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二章 不许弹琴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二二章 不许弹琴

    “你真是这么想的?不会觉得我是一个说话不算话的人吗?”

    “嗯!”连诀认真地点头,说道,“永远都不再见面这句话,不需要当成誓言,这只是生气的时候说出的话,你说对吗?”

    十一公主听了,顿了顿,接着脸上慢慢露出一些窃喜,然后轻咳了一声,摆出一本正经的模样儿,道,“咳,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本公主就收回成命吧,‘以后都不再见面’这句话从现在开始作废了。”说完,她就呵呵地笑了。

    “好,就这么说定了,呵呵。”连诀见她又像以前那样,端出公主那一副骄傲的模样,跟着她一块笑了起来。

    她还是这么乐观,冷宫的生活并没有将她的棱角磨平,她像是一株长势旺盛的火掌,不屈不挠地活着,宫里环境复杂,她没有被打倒,却也没有学会尔虞我诈。

    十一公主的笑容慢慢地凝固了,她的心头微微一颤,那缱绻如风的目光悠悠地落在连诀明媚的的脸上,他在笑,笑容如春花般灿烂,又如秋月般多情,可是她看在眼里,心里却一阵一阵地发疼。

    “连诀,你每天……都过得很辛苦吧。”她突然问道。

    喜欢自己的亲姐姐啊——

    背负着这样不容于世的感情,可偏偏又不能逃避,还能日日见到那个人,藏着这样甜蜜又痛苦的感情,心里该有多辛苦啊。

    她说中了他的心事!连诀脸上的笑容,慢慢地凝固在了脸上,眼底释放出一丝深沉的落寞,只有在她这里,他才能不加掩饰地释放他对姐姐的感情。

    “公主……”连诀的声音,透着一丝颤抖。

    十一公主的眼底分明有泪,但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我知道,你没有办法向任何人诉说,藏在心里一定非常痛苦,你可以和我说,我以前说我怕我会忍不住把你的秘密告诉别人,但是现在我知道,我长大了成熟了,我会为你死守着这个秘密的,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可怜的公主,其实,你也只是知道秘密的一半而已,还有一半,是我不能对你说的啊。

    “公主,谢谢你。”他站在她的面前,当微风拂过的时候,他这样对她说,声音随风消散在空气中。

    “宴席开始了,我们进去吧。”十一公主低着头,从他的面前走过。

    “公主……”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连诀唤道。

    “连诀……”十一公主回过身来,她恰好站在了一颗桃花树下,那嫣红的花朵映衬着她的脸,人比花娇。

    “那你呢,也很辛苦吧。”她曾经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啊。

    十一公主的脸上露出一抹虚浮的笑意,摇头,道,“我不辛苦,我很好,我已经习惯了,我现在很喜欢做事,挑水,洗衣服,洗碗,我都很喜欢,连诀,不要内疚,我说过,你什么都改变不了,所以,不用觉得抱歉,这和你无关,这是我父皇和母后之间的事,而我,是他们的女儿。”

    说着,十一公主转过身,不再停留,进入了宴会厅内。

    萧河看着凤令月和连诀两人一前一后地进来,而且他发现令月儿的脸色似乎有些异常,目光里闪过一丝疑惑。

    殿内,宴席继续着,乐声响起,众人一一离开座位,纷纷向连延庆道贺寿喜,连延庆则站了起来,与众人敬酒,整个宴席上一片其乐融融的氛围。

    连诗雅看着宴席渐渐进入高潮,便觉得时机已到,她已经很久没有在宴会上出过风头了,又怎么会放过今天这个绝佳机会呢,她练了那么久的曲子,定要在今日一展身手。

    想到这,她站起身来,悄悄走出大厅,外面孙嬷嬷正候着,秋景和白薇的手中抬着一架古琴。

    “三小姐。”孙嬷嬷上前,“准备好了吗?”

    “可以了,这一次,我定要技压群芳,让连似月羞愧地抬不起头来!”连诗雅目光中流露出一抹不加掩饰的野心,还有心中打的小小如意算盘——

    今天,四殿下凤千越虽然没有来,但是,她今天的表现总会传到他的耳朵里去的。

    “你们两个,替三小姐将古琴拿进去吧。三小姐,你苦练了一个多月,今晚定能令所有人对你刮目相看的,老奴听过三小姐的琴音,是一等一的。”孙嬷嬷对连诗雅露出鼓励的眼神,道。

    “你说得对,孙嬷嬷。”连诗雅用力地点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今天是时候了。”

    “站住!”然而,当她在转过身准备和古琴一起走进大厅内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一个喝令的声音。

    回头一看,只见,三房的刘氏在丫鬟和婆子的簇拥下,穿着一身华贵的衣裳走了过来。

    “三婶。”连诗雅礼貌性地唤了一声。

    刘氏在她面前停下脚,上上下下打量了连诗雅一眼,最后目光落在那架古琴上,口气冷漠地问道,“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去?”

    连诗雅眉头微皱,道,“三婶,今日是我父亲寿宴,我为表孝心,虽然本来琴技就属上乘,但仍旧苦练了一个月的琴技,如今这一首《平沙落雁》已达出神入化的境界,父亲听了定会非常享受,这曾经是他最喜欢的曲子。”

    “把琴收起来吧,不用去了,没有预备让你弹琴献艺的时间。”谁知,刘氏却冷冷地说道。

    连诗雅顿时脸色一沉,不悦地道,“三婶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身为女儿在宴席上给父亲弹奏一首,让他高兴都不行吗?”

    “呵呵,你真的觉得他会高兴吗?”刘氏有些嘲讽地看着连诗雅,道,“诗雅儿,你说你怎么这么没有眼力见呢?啧啧啧,我该怎么说你才好,你那亲娘被一份休书打发,后来腆着脸想回来结果又被赶走的丑事这京都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你知不知道外人将你们母女说的有多难听?

    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你说你把自己弄得跟坨金子似的闪闪发光的出现,老夫人就已经很不高兴了,和我们说你不懂得收敛,不知道低调,不知道羞耻。你这会还要当众献艺,你这是让这大厅里面所有的人都想起你娘来,让你父亲丢脸,让整个相府丢脸,你说老夫人会同意吗?”

    “你!”连诗雅顿时脸色一阵苍白,气的差点晕倒,“三婶,你可别忘了,我是三品的县主,什么丢脸?你是说皇上赐封的县主是个丢脸的人吗?”

    “好了,你呀,也就别拿县主压我了,咱们老夫人还是一品的诰命夫人呢!一品诰命夫人还不能和三品县主说上话?”刘氏哂笑一声。

    “三婶,你不要欺人太甚!”连诗雅被她一席话说的有些无地自容。

    “哟,这可不关我的事,这是老夫人的意思,望你要么回清泉院去,要么老老实实呆在宴席上,不要想着有的没的了。”刘氏说道。

    “祖母当真这么说?”连诗雅心里觉得受到了奇耻大辱,眼底泛出眼泪,问道。

    刘氏顿了顿,道,“当然,我只是来传话的,不过我想想,老夫人的顾虑也是很有道理的,诗雅儿你就听从了吧,啊。”

    “这到底是老夫人的意思,还是三夫人您的意思呢?”这时候一旁的孙嬷嬷突然问道。

    刘氏听了,顿时眼睛一瞪,气不打一处来,上前几步,扬起手狠狠一个耳光扇在孙嬷嬷的脸上,道,“你这老贱妇,你算什么东西?你竟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给我跪下!”

    “三婶,这是我舅舅送来的人,你也敢打!”连诗雅见刘氏居然当着她的面打她的奴才,便忍不下这口气。

    “管她谁送来的人,到了连家就是连家的人,身为连家的奴婢竟敢对主子不敬,打她一巴掌算是轻的,叫她以后还敢对主子呼呼喝喝的。”刘氏毫不示弱,狠狠瞪着孙嬷嬷,再果断一声令下,“把琴卸了,拿走。”

    几个嬷嬷和丫鬟走了过来,将秋景和白薇手中的古琴夺走了。

    孙嬷嬷脸上顶着一个巴掌印,一阵红一阵白,但是眼前这好歹是连家的三夫人,也不能与她冲突,只能哑巴吃黄莲暂时忍下了。

    “三婶,你不要拿着鸡毛当令箭了,是连似月让你来的吧。”连诗雅紧攥着拳头,冷冷地道。

    刘氏目光轻微闪烁,道,“诗雅儿,你呀,你要认清眼前的形式,今时不同往日,没什么人会在乎你弹奏曲子,你上去也是白搭,还惹得你祖母和父亲不高兴,何必呢,是吧。”刘氏说着,示意丫鬟婆子将古琴拿走了,再走上前,拍了拍连诗雅的肩膀,有些嘲讽地道,“好了,进去吧,别想不通了,认命吧,你就是不如似月,你永远都别想夺走她的位置,还有,你的脚,难道一辈子穿着一高一低的鞋么,脱了鞋照样是个跛子啊。”

    连诗雅看着自己的古琴被拿走,抢都抢不回来,又被刘氏言语侮辱,紧紧地握着拳头,浑身颤抖着,咬紧了牙关,眼底的恨意几乎要燃烧起来。

    “三小姐……”

    “……”连诗雅不待孙嬷嬷说什么话,猛地转身,往寿宴厅里走去,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