟,眼睛里放出光彩,道,“我明白了!嫉妒是最可怕的利刃,我只要看谁手里有这把利刃就可以了。”

    凤千越看着萧柔一瘸一拐离去的背影,脸上那抹若有似无的笑意顿时凝固了——

    他素来是情场上的高手,最擅长拿捏女人的心思,然后再加以利用,让她们为他前仆后继,从前皇帝身边的璇妃,良贵妃身边的芳柚,都是如此,唯有连昭仪身边的慧芝是个意外。

    而萧柔,是他掌中的一只飞蛾,为他扑火,是她的宿命。

    凤千越将内心深处那一点点愧疚的感觉隐去,脸色更加的冰冷,心里头更加的坚硬——

    “凤千越,别忘了你是怎么走过来的,你不需要给予任何人怜悯……你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回头路了,你只要踩着万人的尸骨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他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素银搀扶着萧柔回到了高台上,蹴鞠场上的比赛还在继续,现在以凤云峥为首的队伍已经领先了。

    这时候,一个球被萧河踢到了高空,众人跃跃欲试,这球最终落到了凤烨的面前,只见凤烨脸上露出一抹邪气的笑意,使出了一个漂亮的“鸳鸯拐”,把球踢回给了萧河。

    “好!”这个漂亮的鸳鸯怪顿时将全场的人都珍珠了,众人发出一阵惊叹的声音。

    “妙!实在是妙!烨儿这一记鸳鸯拐实在精彩,不愧是领过兵打过仗的人,精彩,精彩极了!”周成帝拊掌站了起来,高声吩咐道,“冯德贵,将朕准备的金靴赏赐给八王爷。”

    徐贤妃听了,自是十分高兴,忙起身,道,“都是皇上教导有方。”

    “皇上赏八殿下金靴一双!”冯德贵跑到场中,尖细的声音高声喊道。

    凤烨接过金靴重新回到马上,他高举手中的金靴,立于高大的骏马之上,接受着众人的赞美。

    他的目光却不由自主地往连似月的方向看了过去,这样不远不近地看着——

    丫头又长大了一些,出落地更加动人了,有种出尘脱俗的飘逸之感。

    可是,这样的丫头却不属于她。

    不是因为他不去追,而是她早在他刚迈出一步的时候,就被她阻止继续往前走,让他不得不退回去。

    据说,吕敬尧打算求娶她,她肯定不会想去,他要不要借这个机会,提前向父皇请求赐婚?

    他牙一咬,转过身,继续蹴鞠。

    坐在皇帝身边的徐贤妃注意到了凤烨这个眼神,她的心头咯噔一下,脸上的笑容淡了——

    糟糕,看来烨儿并没有真正忘记连似月。

    不行!

    徐贤妃的目光变得凝重起来,到底要怎么做,烨儿才会死心?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正在蹴鞠的吕敬尧的身上,要是这位嘉裕郡王将连似月娶走了,那她才能高枕无忧了。

    只是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

    此刻,众人都在为八殿下的这一计绝好的球叫好的时候,梁国府的梁汝南的目光却落在另外一个人的身上——

    那人风姿绰然,虽然蹴鞠这样激烈的运动,但他整个人的动作却如行云流水,收放自如,连突发都文丝不乱。

    萧柔看到梁汝南的目光,微微地笑了,早前听京都的贵女们说过,梁汝南曾经在太后寿宴那日,将自己的诗集赠送给九殿下,不过九殿下没有接受,后来她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身为京都有名的大才女,梁汝南所写的诗频繁流传开来,就连曾经的太子太傅也曾当众夸她才情了得。

    但是,诗集却没有送出去,听说梁汝南为此闭门不出了好一段时间。

    这时候,上半场的蹴鞠比赛已经结束了,这一场以凤烨这一队胜出两球。

    皇帝宣布暂停歇息。

    连延庆匆匆让人传话将连似月叫了过去——

    “父亲找女儿有何事?”那边的吕敬尧恰好往这边看了过来。

    “原来嘉裕郡王想要求娶的人是你。”连延庆瞥了那边一眼,转过身,低声说道。

    “那这次,父亲预备怎么办?”

    连延庆一愣,连似月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居然没有任何害怕?甚至连一丝紧张的神情都没有,他顿了顿,道:

    “我自是不想让你嫁过去的,这定是萧家和吕家的计谋,你若过去,还不定被吕家的人欺负成什么样子。。”连似月是他相府嫡女,又这样聪慧,更甚至轻轻松松拿来一个一品县主的封号,处处透着不简单,这样的女儿,求都求不来,他怎么愿意把她嫁去平洲?

    连似月一点都不意外连延庆的选择,因为她现在是一个对相府有价值的人。

    “目前看来,要让九殿下来求娶你,才能摆脱困境了。”连延庆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目光缓缓扫过连似月的脸,道。

    连似月轻笑了一声,道,“父亲,当初把九殿下赶出相府的人可是你。”

    连延庆脸上一抹赧意,道,“那时候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皇上他……”

    “那父亲又凭什么认为,九殿下是那种挥之即去,召之即来的人呢?”连似月冷淡地说道,“再说,连父亲都知道吕敬尧想求娶我了,你却让九殿下这个时候去皇上面前请求赐婚,您让皇上怎么想九殿下?”

    “……”连延庆顿住了,是啊,这可是九殿下,而不是什么旁的人,九殿下会为了保全月儿不去平洲而在皇上的面前去冒险吗?

    他深深地紧锁眉头,道,“为今之计,只有采取下策了。”说着,他从袖中掏出一个瓷瓶。

    “这是什么?”连似月问道。

    “这是我找陆大夫开的药,你只要吃下去,看起来就会像是得了病的人,到时候,皇上赐婚,我们便可以此推脱了。”连延庆道。

    连似月接过瓷瓶,唇角露出一抹淡淡的讥讽笑意,连药都带来了,看来他这个父亲还真是做了两手的准备啊,刚才说让九殿下求娶,其实是想刺探她和九殿下的关系,被她拒绝后,他就立即拿出了药。——

    反正,他总不会让相府吃亏就是了。

    “父亲想过吗?若女儿因为病的原因才推得了这门婚事,这若经过口舌相传,我岂不被传承一个身子不好,嫁不出去的人了?”连似月好意地“提醒”道。

    果然,连延庆一听,愣了,是啊,他想留着这个女儿,是因为她有用,可是若被人说成病秧子,以后谁还敢要?

    连延庆见连似月仍旧这般冷静笃定的样子,心想,难道她应该不声不响地已经想好自保的方法了。

    连似月看着这瓷瓶,却将瓶子塞回连延庆手里,道,“父亲,我不需要拿自己的身子来做赌注,去回绝吕敬尧。”

    “那你有什么办法?”连延庆问道。

    “到时候只要父亲坚定不移地站在我身边就好了。”虽然,这个父亲总是算计又算计,一辈子都在为自己着想。

    但是,她是他的嫡女,再加上如今连诗雅已经废了,其余几个姐妹也不怎么上得了大的台面,他已经不得不倚仗她这个嫡女,所以他们父女的战线还是非常一致的,这点她一点也不担心。

    “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你嫁去吕家的,你不用在乎连相怎么说。”连延庆走了后,凤云峥走了过来,站在她的身旁,说道。

    “我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只是,不想便宜了恶心我的人,前一世被人摆布,已经厌恨了这种感觉。现在还想利用我,摆布我的命运,就是来找死。”连似月轻哼了一声,道。

    “你只管和十一她们好好玩,我会安排好的。”凤云峥眨了眨眼睛,有些调皮地道,“包卿满意。”

    “不行!”连似月却倔强的像个孩子,仰头对他说道,“我也要一起来,我喜欢亲自动手的感觉。”

    “呵呵呵……”凤云峥低低地笑了开来,道,“好,你高兴?”

    他对她,真真是百依百顺啊。

    高台上,一双拳头暗暗握起,那双眼睛紧紧地看着这边,看着凤云峥脸上如春光般的笑意,梁汝南的心里充满了不是的滋味。

    “你知道九殿下腰间的玉佩是谁送的马?”这时候,一个声音在她的耳旁响起。

    梁汝南一愣,猛地回过头来,只见萧柔正在她的旁边,梁汝南连忙转过身去,唯恐被人瞧见了心事一般。

    她道,“我曾近距离看过这玉佩,是手工打磨的,成色还不错,但是打磨的很一般,配不上他的身份饿气质,定是非常重要的人送的,才会这般随身携带,是良贵妃吗?”

    “不是。”萧柔摇头,道,“你只猜对了一半,是重要的人送的没错,但是,这个重要的人是她!”萧柔目光看向正起身离开高台的连似月。

    梁汝南回头,看到连似月,她心头顿时一紧,“是连似月送的?”

    萧柔点头,道,“是。”

    梁汝南望着连似月的身影,眉头慢慢紧锁——

    “其实,我先前听几位殿下说过,是连似月一直痴缠九殿下,九殿下这个人又很被动,就不得已就范了。哼,你也听说过吧,连似月这个人看起来清高,其实就是个下贱的东西,她以前在尧城的丑事你还记得吧,明明是她痴缠尧城的苏家少爷,她却反咬一口,说是我姑母和表妹诬陷她,结果被她洗脱的干干净净,我姑母和表妹却白白受了冤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