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O章 势均力敌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二o章 势均力敌

    “快看,那是连家的三小姐吧。”宾客中突然有人高声道——

    只见连诗雅正款款走进来,如同一朵繁花,盎然绽放,刹那间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比起连似月的粉黛淡施,她脸上的妆容描绘的更加的精致,从远山眉黛到嫣红的樱唇,眼梢更别具匠心用胭脂轻点两个红点,隐隐含着淡淡的妩媚和旖旎哀愁

    她今日特意穿了一袭精心定制的淡紫色衣裙,透着浅浅的银辉,那裙摆上绣着梅竹的图案,华贵中又显高洁傲岸,那软绵的柳腰不盈一握,随着走动,腰间漾起无限风情。发饰则是京都还未流行开来的倾髻,发间挽着一支点翠祥云镶金串珠凤尾簪,耳际摇曳着景泰蓝镶红玛瑙坠子。

    她脸上含着浅浅的笑意,仿佛脚踏祥云,款款而来。

    一时之间,席间众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她的身上,连诗雅微微昂起高傲的下巴,她非常满意这样的反应——

    孙嬷嬷说的对,只要她将最美好的一面展现出来,众人便会忘记她曾经出过的丑。

    连家其他几个姐妹小声议论了两句,连胜茹小声说道,“三姐的脚不是……怎么看起来与常人无异?”

    连诗雅听到了这话,居高临下地睥睨了连胜茹一眼,淡淡地道,“四妹,今儿是父亲寿辰,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多掂量几分。”

    连胜茹听罢,脸一红,抿嘴,紧紧握住了自己妹妹连菀茵的手,不再说话了。

    “哼……”连诗雅轻哼一声,越过前排的众人,面含笑意,往自己的位置上走去。

    刘喜人看着她从面前走过,手碰了碰连似月,道,“我听说她脚瘸了,今日看来很正常,难道传闻是假的?”

    连似月的眼睛看向连诗雅的脚,她身上的裙摆比平常的要长出一节,很恰当地盖住了脚,果真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兴许想了什么法子掩盖了吧。”连似月唇角露出一点清淡的笑意来。

    “嘁,再怎么也是丑人多作怪,自己的亲娘都被休了,要是我可没脸出来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搔首弄姿,我会羞死的。”刘喜人冷看了连诗雅的背影一眼,故意声音提高了一些,道。

    这声音偏偏传入了周围众人的耳中,众人一下子从连诗雅这凌厉霸气的美貌中回过神来,是啊,那萧氏被连家休了的事,当日在京城可是闹的很大,整个相府门前的两条街道上都围满了人,亲眼目睹了当时萧氏被赶走的“盛况”。

    于是,经过刘喜人一挑拨,众人便开始窃窃私语起来,说的都是些难听的话。

    连诗雅原本骄傲清丽的脸一阵煞白,她猛地回过头来看着刘喜人,眼底充满了怨毒,若不是这样重大的场合,她真过去赏刘贱人几个耳光。

    “三小姐……”孙嬷嬷在一旁轻声唤道,手碰了下她的手臂。

    连诗雅听到孙嬷嬷的提醒,将脸上隐隐跳动的怒气压了下去,换上一副看来无懈可击的笑容,提高声音道,“刘大小姐来别人家里做客,都是这么蛮横无理的吗?如果你对我父亲和我娘的事有疑问,不如你亲自去我父亲面前亲自问问,他就在那里和安国公主说话呢,或者说,你认为我娘现在不在了,你便觉得我这个皇上封的县主连出席自己父亲的寿宴也不行了?”

    “你!”刘喜人被连诗雅这么一说,顿时气的站了起来,道,“连诗雅,少在这里惺惺作态,别人不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我可是清清楚楚的。”

    但连诗雅却仍旧不恼怒,道,“我听说刘大小姐刚刚和工部侍郎家的大公子订了亲,不知道他们清不清楚刘大小姐这不分场合,反客为主的性子呢。”

    “连诗雅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以前对顾锦明抛……”

    “三妹,你怕是不能久站吧,坐下吧,别再说了,这也不是什么值得拿到台面上来讲的事。”刘喜人也是个不会藏着掖着的主,被连诗雅一激就要和她正面冲突,骂她故意勾引男人,连似月适时地制止了,并且状似无意地看了眼连诗雅的脚,带着些冷漠的表情说道。

    连诗雅听连似月这么一说,话到嘴边憋了回去,并狠狠地瞪了刘喜人一眼,孙嬷嬷搀扶着她的胳膊,道:

    “三小姐,快坐下吧,待会丞相老爷也要进来了。”

    “哼!”刘喜人冷哼一声,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连似月的目光缓慢而有力地落在了孙嬷嬷的身上,这位孙嬷嬷能让一向骄纵的连诗雅言听计从,看来是真有些本事的,前一世她倒是只在萧家见过两次,没有什么印象。

    “萧国公到!”正在这时候,门外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连诗雅一听,脸上立即露出了喜色,道——

    “我舅舅来了!”

    连似月和众人一块往宴席厅门口看了过去,只见那萧国公,萧夫人,以及萧家三子萧山,萧河,萧湖齐齐走了进来,萧国公一袭深青色古玄端服,哈哈大笑着走到连延庆的面前,作揖道,“连相,恭贺恭贺,恭贺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啊!”

    萧山,萧河,萧湖一字排开立于萧振海身后,也齐齐鞠躬道:“祝连世伯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说着,萧河将预备的寿礼献上,道,“这是家父准备的寿礼,不成敬意,请连世伯笑纳。”

    连延庆也哈哈笑着,拱手,示意管家接过寿礼,道,“萧国公这么客气,是本官的荣幸,请,请!”

    “请!”萧国公再拱手,由连延庆亲自领着进了宴席厅内,他们先到皇帝御赐的匾额前三拜,接着到诸位王爷的席位前跪拜后,才坐回自己的座位上。

    萧山找到连似月,冷哼了一声,萧河则一副器宇轩昂的模样,未曾注视过任何人。

    萧振海坐下后,看着眼前热闹丰盛的景象,唇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地讥讽笑意,随后,目光落在了对面女宾席那一双如深潭般幽静的眼睛上。

    面对着堂堂国公爷的注视,一个小小嫡女,居然没有任何退缩,反倒让萧振海越来越有种势均力敌的感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