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五章 喜欢的人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二五章 喜欢的人

    连似月笑了,她一边拖延时间想办法,一边道,“哦,我总算明白了,原来三妹是为了自己的亲娘,才策划了这么一出戏来陷害我和连诀。”

    “呵。”连诗雅也冷笑,“大姐,证据如此明显,你不要再妄想为连诀开脱了,你和连诀苟且,败坏连家名声,实在不要脸,今天你休想再把白的说成黑的。”连诗雅死死咬住证据,不肯放松

    “住嘴!”连母猛地站了起来,厉喝一声,她只觉得眼前一黑,拼了命才算撑住了,“我的乖乖孙诀儿和深明大义的好孙女月儿,绝不会行这种不伦之事,萧氏被休,是她行事不端,咎由自取,与旁人没有任何关系,你为了萧氏,不惜陷害诀儿和月儿,实在该死。”

    “连老夫人,舍妹本为萧家嫡女,却委屈进连家为妾,这么些年来,兢兢业业,为连相生育,如今还怀着身孕住在外面,老夫人这么说,实在让我萧家感到寒心呐!”萧振海站了起来,眼神沉痛地说道,一副要维护自家妹妹的架势。

    “萧国公,我连家对待妾室和庶女向来宽和,若非萧氏言行失德,实在不可原谅,我连家又怎么将她赶走?令妹在连家犯下的罪行,简直罄竹难书!若不是延庆顾念旧情,网开了一面,早就送宗人府查办了!”连母也冷哼了一声,道。

    “祖母,皇上在此,我若是为了我娘说虚言,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知道连诀这个丑事的,还有一个人,她的话您总会相信的。”连诗雅大声地说道。

    然后,她走到十一公主凤令月的面前,凤令月的手中也正拿着一张诗词,手正有些发抖,这诗里的情义好深呐,连诀果真如此喜欢着连似月呢!

    她抬头,看着连诗雅,眸间有些泛红。

    连诗雅道,“当日九殿下和公主来府中做客,连诀还曾经亲口向十一公主承认过喜欢亲姐姐的事,公主知道真相还狠狠骂了连诀,这都是我和我娘当时听到的。公主,您说,当日在桃花树下,连诀是不是当面向您承认他喜欢连似月?”

    十一公主只觉得当头棒喝,一盆冷水从头顶浇下来,浑身彻骨的冰冷。

    “公主,您说啊,您知道内情的。”连诗雅目光紧紧地盯着十一公主。

    “……”十一公主没有说话,她缓缓抬起头来,看向连诀,连诀也恰好朝她看了过来,两人的目光都颤抖着,眼中泛着薄薄的雾气。

    她刚刚才向连诀保证,一定会为他保守秘密,可现在……这个秘密却突然被捅破了,一切来得这样猝不及防,令她有些不知所措。

    “令月儿,你说,连诗雅所说是否属实,连诀曾经亲口向你承认过喜欢亲姐姐的事吗?”皇帝看向十一公主,问道。

    顿时,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十一公主的身上,而十一公主始终紧闭着唇,没有说话——

    连似月看着她,在脑海中迅速地思考着现在的形式,现在连诀的心意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让她和连诀一起走出这个困境——

    同时,凤云峥也在脑海中想着同一个问题——

    是不是要将连诀的真正身份揭露出来了?

    “令月儿……”皇帝再唤道。

    “……”十一公主再次看向连诀,连诀也正看着她,他的眼中是那令人心碎的眸光,而凤令月感到自己的心则碎在了他的目光里。

    终于,她缓缓看向周成帝,镇定地摇头,道,“没有,父皇,儿臣(公主也可自称儿臣)从未听连诀说过喜欢亲姐姐连似月的话。”

    连诗雅一愣,脸上得意洋洋的神情敛去,她猛地抬起头,道,“公主怎么能在皇上面前撒谎,你明明听到了,你当时还气哭了,你说没想到连诀是这样的人,你对他感到很失望,你说你怕你会不小心把秘密说出来,所以让连诀以后不要再去找你!公主,你怎么能撒谎呢?”

    “我没有撒谎,我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话,是你在撒谎,你是不是不喜欢连似月和连诀,所以故意污蔑他们?”十一公主原本慌张的眼神蓦然间变得凌厉,她狠狠看着连诗雅,质问道。

    “我若是污蔑,这么多人,我又何必将公主牵扯进来?”连诗雅万万没有想到,十一公主竟然矢口否认地如此坚决。

    “这样才显得你的谎言更加可信啊。”十一公主淡淡地道。

    “那公主敢发毒誓吗?敢发毒誓说自己没有撒谎吗?”连诗雅豁出去了,这么好的证据,这么好的时机,她今天无论如何,一定要扳倒连诀和连似月!

    “大胆,你竟敢逼公主发毒誓你,你不要命了……”连延庆厉声呵斥道。

    “我敢!黄天在上厚土在下,天地为证日月为鉴,若我凤令月今日所说有半句虚言我……”

    “公主!”连诀往前一步,唤道,他不能,他不能让公主为了他去发可怕的毒誓。

    为今之计,还剩下最后一条路,让所有人知道,他并非连家的亲骨肉,而是——那高台之上的男子的孩子。

    但是,凤令月却向他摇了摇头:连诀啊,答应你的事,我一定会做到的。

    “黄天在上厚土在下,天地为证日月为鉴,如我凤令月所说有半句虚言,我将来一定不得好死,死后不能认祖归宗,魂飞魄散不得善终!”

    凤云峥和连似月两人猛地抬头——

    死后不得认祖归宗?这是十一上一世的宿命啊!怎么这一世,她也发下了这样的重誓?

    十一公主所发毒誓字字泣血,句句诛心,在场的人内心都受到了极大的震撼,没有人去怀疑她说的话的真实性。

    “公主,你何必如此……”连诀只觉得自己的心都碎了,嘴中喃喃地道。

    但是十一公主看向他的时候,脸上却带着一丝笑容,朝他微微地摇了摇头,她用眼神坚定地告诉连诀——

    我凤令月既已下定决心保护你,保护你的秘密,便一定会做到底,我不知你和你的姐姐会用什么方法度过难关,但是,我不会让你涉半分险的。

    在我的心目中,你永远是那个送我一头小鹿的美好少年,给我孤寂的冷宫岁月带来了莫大的快乐。

    我会守护你,用我的方式。

    !

    十一公主又看向连似月,微微地向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什么都不要做。

    连似月手下一紧,她似乎已经明白过来十一公主要干什么了。

    连诗雅又一次万万没有想到,这十一公主当日明明听到了连诀的真话,今天为了保住这对姐弟,竟然发下这样的重誓,她的脸色顿时有些发白,喃喃地道,“公主,你真的不怕誓言成真吗?”

    凤令月双手环胸,微昂起下巴道,唇角带着一丝哂笑,道,“我又没有说谎,我怕什么。”

    “好!那连诀呢,你要怎么解释这些情诗呢?每一首都有一个月字,每一个落款处都是慕月两个字,你千万不要说这只是巧合。”连诗雅看向连诀,问道。

    “这些情诗是连诀写给我的。”十一公主突然淡淡地说道。

    “什么,公主你……”连诗雅猛地转头,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十一公主。

    十一公主耸了耸肩,哂笑一声,扬眉,骄傲地道,“怎么,你不知道本公主的名字叫凤令月吗?”

    所有的人,包括皇帝也猛然间愣住了,是啊,这连诀所有的诗词里面都是一个“月”,但并未说是连似月啊,十一的名字里不也正正经经有一个“月”字吗?慕月,这也是说得通的。

    公主……连诀猛地一颤,心头似被重锤击打,久久回不过神来。

    “令月儿!”萧河猛地站了起来,快步走到十一公主的身边,道,“你!你说可是真的?”

    “当然,事关我的名节,我为何撒谎?”

    萧河狠狠看向连诀——

    这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竟敢对令月儿动心思?这世界上,他绝不容许任何人喜欢令月儿!任何人都不行!

    连似月看向凤令月,只见这十一公主她脸上带着一丝高傲的笑意,眼底全然的无谓,但是,她却分明看出她唇角在颤抖!

    “连诀,十一所说,是否为实,这诗,是你写给她的吗?”皇帝问道。

    “我……”

    “当然是!父皇,你这么问是不是不相信令月儿也是有人喜欢的啊。”十一公主不想连诀为难,于是不等他说话,就一把抢过话茬,带着些撒娇的语气,道。

    “哈哈哈哈!”众人还在因为这反转的剧情久久回不过神来的时候,周成帝却突然哈哈大笑,道,“没想到,真没想到啊,连诀喜欢的人原来是令月儿啊,那一回为了救连似月,跑到朕的荣元殿来,说要告诉朕一个秘密,就是这件事吧。”

    “……”连诀唇角动了动,脸上露出一点艰难的笑意。

    “呵呵呵……”十一公主也眯着眼睛笑了起来,笑的眼睛弯成了两弯可爱的月牙儿,那眸间一抹落寞转瞬即逝。

    “那你呢,你告诉父皇,你喜欢连诀吗?你上次不是不同意朕将你赐给天宝大将军萧河吗?莫非你喜欢的人,是连诀不成?”周成帝又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