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八章 寿宴当日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一八章 寿宴当日

    萧河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见萧柔行动不便,便即刻走了过去,道,“小妹,你怎么又到处乱跑。”

    萧柔却不管萧河的叮嘱,急着问道,“二哥,我刚刚听到父亲和你们在书房里大笑的声音,你们是不是想到办法救四殿下了。”

    “小妹,这是男人之间的事,你不要管那么多,懂吗?”萧河道。

    “二哥,我不管事,你只要告诉我,你是不是找到方法救还四殿下清白了?”萧柔还是很急迫。

    “……”萧河点了下头。

    “太好了!太好了!”萧柔高兴极了,末了,眼底又流露出些许狠毒的意味,“那是不是连似月就能被关进去,换四殿下出来?”

    “是这样没错,此次的证据足以还四殿下清白。”萧河再点了点头。

    “太好了,二哥,妹妹谢谢你了!”萧柔拉着萧河的手,快要哭出来一般。

    “好了,你冷静点,回房去吧,我进宫一趟。”萧河吩咐丫鬟扶着萧柔回房间,自己则匆匆出门进宫了。

    拿着腰牌进了宫,照例去仪秀宫教十三公主凤瑭瑶剑法,这可随意进宫的腰牌还是十三公主亲自去皇帝那里求来的。

    这次,照例是教剑法的时间一到,萧河就即刻告退离开了。

    凤瑭瑶拿着那把剑站在原处,鼻子嗅了嗅,问一旁的宫女,“宜春,你有没有闻到天宝大将军身上的那股子香味?”

    宜春鼻子也嗅了嗅,道,“公主,奴婢这几次都闻到了,好像,好像是很好吃的食物似的,可惜,小侯爷回回不让咱们看。”

    凤瑭瑶眼中闪过一抹思绪,道,“走跟上去看看!”

    “是。”宜春应道。

    凤瑭瑶走出仪秀宫,悄悄地跟在了萧河的后面,而这一路跟到了长春宫,她顿时愣了一下。

    凤瑭瑶看到萧河先将从怀中拿出一个什么东西放在了长春宫的门口,不一会,便见那宫门打开,接着,她的十一姐姐凤令月走了出来,一脸欢喜地捡起那饼子,开开心心地吃了起来,萧河则躲在暗处,默默地看着十一姐姐吃饼子,那脸上,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柔笑意。

    凤瑭瑶浑身有些发抖,手紧紧握成拳头——

    他在她的面前,在很多人的面前,看起来总是没有什么表情的模样,她一度以为他就是这样冷漠的人,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原来萧河是会笑的,萧河是温柔的——

    只是这一切,他没有给过她,全都给了凤令月!

    “公主,奴婢明白了,合着这小侯爷来宫里教公主武功,只是为了方便见十一公主不成?”宜春恍然大悟地道。

    “闭嘴!”凤瑭瑶感到自己遭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她狠狠瞪了宜春一眼。

    再看萧河,他看凤令月吃饼子看了一会后便走了,离开的时候唇角还含着一丝笑意。

    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将心底那嫉恨的情愫抹去,脸上换上一抹笑容,朝凤令月走了过去,近了,便甜甜地唤道:

    “十一姐姐。”

    凤令月拿了没吃完的饼子准备回去给皇后尝尝,却听到一个酥软的声音传来,她一愣,回头一看,便见凤瑭瑶走了过来。

    “十三妹妹?”她脸上露出一抹疑惑,“你怎么来了?”

    凤瑭瑶看着凤令月一身粗布衫,脸上手上也不是很干净,特别是那鼻子上,乌黑的一块,心里不禁更加不舒服,萧河是看上她哪一点了,一个冷宫公主,没有未来,没有前程,穿的连宫女也不如,脏兮兮的像个乞丐。

    “十三妹妹?”凤令月见凤瑭瑶直勾勾地盯着她看,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我是不是很脏啊?刚刚做完一些事,忘记洗脸了。”

    凤瑭瑶回过神来,眼底却有些泛红,她没有说话,而是走到凤令月的面前,从袖中掏出雪白的绢帕,认认真真地将姐姐脸上的污物一点一点地擦去,露出那原本白皙如玉脂般的肌肤,她的动作那么轻柔,眼神里充满了疼惜。

    “十三妹妹……”凤令月愣了一下。

    “好了,干净了,十一姐姐又和以前一样漂亮了。”凤瑭瑶给凤令月擦完了脸,又将脏了的帕子折好,一点都不嫌弃地放回袖子里,笑眯眯地道。

    凤令月摸了摸自己的脸,道,“我没照镜子,都不知道自己脏了,你的帕子……我帮你洗干净吧。”她心里感到有些过意不去,心里又有丝丝感动,她和母后一起被打入冷宫已经好久了,除了九哥哥和八哥哥,凤瑭瑶是第一个来看她的姐妹。

    “不用了,姐姐干净最重要,帕子我回去让宜春帮我洗了便是。”凤瑭瑶说着,四处看了看,问道,“姐姐这里,没有帮衬的人吗?”

    凤令月露出一点苦涩的笑容,道,“没有,不过,我现在已经很厉害了,我自己会做事。”

    这时候,凤瑭瑶眼底泛出一丝泪意,道,“十一姐姐,你好可怜,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呢?”

    “不用了,不用了,你千万不要为我做什么,要是惹怒了父皇就不好了,我没关系,我很好的。”凤令月连忙罢手,看到凤瑭瑶为自己哭,她心里涌起一丝感动。

    “有了!”凤瑭瑶突然眼前一亮,来不及擦去眼底的泪水,便拉着凤令月的手高兴地道,“再过两日便是我舅父连相的生日,我母妃已经获得父皇的特准,可以前去相府贺寿,十一姐姐,我去求父皇让十一姐姐和我一起去寿宴上玩吧,姐姐已经很久没有离开过长春宫了吧。”

    “这……真的可以吗?”凤令月眼中露出一抹希冀,小心翼翼地问道,如果能去连家的寿宴,也是极好的。

    “我替你去求父皇,你等我的好消息便是。”凤瑭瑶高高兴兴地转身离去了。

    刚走到拐角处,她脸上的笑意便凝固了,将袖中的帕子拿了出来,露出一抹嫌恶的神情,手一松,丢在了地上,道。

    *

    终于到了寿宴,这一天,相府内张灯结彩,一派大操大办的景象,摆了百桌宴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