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九章 临行告辞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四九章 临行告辞

    周成帝看着连诀,道,“看来你对令月儿真真是一片情深,被她当众拒绝了,这边临走了还不忘为她求情。”

    “……”连诀对此不置可否,再颔首,恳切地道,“但请皇上开恩,宽恕十一公主吧。”

    “罢了,罢了!看在你几次三番,不屈不挠地,不惜数度惹朕不快也要替令月儿求情的份上,朕就答应你的请求了,也算是赠你临行前的赏赐,让长春宫恢复奴才的伺候吧,十一公主可按以前一样生活。”终于,周成帝松口,对十一公主网开了一面。

    连诀顿时大喜,“谢皇上圣恩,连诀定不负皇上,早日建功立业。”

    “去吧,圣旨随后就到相府。”周成帝抬手,道。

    “是,连诀遵命。”连诀起身,转身走出了荣元殿,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如释重负的表情。

    周成帝站在殿内,静静地望着连诀离去的背影,喃喃地道,“奇了,这么多贵族子侄,朕怎么偏偏对这个孩子有种连自己都说不上来的感觉。”

    *

    长春宫。

    “公主!公主!”十一公主凤令月正拎着一桶水艰难地上台阶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又哭又喊的声音。

    她一愣,回头,便见知礼跑了过来,一把从她的手里接过桶子,飞快地拎上了台阶,又跑回来,看着十一公主穿着粗布衫,头发也没有编好的样子,不禁鼻子一酸,跪在地上,道,“奴婢知礼拜见公主。”

    “知礼,你,你怎么会来?”十一公主半晌还没有反应过来。

    “奴婢在浣衣局,刚刚接到冯公公的旨意,说是皇上恩准了,让奴婢重回长春宫来伺候公主。”知礼哭着说道。

    “这……怎么会……”父皇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公主,我的好公主,你受苦了,奴婢都快心疼死了。”知礼看到十一的手皮开肉绽,指腹又粗又硬的,心疼的直掉眼泪,“以后这些活都有奴婢来做,公主必须要娇生惯养着才行。”

    “回来就好,知礼,你回来就好。”十一公主只道是父皇开了恩,心里便格外开心,拉着贴身宫女的手跳了起来

    过了一会,不仅仅是知礼,有两个嬷嬷也回来帮着伺候了,长春宫总算有些人气,不再像以往那么冷清了。

    当连诀回到相府后,圣旨随后就到了,圣旨上说要派连诀前往山海关营地,第二日就出发。

    连府一接到这个圣旨,上上下下都十分震惊,他们从未想过连家唯一的嫡子会去从军,而且来的这么突然。

    尤其是连延庆,他拿着圣旨,心中五味杂陈,待接旨谢恩,送走前来传旨的太监后,他立即变了脸色,让连诀跪下,道:

    “这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皇上怎么会让你从军?还走的这么急!明天就走,为父连一个接受的时间都没有。”

    连诀颔首,道,“父亲息怒。”

    “是不是连诗雅污蔑你和你大姐的事,让你抬不起头来,所以你恳求皇上让你从军?这只是一个误会,也已经正式澄清了,这是皇上都知道的事,你何苦……”

    “并非如此,父亲。”连诀抬头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身为连家唯一的“嫡子”,他不听这个当父亲的,用这种方式请皇上下旨来违逆他的意思,他一定非常的失望而生气。

    “我的乖乖孙儿啊,祖母最心疼的就是你了,平日总恨不得把你捧在手心里宠着,你怎么不听话呢?

    ……我们连家世世代代都是文官,只你四叔顽固,偏要什么投笔从戎,你看看,都几年没有回家了,蕙桐都十二了,她才见过几次自己的父亲……”连母眼含热泪走了过来,无奈地看着连诀,叹了口气,“怎么现在你也和你四叔一般?你这一去,祖母如何睡得好吃得好,岂不是要日日夜夜惦记你了。”

    连诀心里突然生出一份难过来——

    他知道连母是真的疼爱他这个孙儿,只可惜——他并非真是连家的子孙啊。

    他缓缓扯动唇角,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抬眸,先对连延庆说道——

    “父亲,正因为孩儿乃连家唯一的嫡子,所以孩儿更想建立一番属于自己的功业,为连家做出贡献,让父亲为孩儿骄傲,孩儿从小就羡慕骑马打仗的,当年看四叔领兵去山海关,那威风凛凛的样子至今难忘,父亲放心,孩儿既做出这样的决定,必然不会让您失望的,请您成全孩儿吧。”

    说着,连诀弯身,向连延庆郑重地磕了三个头。

    “哎!”连延庆叹了口气,道,“你这孩子,如此倔强,真不知是像了谁?为父一向只求安稳,你偏偏不肯。”

    连诀心头微怔。

    “罢了,皇上的圣旨都已经吓了,为父再不愿,也不能违抗皇上的命令!”连延庆无奈地道,心头像是梗了一块石头,这是他唯一的儿子,若在外有个三长两短,那连家……

    “父亲,那荣太医说了,母亲腹中是个男胎,将来父亲好好培养他从文,他定比诀儿要好。”连诀看出连延庆的心思,忙宽慰道。

    说着,连诀再看向连母,有点撒娇地道,“祖母,您保重身子要紧,不要太担忧了。诀儿是去建功立业的,这是好事啊,再说,四叔不是在吗?您不也一直担忧四叔吗?此番诀儿去了山海关,还能与四叔做个伴,协助四叔呢,您说是不是?”

    连母叹了口气,眼底泛起一丝泪意,她用帕子拭去眼角的老泪,上前,将连诀拂了起来,心头地看着这个已经长得又高又大的孙儿,道,“这是你想做的事,你又是一个堂堂的男儿,祖母总不能绑着你,拴着你,只是你务必要答应祖母,此一去,万万要保重自己,届时,与你四叔一块平平安安地回来,祖母可在家里等着你啊。”

    “祖母您放心吧,诀儿现在武艺高强,定会好好的。”连诀眼底泛起一丝酸涩,脸上却露出一丝笑容道。

    “哎,你母亲若知道你要走,还不知道要多伤心,你去福安院,与她好好告个别吧。”连母拍了拍他的身子,嘱托道。

    “诀儿正要去母亲那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