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四章 永远不变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三四章 永远不变

    “幸好为父早就摸透皇上的脾性,主动请罪,这才保住了爵位,可救四殿下的计划却成了泡影,白白便宜连似月捞了个一品县主,当初我向太后祈求才给了你表妹一个三品!不仅如此,你我明日一早还要亲自上相府向连似月负荆请罪,众目睽睽之下,你让我萧振海脸面何存?而这种时候,你还有心思想一个女人,萧河,你当真不配做我萧家的子孙!”萧振海越说便越发觉得生气。

    萧河跪在原地,抿唇不语,萧夫人忙掏出帕子为他擦去嘴角的血迹,道,“老爷,今日总算有惊无险,算了吧,不要再训了,河儿的性子你比谁都清楚,改日再慢慢调教吧。”

    萧振海猛地站了起来,道,“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娶十一公主,趁这段时间你在府里闭门思过,除了上朝哪里都不能去,彻底的对她死了这条心吧!”说着,他大步走了出去,一脸怒气冲冲。

    “河儿,你怎么样,疼不疼啊?快回房去,母亲替你叫林大夫来。”萧夫人看着萧河背上的衣袍下,一道一道的血痕,心疼不已。

    萧河却摇头,宽慰萧夫人道,“母亲,不用大夫了,这点小伤,毫不碍事,让奴才替我抹药便可,母亲切莫担心。”

    萧夫人叹了口气,道,“现在正是萧家多事之秋,你切莫再与你父亲置气,要一直对外才行,明白吗?”

    萧河默默地点头。

    “二哥,二哥……”这时候,萧柔在奴才的搀扶下,拄着拐杖颠簸着过来,扑到萧河的面前,抓紧了他的手臂,道,“三哥说的是真的吗?没能为救出四殿下,连似月还被封了一品县主?”

    “……”萧河点头。

    萧柔只觉得眼前一黑,跌坐在地上,道,“怎么会这样?就连父亲和二哥出马都斗不过连似月这个贱人吗?她是不是有什么妖术?”

    “小妹,连似月并没有妖术,此番我们确实是输了。”萧河虽然很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但却不得不面对现实。

    “那四殿下怎么办?我怎么办?不,不行,二哥,你不能就这么认输啊,你再想想办法,想想办法帮帮妹妹吧。”萧柔用力地摇晃着萧河的手,哭着嚷道。

    萧夫人脸色一沉,不悦地训斥道,“你没看到你二哥被你父亲打的受了伤吗?你为何只关心自己的事,对哥哥却没有半点关心。”

    “母亲……”萧柔被萧氏一顿训斥,有些委屈地闭了嘴巴。

    萧夫人冷冷看了她一眼,道,“为了救四殿下,今天全家差点把前途搭了进去,此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回房去吧,不要打扰你二哥了。”

    “……母亲……”萧柔还想说什么,但一眼看到萧河背上的血迹,只好默默地闭上了嘴巴。

    *

    一场原本该欢天喜地的寿宴,最终惊心动魄的落幕,除了连似月,连家的人仍旧是惊魂未定,各自快快地回自己房中去了。

    而凤云峥正要步出相府大门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声音,道,“请九殿下留步。”

    凤云峥回头,便见冷眉走了过来。

    “何事?”凤云峥问道。

    “大小姐说今日已晚,府中还有余事未了,请殿下明日见面,此为信物。”冷眉将一个折的整整齐齐的披风呈上。

    这披风,深藏青的颜色,云锦缎面,金丝线蟒纹缠绕,四周黑色边着白色祥云图案,华贵低调,细看,披风的边缘还有一个金线织成的“雲“字,处处独具匠心。

    这便是那日在京西铺子,连似月找莫丽娘要了面料和织线亲手做成的披风。

    凤云峥心中一阵难以言喻的喜悦,抱着这披风,道,“你和她说,我等她,不见不散。”

    “是。”冷眉颔首,道,然后抬头,看了夜风一眼,夜风顿时吓了一跳,忙往凤云峥身后靠了靠,冷眉收回目光,转身回连似月的仙荷院去了。

    “你对她做什么了?”凤云峥问道。

    “卑职……什么都没做,再说,也不敢做啊……”夜风往冷眉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见她那清冷的身影消失在了拐角处。

    “走吧,本王真恨不得马上就天亮了。”凤云峥将这一袭精美华贵的披风展开,披在身上,脸上笑意飞扬。

    走了几步,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停下脚步,道,“你留在此处,看她是否需要帮助,今晚,相府怕是还有一场战要打。”

    “是,殿下。”夜风听令,隐匿在相府门外的暗处。

    *

    连似月回到仙荷院的时候,便见连诀站在灯笼下,那橘色的光笼罩着他的周身,忽明忽暗的有种恍惚的感觉。

    她开口,喊了声,道,“连诀。”平素里,她都唤诀儿,但此刻,却是一生连诀,语气里不再仅仅是姐姐对弟弟的疼爱,反倒显得有几分冷漠。

    连诀听到这一个熟悉的声音,身子一怔,猛地转过身来,见这人就在眼前,便张了张嘴,道,“你回来了。”

    这一次,他也没有喊姐姐,而是用了一个“你”。

    两人似乎第一次以姐弟之外的关系面对彼此,

    “进去吧。”连似月抬脚,走了院子里面,连诀稍顿了一下,跟着走了进去。

    走到里面,便见连诀去年送来的那盆海棠在窗户底下,开了花,风吹动,花枝浮动,散发隐隐香气。

    “大小姐,少爷,奴婢去准备着吃的。”青黛在一旁道,以往,这样的时候,连似月和连诀总要在一块美美地吃上一顿才能满足。

    “不用了,青黛,你先进去。”但是,连似月却道。

    “是。”青黛低头,侧身走进了屋子里面去。

    “对不起,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今天……”连诀的脸上充满了歉意。

    “如果不是你,今天十一公主不需要逼着自己嫁给萧河,她为我们做出了牺牲!”连似月蓦地抬手,目光看向连诀,道。

    “……是我对不起她,我永远都欠她的。”

    “……”连似月叹了口气,道,“连诀,你听好,我只说一次,此生,我都不会以姐姐之外的眼光去看待你,更不会对你生出姐弟之外的感情,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以及未来,在我的心目中,你永远都只是我的弟弟,你明白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