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六章 想收拾她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五六章 想收拾她

    另外一边则是没有上场蹴鞠的皇子和大臣,以及贵家少爷公子,他们也在兴致勃勃地等待着蹴鞠比赛的开始。

    周成帝从小就热爱蹴鞠,当上皇帝以后甚至将蹴鞠视为“治国习武”之道,不仅在军队中广泛展开,在宫廷贵族中也普遍流行,宫里还养了专门会踢蹴鞠的“鞠客”。

    就说禁卫军统领姜克己就曾经是个蹴鞠高手,也因此被皇帝调到荣元殿,后来再一路升任统领的位置,每当重要的蹴鞠场合他也会上场蹴鞠,比如今天。

    不单单是男子,大周朝的女子对蹴鞠也很热衷,女子蹴鞠还一度成为一些集会上必备表演的项目,供人观赏。

    因此,现在这些场上的公主和贵女们也都能蹴鞠,今日她们身上穿着的也是蹴鞠服饰,待会也要上场表演蹴鞠中的“白打”。

    而此刻,场上分成了两个阵营,中间隔着球门,双方各在一侧,规则以射门“数多者胜”——

    两队分别是以姜克己为首的凤羽,凤烨,萧河,他们四人穿黑色衣袍,白色绑腿裤子,衣袍撩起,在腰间打结,以利落的打扮方便蹴鞠;而和以凤云峥为首的吕敬尧,萧湖,凤嵘四人则是白色衣袍,红色绑腿裤子。

    此时,比赛还未正式开始,众人还在整理身上的蹴鞠裳,做些热身的活动。

    “连似月……”十一公主在连似月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喊道。

    连似月一看到她,站了起来,道,“公主。”

    十一公主看了看四周,凑近她的身边,低声问道,“连似月,你有收到什么信息吗?”

    连似月知道她问的是谁,摇了摇头,道,“还没有。”

    十一公主脸上露出一抹失望的神情来。

    “如果有,我会第一时间告诉公主的。”连似月见她低落的眼神,又说道。

    “好!”十一公主听了,用力地点头道,然后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去了。

    凤云峥目视着高台上那一抹熟悉的身影,唇角慢慢浮现一抹笑意,夜风双手将一根红色的丝绸带递到凤云峥的手中。

    凤云峥将这红绸绑在额头上,顿时又多了几分英俊,转头看到吕敬尧,眸中的冷意却蓦地深了。

    “郡王,那个就是萧夫人说的连似月了。”吕敬尧的侍卫走过来给他拿擦脸的帕子,悄悄靠近他,小声地说道。

    吕敬尧顺着侍卫所看的的方向看了过去,目光落在了连似月的身上,只见此女一身素色,目光平静,脸色淡然,气质与周遭其他女子截然不同,好似清冷的幽兰。

    吕敬尧目光微微眯起,道,“她?可惜,此女的长相和气质都不是本郡王喜欢的,倒是她旁边那个人,我很喜欢,像个灵巧的小东西,带回家养着肯定很有趣。”

    侍卫看了一眼,道,“郡王,这是十一公主凤令月,皇后所出,不过皇后现被限制自由,她虽是公主,但没什么分量,皇帝也不怎么喜欢她,今天来估计就是充个人数。”

    “噢?那真是可怜的。”吕敬尧的目光落在十一公主的身上,眼底露出淡淡的神情。

    “但是……她已经和表少爷萧河定亲了。”侍卫说道。

    “原来是萧河的女人,可惜了。”吕敬尧脸上露出惋惜的神态来,“不过我喜欢也不行,我要娶的人非得连似月不可。”他嘴角一抹势在必得。

    而这时候,萧河从蹴鞠场上一路朝高台那边飞奔过去,目光锁定了上面那一抹小身影儿,那昂扬肆意的姿态吸引了周遭众人的目光。

    他一直跑到高台下面,也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反正十一公主已经明确指婚给他了,只待时机成熟将她娶回家罢了。

    他朝着十一公主喊道,“令月儿,令月儿……”

    “公主。”身旁伺候的知礼轻唤了一声,十一公主才发现萧河在喊她,向她挥手,她本不想回话,但是想想那天自己骗过他,又觉得心有愧疚,便站起身,走到前面,往下看,道,“萧河,怎么了?”

    萧河仰起头,一脸笑意地看着她,问道,“你喜欢皇上手里哪个东西,我赢给你。”

    “你想赢就能赢吗?”十一公主对他的话有些不以为然。

    “当然。”萧河却十分张扬的道,“皇上说了,只管尽力,不许管对手是谁,所以,我拼命的话,肯定能赢。

    十一公主看着萧河那张肆意而狂傲的脸,却不禁想起另一张明媚而忧伤的脸来——

    连诀,他若没有走,今天也必定会在这蹴鞠场上的,让人见识他如风似火的身影。如今走了数日,也不知怎么样了,是不是平安呢?

    萧河见十一公主突然发呆,他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凝固了片刻,问道,“令月儿,你在想什么?”

    十一公主回过神来,低头看下面,道,“萧河,我什么都不想要,你随意吧,不要为我拼命。”

    “呵呵……”萧河笑了,“既然什么都不想要,那我拿到什么给你什么吧。”说着,朝十一公主挥了挥手,然后跑着到蹴鞠场上去了,他跑几步就回头看她一眼,跑几步就回头看她一眼,想到令月儿在看他蹴鞠,他就浑身充满了力量——

    很久以后,当他回想所有,为令月儿而努力的日子,是他能想到的最美的时光。

    而坐在另外的十三公主凤瑭瑶,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她觉得气的心肝脾肺肾都要燃烧起来了,心里涌起了浓浓地嫉妒之情——

    为什么?为什么凤令月什么都没有了,萧河还要她?

    为什么父皇从来都不喜欢凤令月,可是萧河却只喜欢她?

    明明她温婉贤淑,大方得体,而凤令月一天到晚疯疯癫癫的,萧河却不看她,现在也借口公务繁忙,不来教她练剑了,她几次在路上堵到他,他都转身就走,避而不见。

    她真恨不得杀了凤令月!

    “公主,你的茶水洒了。”这时候,身旁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凤瑭瑶浑身一颤,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过于用力的捏着杯子,杯中的水都洒了出来,她一慌,一张帕子已经递了过来——

    “公主的衣裳湿了,擦一下吧。”

    凤瑭瑶忙接过连似月的帕子,道,“似月表姐,多谢。”

    “无事,公主别把衣裳弄脏了就好。”连似月的目光微微掠过她的手,没有再说什么,眼睛看着蹴鞠场上。

    “开始!”只听到冯德贵一声令下,蹴鞠比赛开始了。

    只见这些英俊高大的皇子和公子们在蹴鞠场上开始围着一颗球飞奔起来,看起来个个身手矫健。

    周成帝饶有兴致地看着,不时因为一个好球拍手叫好,也因为有的人错失射门的机会而扼腕长叹。

    一开始,场上的两队都拼劲了力气,并且实力相当,一时之间不分胜负。

    萧柔却无心看蹴鞠,她的目光一直落在另外一边的凤千越身上,一颗心跟着他七上八下的,四殿下笑了,四殿下皱眉了,都能在她的心里引起一阵涟漪。

    当看到凤千越起身的时候,她连忙站了起来,低声对她的新丫鬟素银说道,“快点,扶我过去。”

    以往,这蹴鞠场上也定有凤千越的一份,但是今次,父皇却没有安排他上场,他看着觉得索然无味,便起身走到了高台后面不起眼的杏树下,目光微微眯起,太阳照射着他的脸。

    过了一会,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他仿佛很笃定这个人会来似的,唇角露出了邪魅的笑意。

    萧柔示意素银退下,自己拄着拐杖一步一步跛到了凤千越的身后,唤道,“殿下。”

    凤千越回过头来,看到萧柔,脸上似乎闪过一抹惊讶,接着变得有些冷漠,道,“你不好好在那看蹴鞠,跑出来干什么?”

    他的目光在萧柔只看得到一条腿的裙下扫过,想起过不久这将是他的妻,他心头涌起一股浓浓的厌恶之情。

    但是,他现在还不能摒弃她,她是他和萧国公之间的一根纽带,须得牢牢抓着,他现在必须倚仗萧家。

    “我……”萧柔有些害羞,脸上浮现一抹酡红,她看着四殿下,真真觉得他越来越英俊了,“我看殿下似乎有心事,便跟来看看。”

    凤千越轻叹了一口气,眼神看来有些哀伤,道,“确实是有心事。”

    “可以与我说吗?我想与殿下一起分担。”萧柔忙焦急地问。

    她断了腿,本就在凤千越面前十分自卑,现在一听说他有烦心事,便着急想要帮他的忙,只有确信自己对他来说是有用的,她才觉得自己有价值。

    “本王堂堂一个皇子,却坐了监牢,颜面尽扫,这口气,本王如何咽得下去,因此便烦心罢了。”凤千越目光中洋溢着一丝愁苦,视线的余光看了萧柔一眼。

    萧柔听了,手紧捏着帕子,道,“都是连似月那个贱人害的!她害的我断了一条腿,又害殿下坐监牢,这口气,真是咽不下去!殿下,我们绝对不能让她好过。”

    “你想收拾她?”凤千越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