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九章 慧芝反口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二九章 慧芝反口

    “皇上,四殿下被疑说谎,后来正因有了这个宫女的反咬,四殿下才坐实了陷害连似月之名,这名宫女也因此被投井焚烧,此刻四殿下在地牢里,宫女却好好地活着,这是不是说明当日四殿下是被冤枉的?他并没有说谎,他是真的看到了要陷害皇上的人?”萧振海逐点分析道。

    周成帝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缓缓地转身,深沉的目光落在了连似月和凤云峥两人的身上——

    “快说!”萧河唰的拔出利剑,抵住慧芝的脖子,目光中散发出森冷的寒意,道,“是不是你诬陷了四殿下?”

    来了,等了近一天,今日的重头戏终于还是来了,连似月唇角微微轻撇,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转瞬即逝。

    “奴婢,奴婢……”慧芝浑身战战兢兢的,声音哆哆嗦嗦,抬眸看向连似月和凤云峥的方向,她眼神一个闪烁,再猛地垂眸,不敢再看他们了。

    这时候,连昭仪按捺不住了,她几步上前,道,“慧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没死?你怎么会在相府?我已失去了四妃之位,如今你再不说实话,可是要再将我推入冷宫?”

    慧芝始终是她宫里的人,无论如何,她都摆脱不了嫌疑。

    “娘娘,对,对不起,娘娘。”慧芝匍匐在地,不禁落下眼泪,一副对不起连昭仪的模样。

    萧振海眸间闪过一抹沉思,道,“皇上,只怕此女暗中受人要挟,不敢说实话,事关四殿下清白,微臣恳请皇上饶她不死,让她说出实话即可。”

    周成帝点头,道,“准奏。”

    “皇上已饶你不死,还不快说?是不是有人指使你陷害四殿下,若再有半句妄言,定要大刑伺候伺候你!”萧山见这慧芝迟迟不开口,忍耐不住,问道。

    慧芝内心似受过一番强烈的挣扎,朝着凤云峥和连似月的方向磕了个头,眼泪从脸庞滑落,道,“九殿下,大小姐,奴婢,奴婢对不住你们了了!”

    说着,她向周成帝跪拜,道,“回,回皇上,奴婢当日,其实是受大小姐和九殿下指使,反咬四殿下的。”

    “什么……”周成帝猛地再看向凤云峥和连似月,连延庆也猛地一惊——

    这两人顿时一愣,脸上同时露出一抹震惊的神色,双双跪在地上,道——

    “父皇明察!”

    “皇上,并无此事啊皇上。”

    “呵!”萧振海哂笑一声,道,“还是听这宫女说说当日到底是怎么回事吧,四殿下可不能承受不白之冤呐。”

    “继续说!”周成帝紧抿着唇,脸上的表情已十分阴沉。

    “是,九殿下还向奴婢允诺,只要一切听他的安排,先是故意装作指证连家大小姐,然后再恰当的时刻反咬四殿下一口,他不但会保住奴婢的命,还能让奴婢回老家与心上人成婚。

    事成之后,奴婢果不其然被太后下令赐死,是九殿下的侍卫夜风大人救了奴婢,再将一具女尸推入井里,造成奴婢被火烧焦的假象,最终蒙骗过了所有的人。

    本来,九殿下打算让夜风大人用马车带奴婢离开京城,谁知因为城门守卫森严,奴婢出不了城。

    最后,大小姐说,她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奴婢带回了相府。因为,因为今天丞相大人生辰,没想到皇上和昭仪娘娘突然驾到,奴婢怕被撞见识破,便穿了伙夫的衣裳,偷偷躲在假山里面,本来就这么,就这么过去了,谁知,刚才刚才有条蛇爬到奴婢的脚上,奴婢……”

    慧芝滴水不漏地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她越说,周成帝的脸色越发铁青。他眸子微微眯起,看着面前跪着的凤云峥和连似月。

    连似月苦笑了一下,这慧芝的一番话看似战战兢兢说出来的,其实非常完美地将凤云峥和连似月都定了大罪——

    这番话,必定是有人教她说的。

    “皇上,不管如何说,这宫女没有死,还躲在相府,已足以说明四殿下是冤枉的啊皇上。”萧振海冷看了连似月一眼,再颤抖着声音向周成帝说道。

    “不,皇上,她说谎,臣女并没有与她勾结,更没有将她带回相府,皇上请您明鉴。”连似月浑身颤抖着,脸色惨白,仿佛一个被冤枉的人,她哆哆嗦嗦地指着慧芝,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这般陷害我?”

    “父皇,此女颠三倒四,说的话根本不足以采信!儿臣倒是怀疑,有人为倒打一耙,当日暗中救下这宫女,再以此要挟,让她今日当着众人指证儿臣和连似月。”待连似月说完,凤云峥也立即反驳了萧振海的话,那锐利的目光看向慧芝,慧芝则低头,不敢看他。

    “皇上,九殿下所说,未尝没有道理啊。”连昭仪在皇帝的身旁,小声地说道。

    “呜……”这时候,人群中突然有个奴才哭了起来,双膝一软,就跪在了地上。

    “什么人?”连延庆立即喝道。

    “奴,奴婢……奴婢喜秋,拜见皇上……”这叫做喜秋的丫鬟跪在地上,连似月看了一眼,对这丫鬟似有些印象,她又要干什么?

    “皇上正在审案,你哭什么?”连延庆沉脸,问道。

    “奴婢,奴婢害怕,皇上,皇上饶奴婢不死吧。”喜秋说着,又落下了眼泪,道,“奴婢几天前,曾,曾经在相府见过这个慧芝。”

    “你是在何处见到的?”萧振海问道。

    “奴婢是,是浣衣房的,前两日给大小姐院子里送衣裳,因为奴婢粗心,多走了一趟,第二次去仙荷院的时候,看到这个面生的丫鬟在仙荷院,还听到大小姐说过两日就送她出府,去南方老家安生,当时大小姐还给了她一个贴身的玉佩。”喜秋指着慧芝,因为害怕,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

    “玉佩是什么样子的,你可看清了?”萧振海继续问道。

    喜秋一边回忆着,一边说道,“奴婢看的不是十分真切,是个圆形的,中间有金子。”

    “搜她的身。”周成帝下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