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六章 蓝瓷瓶子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三六章 蓝瓷瓶子

    一个一个眼睁睁地看着她挨打,看着她惨叫痛哭,眼底露出或幸灾乐祸,或冰冷无情的表情。

    连延庆直到打的累了,手酸了,才终于停了下来,喘着气怒视着地上的女儿。

    这狠狠的一顿鞭打,打的连诗雅几乎去了半条命,瑟瑟索索趴在地上,衣衫褴褛,化成破布挂在身上,脸,手臂,脖子,布满了鞭痕,一片血迹斑斑,清泉院的奴才们看着,大气也不敢喘一声。

    她费力地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她这昔日疼爱她的父亲,今天真是恨不得将她打死,一点怜悯都不再有了。

    “打的好!这个小贱人,今天差点害的我们连家受了连累!”二夫人胡氏走了过来,二话不说,弯身几巴掌,左右开弓打在她的脸上,打的她几乎晕厥过去,一张脸肿成了馒头一般。

    三夫人刘氏自是不甘落后,啐了一口,道,“连诗雅啊连诗雅,你真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几次三番针对你大姐,可你大姐次次谅解你,你今天竟然,竟然诬赖她和连诀苟且,你这是把她往死路上逼啊,你此番作为,实在不可原谅!老夫人,大伯,这次无论如何不能就这么算了!”

    “父,父亲……”她像是濒临死亡的鱼,无力地看着连延庆。

    “别叫我父亲,你这个孽畜,不配叫这两个字,你唯恐连家不乱,今日,今日我……”

    连母盯着地上的人用权杖敲击着地面,厉声怒斥,气的脸色都变得有些不正常,头脑发胀,胸膛上下起伏着,喘的有些说不上话来。

    连曦见状,忙走上前,搀扶着连母,道,“母亲,陆大夫交代了,您不可激动,要好好歇着,一切交由大哥来决定吧。”

    眼见连母被气成这样,连延庆再度怒火中烧,又执起鞭子,狠狠抽了三鞭,鞭鞭用力,抽的连诗雅连连惨叫。

    而连母却越发觉得不舒服,捂着心口,黄岑和宋嬷嬷连忙端来椅子扶着她坐下。

    “祖母……”这时候,门口一个声音响起,只见连似月匆匆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眼生的青衣男子,连诗雅一听这声音,浑身一颤,心里涌起一阵深深的恐惧,她有种预感,这次连似月不会放过她。

    “祖母……”连似月走到连母的面前,躬身。

    “月儿……”连母脸色苍白,伸出苍老的手握着连似月的手掌,虚弱地道,“好在还有你啊。”

    “祖母……”连似月一脸沉重,道,“月儿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

    “什么事?”连母问道,额头上沁出了一些汗液。

    连似月看了地上瘫着的连诗雅一眼,将她的狼狈一览无余,连诗雅浑身一个瑟缩,在心里埋下最深的恐惧——

    呵呵,连诗雅,今日就让我这当大姐的再送你一程吧。

    “青黛……”连似月唤了一声,青黛上前,手中拿着三个瓷瓶,连诗雅一见这三个瓶子,顿时吓得脸色失去了血色——

    这东西怎么会在她的手里?

    “这是什么?”连延庆不解问道。

    连似月朝身后的青衣男子点了点头,这男子便上前,拱手躬身,道,“卑职董慎拜见丞相大人。”

    连延庆听了这个名字一怔,“董慎?你就是吏部宋庆阳门下的董慎?因为协助宋庆阳治灾有功,所以被皇上封为神医。”

    “神医万万不敢当,卑职只是在宋大人门下为百姓略尽绵薄之力,今日万分荣幸,收到请柬前来恭贺丞相寿辰。”董慎恭敬的道。

    这董慎其实是九殿下凤云峥安排到吏部宋庆阳身边去的,当初宋庆阳接了周成帝旨意,负责执行九殿下提出的治灾之策,其中由于大量灾民涌入,在京都引发了疫情,若不及时控制,疫情肆虐,将会产生不可估量的可怕后果,而因为这董慎及时研制出了一种治疗瘟疫的配方,这才及时有效地控制了疫情——

    也因为此,董慎立下了大功,皇帝在嘉奖宋庆阳的时候,也重重奖赏了董慎,本想招董慎入太医院,但董慎却冒死拒绝,说不愿入宫为官,

    其实,前一世,董慎成名还在十多年后,而这一次,有了凤云峥暗中提携,他早一步成了名震京城的神医,这不,就连丞相大人都知道他的大名了。

    而且,这一世,他为九殿下凤云峥所用,不再像前一世是四殿下凤千越的人了。

    “父亲,让董神医看看这药吧,他是值得信任的人。”连似月道。

    “是,大小姐。”董慎便从青黛手中拿过药品,鼻子凑近闻了闻,再将里面剩余的一点褐色药粉到处,他顿时大惊,道:“卑职果然没有猜错,老夫人是中了夹竹桃和番木鳖的毒了。”(毒性为作者杜撰,勿较真,看剧情吧。)

    “中毒?”连母听罢,大惊,其余人也露出了震惊的神色,而地上趴着的连诗雅,已经吓的脸色已经没了血色。

    “这是怎么回事,这夹竹桃番木鳖和老夫人中毒又有什么关系?”连延庆紧声问道。

    董慎走到连曦的面前,道,“姑奶奶得罪了,请给我您手中的檀木梳。”

    连曦迟疑了一下,看了看连母,连母点头,她便将这檀木梳交到了董慎的手中,这梳子并不是用来梳头发的,而是平日里连曦随时带在身边,给连母梳理和敲击经络所用的,还是多年前陆大夫打磨的,梳子的齿还经过特殊的锻造。

    董慎将这梳子放在鼻尖闻了闻,再吩咐一旁丫鬟,道,“你去倒一杯水来。”

    “是。”那丫鬟匆匆倒了水来,董慎将梳子放进水中,不一会,这水竟变成了褐色,与瓶中药粉的颜色一致。

    “这是怎么回事?”连曦脸上露出惊讶不解的神情来。

    “这梳子曾经用这夹竹桃番木鳖粉泡开的水浸泡过,所以,梳子上残留了毒性,这毒性很强,不易消散,老夫人日日用着梳子疏经络便不知不觉地中了毒,才导致体虚,头晕,无力气,易出虚汗,精神不济,这其实是中毒的表现,若不及时发现治疗,后果不堪设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