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七章 找到线索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一七章 找到线索

    “就是嘛,还是母亲说的对,怎能不请戏班?”刘氏低声道,口气里全是得意,被连母瞪了一眼才闭上嘴巴不说话了。

    接着,管家进来了,将要出席宴席的名册上呈给连母,这些宾客何时入戏,如何安排座位,连母都一一过目,并且进行了更正。

    管家离开后,便是账房和厨房的进来,将宴席当日的酒水菜品一一报备,连母一边听,一边点头,道,“太后上回办寿宴用的是九酿春酒,我们便不能用,将这九酿春酒换成鹤年寿酒。”

    随后进来的则是负责寿宴当日奴才调度的几个嬷嬷和大丫鬟,连母道,“这方面历来是二房的负责,这次也由二房的来负责吧,当日宾客往来众多,万万不能出了岔子。”

    “是,母亲。”胡氏站起身,再冷看了刘氏一眼。

    “哼。”刘氏冷哼,心道,有什么了不起,我还不想操这份心。

    “这回办寿,皇上是亲自下了旨意要我们好好操办的,这是皇上对连家的厚爱,你们全都要打起精神来,万不可出任何差池,都明白了吗?”

    “是,明白了。”

    接着,连母又就寿宴当日要注意的事项细细叮嘱了各房几句,后众人才一一散了。

    随着寿宴之日的临近,整个相府的氛围也越来越紧张,每个人都在各怀心事地做着自己的准备。

    这次寿宴确乎是皇帝下了命令要操办的,且皇帝还御赐了连延庆一块匾额,以示皇恩浩荡,这消息一传出去,整个朝野都蠢蠢欲动,皇上这么重视连相的寿辰,其他官员自然纷纷效仿,寿宴之日未到,便都在暗自准备贺礼。

    连似月明白——

    这其实是因为皇帝刚刚降了淑妃的分位,为了安抚连家皇帝才这么做的,这就是帝王之术,打了你,再给你一个甜枣尝尝,既防止臣子过分膨胀,又适时地抬一把。

    *

    荣元殿。

    当周成帝批完奏折,预备去梦华宫良贵妃那里的时候,却见十三女凤瑭瑶走了进来,见到他,凤瑭瑶连忙跪了下来,道:

    “瑭瑶儿拜见父皇。”

    周成帝坐在椅上,看着跪在面前的人,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看着也瘦了一些,想来是受连昭仪之事的影响。

    他不由地叹了口气,虽然,太后和他惩罚了连找一,但是这个女儿却依旧是他最喜爱的那个。

    “瑭瑶儿,你心里,是不是在责怪父皇?”

    “没有。”凤瑭瑶忙抬起头来,摇头,道,“瑭瑶儿不会责怪父皇的,瑭瑶儿知道父皇乃一国之君,很多事情,父皇也没有办法徇私,父皇惩罚母妃,是因为母妃做错了事,瑭瑶儿前来拜见父皇,是想和父皇说,瑭瑶儿和母妃会一起改正错误,一起等着父皇原谅我们。”

    凤瑭瑶一脸乖巧懂事的表情,眼神明亮单纯,皇帝心里头不禁感到有些对不住这个女儿,想来,当初连昭仪也是为了讨好他的心意,才安排了游湖的事,而被贬为昭仪后,她们娘儿俩从未哭诉一声,尤其是这瑭瑶儿,近日前来不但没有丝毫怨言,还处处为也着想。

    “起来吧,冯德贵你去回了良贵妃那边,朕今晚去连昭仪那里。”皇帝将翻过的牌子换了,吩咐道。

    “是,皇上。”冯德贵将牌子换成了连昭仪的。

    “谢父皇,瑭瑶儿谢谢父皇。”凤瑭瑶起身,走到皇帝的身边,依偎进她怀中,眼角的笑意深了——

    这是母妃交过她的,如今,只有一条最好的晋升之路,再为皇帝生下龙子。

    *

    随着连延庆寿辰的临近,此刻的萧家,却在秘密地进行着一个计划。

    一处看似简陋的屋子前,萧河手持一副画像,高高立于骏马之上,身后则是几个同样身骑白马的侍卫。

    那屋子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穿着简朴的粗布衫,头上戴着灰色方巾的女子,手里端着一个竹篾走了出来。

    萧河看了眼画像,再看了看那女子,风尘仆仆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

    那女子感觉到一道冰冷的视线,她一怔,猛地抬头,当看到面前出现的人时,顿时脸色煞白,手中的竹篾掉在地上,里面的茶叶撒了一地。

    萧河冷哼一声,长腿一跃,从骏马之上跳下来,几个侍卫紧随其后。

    “本侯爷果然没有猜错,那枯井里烧焦的尸体根本就不是你。”

    慧芝见状,立即搬起面前的矮凳,用力地往萧河的身上砸过去,萧河头敏捷地一偏,那凳子擦着他的耳朵而过,掉在了地上。

    慧芝转身就跑,萧河脸色一愣,抬起手,命令道,“追!抓活的。”

    “是,小侯爷!”

    慧芝一个女子岂会跑得过萧河的手下,才跑了不过百米就被生生擒住,侍卫将她双手反在身后压到了萧河的面前。

    慧芝张嘴就要咬舌自尽,萧河眼眸一眯,迅速地掐住了她的脖子,迫的她嘴巴张开,合不上牙齿。

    “想自杀?先还四殿下清白再说。”说着,他将一团破布塞进慧芝的嘴里,让她没有办法咬舌,慧芝眼睛死死地瞪着她。

    “回萧国府!”萧河一声令下,重新跃上马背。

    慧芝被塞进麻袋,丢在马背上,一路赶回京都。

    连夜奔波,萧河终于回到萧家,命令侍卫将慧芝妥善安置后便来到萧振海的书房,此刻他正在与三子萧湖说这些事情,萧河一脸喜气,走了进去,抱拳,道:

    “父亲,那个宫女找到了,现在安排住在下方,由我的侍卫亲自看守。”

    “哈哈哈!”萧振海站了起来,仰天大笑,用力地拍了萧河的肩膀三下,道,“太好了,河儿,你果真是对的,问题全出在这宫女身上了!”

    “二哥,你真厉害,已经‘死’了的人都被你找了出来,这回四殿下有救了。”萧湖十分高兴地赞赏自己的哥哥。

    萧振海脸上露出一抹阴沉而冰冷的狞笑,道,“那到时候就将这份大礼给连延庆做寿礼吧!哈哈哈……”

    出了萧振海书房,萧河一身轻松,萧柔拄着拐杖兴冲冲地跟了过来,“二哥,二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