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九章 不用害怕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一九章 不用害怕

    终于到了寿宴,这一天,相府内张灯结彩,一派大操大办的景象,摆了百桌宴席。

    连延庆则早早地便将皇帝御笔匾额放在大厅最正中的位置,上头写着的是“寿共长春”,天刚亮时,便领着相府各房叔伯子孙共三次跪拜匾额,高呼皇恩浩荡。

    到了上午,京城大大小小的官员,无论收没收到相府的帖子,都赶趟儿似的送来了寿礼,那送礼的人一直排到了正阳街上,礼品可谓堆积如山,琳琅满目。

    因皇帝下旨督办的寿宴,所以今日所来的贵客极多,安国公主及驸马薛仁义,六王爷,七王爷,八王爷等等全都到了。

    连延庆则在连延峰,连延涛地陪同下在头道门迎客,笑意盈盈地将前来的贵客迎进了门。

    宴席上,一水的穿着桃红褂子,青缎中衣,白绫细折裙的丫鬟们有条不紊的穿梭着,为到来的客人奉上热茶和茶点。

    连母则在里面与前来宾客寒暄,那始终陪伴在她身侧见着各贵家公主,夫人的不是大夫人容氏,也不是二夫人胡氏,更不是三夫人刘氏和四夫人严氏,而是那大小姐连似月。

    距上一回老夫人寿宴已经过去大半年的时间了,这段时间里相府一直没有办过这么大的宴会,众人惊奇地发现,这大小姐已经不知不觉地出落为一个出尘脱俗的素净美人了,她一身绣着粉白色牡丹的桃红上衫,散花水雾月牙百褶裙,以朦胧的银色渲染飘逸的裙摆,皮肤宛如玉脂般,樱桃小嘴嫣红饱满,一双妙目闪烁着熠熠神彩,脸上始终带着一抹浅淡平静的笑意,站在连母的身旁,一言一行,颇有风范。

    由此可见,这大嫡女的地位已经十分稳固,倒是原先那风光无限的三小姐,还被赐了县主之位的,却不见踪影。

    男宾席中,却始终有一双柔情似水的眼睛远远地望着她,那眼神中充满了欣赏,微扬的唇角不禁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

    “九皇弟……”这时候,耳旁传来一个声音打断了凤云峥的思路,凤烨执起酒杯,朝他晃了晃。

    凤云峥收回注视的视线,也端起酒杯,与凤烨碰杯,“敬八王兄。”

    “为了抓回那只麒麟,可是费了为兄一番心思,差一点就被麒麟压死了。”凤烨饮下一口酒,唇边一抹似笑非笑,道。

    凤云峥端着酒的手微顿,脸上却不动声色,没有丝毫异样,道,“八王兄领兵打仗不在话下,一头麒麟定更加不在话下的,王兄抓麒麟有功,父皇也曾开口赞赏呢。”

    “是为了丫头的自由,所以王兄此回权当麒麟是自己走失的,下一回,九皇弟可要小心些了,说起来,王兄也算是个铁面无私的人。”凤烨脸上依旧是那抹熟悉的桀骜不驯和不可一世的模样。

    凤云峥从凤烨的眸中读到了一种野心,这野心不仅仅是对于皇位的,还有对于……他目光看向那旁正在安国公主身旁说话的姑娘儿,回头,望着凤烨,唇角一抹深不可测的笑意,这笑意中却含了一丝冷意和霸气,道:

    “八王兄尽管坐山观虎斗,只不过——她,你抢不走的。”

    凤烨眸间一沉,捏紧了手中的酒杯。

    两人脸色无异,周围却肆意流动着一丝令人感到窒息的空气。

    *

    大夫人因为怀有身孕,没有起身走动,便坐在女宾席上,与众夫人小姐聊着天,众人都向她道贺有孕之事,连胜茹,连菀茵,连雪乔等庶出的小姐也围绕在她的身边。

    那三房的刘氏则格外喜气洋洋,身穿着昂贵的衣裳,与各家的夫人们聊着天。

    走了一圈,连母终于对她道,“月儿,难为你了,一个孩子,一直跟着我身边,还这么沉得住气,你也去和姐妹们说说话吧。”

    “是,祖母。”连似月向连母微微躬身。

    “似月!”刘喜人趁着间隙喊住了她,连似月脸上露出笑容,走了过去,道——

    “好些日子不见,听说你已经定亲了,是刘侍郎家的嫡子。”

    刘喜人脸上露出一抹羞怯,道,“是啊,不出意外的话,过了春天就成亲。”

    “看得出来,你很满意这门亲事。”连似月看她一副女儿家的娇羞,也为她感到高兴。

    “好在听了你的开导,彻底放开了不值得挂心的人,这才有心思看看别的人。”刘喜人由衷地道,“真正的朋友便是你我这般,说真心话,不来虚妄的,所以,我要谢谢你当初对我说真话。”

    大厅后。

    连诗雅站在帷幔后面,她看着外面热闹的景象,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束,此时此刻,她竟然有些紧张,那葱白的指尖冰冷冰冷的。

    同时,她也感到了一丝落寞,往常连家的宴会,少不得她亲娘的身影,而今,里面竟没了昔日风光的萧氏的身影,她当真恨极了连似月啊!

    “三小姐,不用害怕,你是县主,大大方方地走出去,谁若嘲笑,你便以县主之位压制,今日的寿宴是皇上下旨筹办的,谁敢藐视皇上对您的圣恩呢?”孙嬷嬷察觉到连诗雅的紧张,便站在一旁,沉声叮嘱道,“要为了自己的亲娘争口气啊。”

    连诗雅深深地呼了口气,道,“我只是担心我的腿会露出破绽。”

    “三小姐这些天,日日穿着这双高低鞋练习走路,已经走得很好,长裙遮住鞋面,更是什么都看不出来,今日又是丞相老爷的寿宴,府里的人也不敢揭穿三小姐的,三小姐放心地出去吧。”孙嬷嬷鼓舞着连诗雅有些卑怯的心,说道。

    连诗雅深呼吸了一口气,将那些紧张的情愫缓缓地释放掉,再睁开眼睛,眼中已是那野心勃勃的人儿了。

    “孙嬷嬷,我出去了,连诀的那些东西你可都准备好了?”她小声地问道。

    孙嬷嬷拍了拍胸膛,保证地道,“老奴办事大小姐放心,东西都在我的身上,谁也拿不走的,谁也察觉不了的。”

    “好,那我们出去吧。”连诗雅将手搭在孙嬷嬷的身上,那打帘子的丫鬟将帷幔挑开,连诗雅脸上露出她那标志性的笑容,脚下踏着那高低鞋,款款走了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