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一章 你忘了吧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二一章 你忘了吧

    萧振海一笑,今日他倒要亲自出马,让她知道他萧振海三个字意味着什么。

    “舅舅,表哥……”连诗雅款款走到萧振海的面前,颔首,恭敬地道。

    萧振海抬眸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表情,道,“嗯。”末了,又多看了她一眼,问,“准备好了吗?”

    “嗯。”连诗雅心领神会。

    “老爷,老夫人……”而这时候,那连府的家丁急急忙忙地跑进,道,“前,前面的人来说了,皇,皇上同昭仪娘娘和公主一块来了。”

    什么?皇上来了?

    顿时,众人大惊,皇帝亲自来参加连相的生日宴席,这连相在朝中的地位看来要超过萧国公了!

    连延庆又惊又喜,他忙对连家子侄道,快,准备好,去大门口跪迎。

    于是他和连母两人匆匆回内室换了衣裳,连母换上了一品诰命夫人的冠服,在宋嬷嬷和黄岑的搀扶下匆匆到了门口,和几个儿子一起跪在门口,准备迎接。

    连诀和连似月这对嫡子嫡女则跪在最后面,宴席厅内所有的大小官员跪迎,皇子公主则全都到大门口迎接一一跪在地上——

    “皇上驾到!”

    大约过了两刻的时间,一辆明黄色顶的马车出现在众人的眼中,前头是宫中禁卫军首领姜克己率领的禁卫军,大约皇帝不想过于高调,随行的人员并不是很多。

    不一会,轿帘掀开,便见一袭绛紫色盤領窄袖袍常服的周成帝一脸和颜悦色地走了出来,头戴翼善冠,冠上是金质二龙戏珠,浑身散发着帝王独有的威严。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人气气跪拜,高呼道,一时之间,高亢的声音响彻了整个相府。

    “平身。”周成帝抬手,道。

    “谢皇上恩典。”

    连延庆躬身向前,匍匐在地,眼底泛红,感激不尽地道,“皇上,微臣实在惶恐,如此厚爱,微臣,微臣唯有肝脑涂地,方能汇报。”

    “连相为朝廷殚精竭虑,朕前来为你祝寿,是应该的,哈哈哈。”皇帝向前一步,单手将连延庆扶起,又对连母道——

    “老夫人请起。”

    “谢皇上恩典。”连母声音有些颤抖,这还是皇帝头一回亲自到场为臣子庆贺生日,这对连家来说,是天大的荣耀。

    连似月低头,微微抬眸观望,不得不说,周成帝虽不是什么明君,但是在运用帝王平衡之术方面,还是很有一套的,该礼贤下士的时候也会礼贤下士。

    紧接着,连昭仪和十三公主凤瑭瑶也出现在众人眼中,由嬷嬷搀扶着下了马车。

    令人吃惊的是,那随着废后一同打入冷宫的十一公主凤令月随后也出现在众人的眼中,她的穿着相较于十三公主来说来简单很多。

    “令月儿……”萧河一愣,她怎么也来了?他的眉头微微皱起,今天会发生不可想象,不可控制的事情,这些事他都会亲自参与,他一点也不想她看到他残酷的一面。

    连诀在看到十一公主的那一刻,惊讶过后,朝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这笑容看在十一公主的眼里,她心头微微一颤,手不由地拧着手中帕子,再却微微别过脸去,不看他了,连诀愣了一下,脸上笑容凝固了。

    “连诀!”这时候,皇帝突然当着众人的面看向连诀,喊了一声道。

    “诀儿,还不快跪拜皇上!”连延庆见连诀竟有些发呆,忙轻声斥道。

    连诀回过神来,躬身,颔首道,“连诀拜见皇上。”这个男子,才是他亲生的父亲,而也许,他们一辈子都不会相认,想到此,连诀袖中的拳头暗暗地握起。

    “哈哈哈,起来吧,连相,你这个儿子,将来可不得了啊。”皇帝竟然在众人的面前夸了这个还没有任何功名的少年,这令连延庆大喜过望,而萧振海的脸色却沉了沉,在整个京都,他的儿子才是最耀眼的,还轮不到别人,更别说眼前这乳臭未干的臭小子罢了!

    连似月和凤云峥则不由地对视了一眼,眼中闪过只有彼此才懂的讯息。

    皇帝落座后,宴席正式开始。

    连母已经临时让戏班改了唱戏的曲目改成了《王母蟠桃宴》和《穆桂英挂帅》,以此表达对太后和皇帝的感恩和忠诚之心。

    那些穿着水红色缎面裳,石青色棉裙的清秀丫鬟们在席间有条不紊地穿梭不停,根据各人的等级和口味,将食物一一端上。

    众人言笑晏晏,其乐融融。

    连昭仪则坐在皇帝的身旁,脸上露出微微的笑意,她仿佛还是那个淑妃,没有降过分位似的,满足地坐在皇帝的身边,十三公主也依旧乖巧,不时和皇帝说一两句话,逗得皇帝笑意连连。

    连似月淡淡地看着连昭仪,眼角溢出一丝讥讽,这忍耐的功夫,她远远超过了家里原先那位萧氏。

    连诀落座后,目光不由地再看向十一公主,只见她坐在姐姐连似月的身旁和她说这些话,接着便见她和身旁的丫鬟说了几句话,然后起身走了出去。

    “少爷……”四九发现少爷有些走神,便唤道,但是连诀已经离开席位,走了出去。

    十一公主心境再不似从前,方才在大厅内片刻,竟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出来走了一圈后,才准备回去。

    “公主!”然而,她才一转身,便看到那一抹冰蓝色的身影,一抬眸,便看到连诀那张如画的脸庞,她一愣,转身就走。

    “哎,公主!”连诀迈着修长的双腿,快步走了过去,一直走到她的面前,道,“你怎么看到我就跑呢?”

    十一公主脸上有些微微发烫,她别过脸上,脸上却不由地有一丝骄傲,道,“我说过,以后都不再见你的,莫非你忘了?”

    “噗嗤……”连诀忍不住笑了。

    十一公主一愣,继而转过身来,不满地瞪着眼前的人,道,“你笑什么?”

    “哎!”连诀叹了口气,道,“真是个孩子一样的人啊,那么牢牢地记着生气的时候说的话,公主,那些话我已经忘了,公主你也忘了吧,我们都还这么小,又不会死,怎么可能再也不见面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