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二章 不等太久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四二章 不等太久

    “我从不和女人说爱,如果说了,就是要她一辈子。”

    这句话,那么深情,那么霸道,听起来有种惊心动魄的震撼,令连似月久久地没有回过神来,只愣愣地看着他为她拭去泪痕。

    她忽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应他的求娶,也不知如何面对曾经失约的自己,她重生以来,从未像现在这样慌乱过。

    她曾暗暗发过誓,重生一世,不动情,不动心,不爱,不恨,只愿如此过一生。

    可凤云峥——却是她计划之外的一个意外,一个令她不知所措的意外,一个她从没想过的意外。

    “不管月儿是不是忘记了,凤云峥说过要娶月儿的话,从前一世到这辈子,从来没有变过,一直算数。”他说道。

    她不知道他等他开口等了多久,不知道他那样看了她多久,最终,她什么都没有说,拥着一颗扑腾扑腾的心跳,转身走出了桃花林。

    “殿下……”夜风等了好一会,才走到凤云峥的面前,有些忐忑地问道,“大小姐这是……”

    “都等了一世了,再等等她也无妨,不过这回,不会等太久了。”没有即刻得到连似月的回应,凤云峥心中虽有失落,但却并不气馁,脸上还浮现了一抹笑意。

    他知道,对她来说,还需要一些时间。

    “这么说来,咱们恒亲王府要有女主子了?”夜风见凤云峥这般笃定的样子,问道。

    凤云峥回头,看他一眼,道,“是。”

    女主子?他倒很喜欢这个说法,脑海里不由得开始想着如果月儿到了恒亲王府,他该置办些什么东西给她她会高兴,连住哪个厢房,房中放哪些摆设也跟着想了一遍。

    “大小姐……”青黛见连似月一个人从桃花林里走出来,还脸色绯红,不禁感到一丝疑惑,往她身后看了一眼却没看到九殿下,便即刻走上前来唤道。

    连似月半晌才回过神来,她抬起头,脸颊还有些发烫,眼神也是炽热的,她脑海中还在想着前世的凤云峥说过要娶她的事,久久地回不过神来——

    “大小姐。”青黛又轻唤了一声,她才茫然间清楚过来,道——

    “去找三夫人,我们该回府了。”她现在急需找个地方,让自己冷静下来。

    “是。”青黛于是示意泰嬷嬷等人去找刘氏,连似月便先去寺外的马车上等候。

    走到一处庙堂的时候,一道身影从她眼前闪过,她一愣,立即令自己回过神来,看了过去——

    那边站着的人正是萧国府的萧夫人,她正和站在她对面的一个年轻男子说着话,萧夫人的表情看起来有几分凝重,不知道说到了什么,她还慎重地点了点头。

    只是,她看不到那个男子的脸,只觉得此人背影有些熟悉。

    她正想看真切些的时候,恰好几个和尚从她的面前走过,待和尚走过后,她再看过去,却只见萧夫人一个人了。

    “这个时候,正是萧家乱的时候,这萧夫人怎么会有闲心来九华寺?和她说话的男子又是谁?这熟悉的感觉从何而来?”

    连似月想着,心头掠过一丝疑虑。

    “似月,我来了,回府吧。”她心中疑惑的时候,刘氏已经与娘家人说了辞别的话,带着在庙中求娶的护身符,上了马车。

    马车回了府,她去与连母说道一声后便回了仙荷院,奴婢们发现大小姐此番回来后与往日有些不同,她眼神总有些发怔,似想到了什么久远的事,又似被什么困扰了——

    其实,连似月又不由自主地从萧夫人身上想到了凤云峥:

    现在的九殿下,根本就不缺女人,他风姿翩翩,气度非凡,权势渐盛,每次他出现都有许多狂热的目光追随他。先前的柳颜玉,梁汝南,肯定还有好些她不知道的人,莫不是个个对他趋之若鹜,只待他开口,怕是她们都会为他飞蛾扑火,肝脑涂地。

    她记得,前一世她在宫里的时候,就曾听那时候的太后,也就是现在的皇后娘娘数度提起,九殿下凤云峥拒绝了一个又一个求亲的人,就是没有看上眼的,也不知道他到底要个什么样的。

    “好啊,我娶你。”

    “月儿,我娶你吧。”

    说这两句话的脸慢慢地融合在一起,最后变成了一个人,那人站在她的面前,眼神热切而坚毅。

    “大小姐,大小姐……”她正陷在思绪中的时候,泰嬷嬷兴高采烈地跑了进来,道,“萧国公和小侯爷两父子尊崇了皇上的旨意,来相府给大小姐负荆请罪来了,是从萧国府门口一路赤着背脊背着荆棘走过来的,一路上好多人看着呢,您快出去看看吧。”

    “哦?来了?”连似月敛去心中的遐思,回到了萧家人的身上,她冷冷笑道,“我倒要去看看了,毕竟也是皇上的旨意。”

    连似月刚走到前院,便见连延庆笑容满面地站在那里,看到她便走了过来,道:

    “那毒蝎子真是光着半个身子,背着荆棘带着他那个儿子萧河,一路从萧国府走过来的,这真真大快人心,说是给你负荆请罪,其实也就是给为父负荆请罪,月儿,多亏了你。”

    连似月脸上浮现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神态,平静地道,“父亲您高兴就好。”

    连延庆一怔,心莫名地一颤,问道,“月儿,你是不是还在怪我当初拂了九殿下前来求情的事?你也知道,那时候皇上对你有意,想招你入宫,为父做臣子的怎敢忤逆圣上的旨意?”

    连似月笑了笑,道,“当然不会怪父亲,女儿都明白,女儿不是一直都听父亲的吗?”

    说着,她已经转身去相府门口看萧振海负荆请罪去了,连延庆站在树下,如今,不知不觉的,他也被这女儿震慑了,竟有一丝惶恐自己当初的决策。

    相府的大门缓缓打开,连似月出现了,她垂眼看去——

    只见,那堂堂萧国公,她前世今生的大仇人萧国公,那戎马倥偬的萧国公,此时此刻身上只穿了一条裤子,光裸着上半身,手向后反着,背上背着荆棘从正阳街上往相府这边走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