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一章 一出好戏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三一章 一出好戏

    “大小姐,她,她的脸皮被奴婢,撕,撕下来了,奴婢……奴婢怎么会这么大的力气。”泰嬷嬷瘫坐在地上,脸色惨白如蜡,双手不停地发抖,她不敢相信自己把一个人的脸皮都撕了下来。

    一旁的青黛也瑟瑟发抖着,看着那张人皮,不知所措。

    九殿下凤云峥看了看两旁的侍卫,侍卫微怔,松开了手,他信步走到这慧芝的面前,伸手——

    “啊!”还未掀开那头发,围观的众人便吓得尖叫出声,生怕头发下面看到的是一张血肉模糊没有人皮的脸。

    “不,不要!”慧芝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脸,移动着身体往后退。

    “不对,这人皮上面,没有血。”连诀突然弯腰,将脸皮捡了起来,放在手里。

    凤云峥朝一旁的夜风示意,夜风迅速上前,轻易地制住了慧芝,掀开了她的头发,将那张脸暴露在众人的面前。

    “……”慧芝用力地缩着头,但是没有用,夜风有办法让她动弹不得。

    而这张脸完全暴露出来的时候,萧振海和萧家三子顿时一愣,那脸上的疑惑转换成了错愕——

    “这……”

    “她是……”

    “这不是慧芝,这不是慧芝啊!皇上。”连昭仪看着眼前这张完完好好,却全然陌生的脸,惊讶地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又是谁?”

    周成帝脸上露出一抹疑惑,眉头慢慢皱紧。

    “怎么会这样?”萧河快步走到“慧芝”的面前,一手捏住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凑近了,仔仔细细地打量着他亲手抓回来的人——

    这个人,确实不是他抓回来的慧芝!

    他只觉得当头棒喝,头一阵发黑,捏着“慧芝”下巴的手,禁不住颤抖,他猛地回头,看向连似月,却见连似月那看起来惊慌的脸上,闪过一抹讥讽的笑意。

    被连似月耍了!

    顿时,一种被戏弄的感觉涌上萧河心头,他一把用力放开了“慧芝”,往连似月身边走去。

    “萧河。”但是,他才起身,一把折扇便抵住了他心脏的位置,他抬眸,看到了九殿下的脸,他脸上明明带着温润如玉的笑意,他的声音明明听起来云淡风轻,但眼底的寒意却足以令人感到退缩,语气里散发着令人难不得不臣服的力量——

    “九殿下。”萧河最终退回了脚步,躬身,恭敬地道。

    凤云峥转身,面向周成帝,道,“父皇,原来此人并非那日的宫女慧芝,而是易容乔装的,儿臣看来,这是为了药陷害儿臣与连似月安排好的棋子。”

    萧振海近乎惊呆地看着那张陌生的脸,久久地回不过神来,他用力地眨了眨眼,再看着“慧芝”——

    不,不可能?那慧芝在萧家的地牢里关了几天,他们收服她,与她合谋的时候都未看出任何异常,此刻怎么会……扯下一张人皮来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父皇,若这‘慧芝’佯装成功,试问谁会是最大的受益者呢?看来,四王兄和萧国公还真是不死心呢。”凤云峥清冷淡薄的目光缓缓看向萧振海,饶是萧振海纵横沙场多年,杀敌无数,仍旧被九殿下这一眼所震慑了。

    实际上,凤云峥早想到萧振海和萧河并非等闲之辈,牢狱之中的凤千越也会对他们加以提点,最终会怀疑慧芝这条线,果不其然,萧河暗中四处查探慧芝的下落,他本来调查的十分严密,但却终究未能逃过凤云峥的重生之眼。

    于是,他和月儿那日便决定,若萧家要找慧芝,那就来一个将计就计,一劳永逸!

    萧振海心头一惊,立即跪下,道,“皇上,微臣心中现在也充满了疑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微臣一头雾水……”

    “呵呵,萧卿家心中充满了疑惑吗?朕心里的疑惑只怕更大了。”周成帝一脸威严的神情,目无表情地看着萧振海。

    “皇上恕罪啊,此事必有蹊跷……”

    “你是谁,为何假扮宫女慧芝?你有何目的,你受何人指使?”凤云峥不理会萧振海,直接问跪坐在地上的女子,即便是审问,可他依旧那般云淡风轻,一袭银袍下,铮铮傲骨里散发着高贵优雅的气度,令人不由自主地仰视着他。

    “皇上饶命,九殿下饶命,小女子,小女子是青城班烟霞……”

    “青城班烟霞?”

    那连延涛一听这名字,顿时耳朵竖了起来,他几步走过来盯着这叫做烟霞的女子一看,顿时眼底放光,说道:

    “皇上,这人卑职见过,应该是青城班的台柱子,前些日子还在唱呢,这阵子就不见了,原来,是来假扮宫女来了。”

    “三爷……”烟霞见到连延涛,不由地唤了一声。

    “真是青城班的烟霞,皇上,这烟霞卑职知道一些,她除了唱戏,最擅长的便是易容,只要她见过一眼的人,都能乔装,能到达真假不分的地步。”连延涛十分肯定地说道。

    而三夫人刘氏见连延涛一副因为认出个戏子而得意洋洋的蠢样子,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连似月则安静地笑了——

    这阵子与她这三婶走得近,也算是得到不少外头的“情报”的,比如从刘氏嘴里咬牙切齿吐出来名字的“烟霞”,她在连似月面前义愤填膺地说此人擅长易容,经常把自己易容成不同的样子取悦不同的客人,据说还曾照着画像易容成为西施过,连延涛有段时间很迷她的戏,真是个不要脸的小贱货。

    而连似月却悄无声息地找到了这刘氏口中“不要脸的小贱货”……

    “呵呵,呵呵呵……”连似月突然笑了,脸上却一抹悲愤,道,“皇上,萧国公这是为了救四殿下出来,故意找了这个会易容的烟霞来,假扮已死的宫女慧芝,然后冤枉臣女和九殿下的名声,臣女恳请皇上为我正名。”

    说着,连似月背脊挺直了,一脸坚定,不屈不挠地看着周成帝,猩红的眼底噙着一丝泪意,似受到了天大委屈一般——

    连似月都觉得自己的演技越发的炉火纯青了!

    周成帝眸间的怒火慢慢地凝聚在一起,威严而锐利的目光猛然间看向萧家的人——

    “你们在朕的面前,真真演了一出好戏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