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六章 连相生辰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一六章 连相生辰

    清泉院。

    连诗雅的面前摆放着一架古琴,她正微低着头,聚精会神地弹奏着一曲《平沙落雁》,她一上午已经练习了几十遍了,那鼻头上还沁出了一丝细密的汗珠。

    孙嬷嬷站在她的身后,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一曲终了,她拍手,赞赏道,“奴婢在萧国府的时候听过不少琴师弹奏,都远远比不上三小姐。这就对了,三小姐不要颓丧,扬长补短,苦练琴技,丞相大人的寿宴上,依旧能一鸣惊人。”

    正说着,白薇躬身断着托盘进来,里面放着一碗养颜汤,这些日子以来,连诗雅日日用上好的养颜汤养着,气色好了很多,再也不是惨白无光的模样,而且原本凹陷的两颊也丰腴了一些。

    孙嬷嬷伸手,探了探碗,顿时沉下脸色,扬起手,狠狠一个耳光扇在白薇的脸上,道:

    “小贱婢,竟敢怠慢三小姐,这汤都凉了,不快去重新炖了端过来。”

    “是,是,奴婢该死,奴婢这就去。”白薇被打的头嗡嗡作响,连忙弯腰将地上碎了的碗捡了起来,转身匆匆忙忙地重新去炖汤了。

    “……”连诗雅站了起来,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看着自己的脚,叹了口气,道,“我的琴弹的再好,妆容再美丽,可也掩盖不了我跛脚的事实,到时候,我一走路,所有的人就都会知道我现在是个脖子,而且,我连亲娘都被休了,又有谁还会看我一眼呢。”

    连诗雅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凤千越的面容来,那一日,她站在回廊下,他向她走过来,摸过她的发丝,想着,她的心便扑通扑通地跳了跳了起来,一种兴奋而懊恼的心情左右着她。

    孙嬷嬷却笑了,道,“三小姐,这你不用担心,奴婢早就想到方法为您解决难题了,秋景,东西准备好了吗?”

    这秋景是孙嬷嬷从萧家一起带来的,她从外头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双鞋,道,“已经准备好了,请三小姐换上吧。”

    “这是什么?”连诗雅好奇地问道。

    “三小姐,这双鞋是特意为您定做的,鞋跟一高一矮,您穿在脚上走路,反而不会跛脚了。”秋景在连诗雅面前蹲下,替她将鞋子换上了。

    “真的吗?”连诗雅兴奋地站了起来,低头看着这鞋,小心翼翼地走了几步,接着又走了几步,然后再走了几步,果然穿着这一高一矮的鞋走路,她在人眼里看起来走路不会一跛一跛的了,那长裙再遮着鞋跟,她看起来就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了一样,“太好了,太好了!真的不跛了!这下,我可以光明正大,大大方方地参加父亲的寿宴了!”

    孙嬷嬷脸上露出一抹笑容,道,“三小姐不仅能参加寿宴,还能漂漂亮亮的参加,虽说三小姐的亲娘如今已不在府里,但三小姐您这县主的尊位可不是假的,您的分位比其他小姐,甚至比大小姐还高。大小姐先前将三小姐弄的方寸大乱,就是为了灭掉您县主的威风,而三小姐您就偏偏不要如了她的意,到时候好好装扮一番,谁的闲言闲语三小姐都不用理会,三小姐只要记得自己是县主便好。”

    “孙嬷嬷你说得对,我是连诗雅,我是堂堂的县主,我不用害怕,不用胆怯,我要抬起头来。”连诗雅受到了鼓舞,心里头像是注入了一股甘甜的清泉,一扫过去数月以来的苦涩,重新获得了力量。

    “三小姐这次出来,只要艳压众人,人们便会忘记您曾经出过的丑。”孙嬷嬷欣慰地点了点头,说道。

    是啊,她曾是京都赫赫有名的美人,多少名门公子为她折服啊,她相信只要她变得像以前一样美,一切就会不一样了。

    倾安院。

    连母坐在宽大的紫檀木椅上,头上缠着武功带,微闭着眼睛,听着众人说话,连曦站在一旁,递着热茶。

    大夫人最近的胎像很好,便也出来走动了,肚子已经凸起了,脸上也丰腴了很多,但是皮肤却更加白皙了,气色看起来比怀孕之前的还好。

    刘氏一身崭新的胭脂红点赤金线的上衣,大红掐金色长裙,耳朵上的点翠垂珠蓝玉耳坠闪亮地晃在颊边,映衬的她富贵无匹,一边眉飞色舞地和严氏说着自己的配饰,一边笑眯眯地,她这一脸喜不自胜的模样看在连似月的眼里,令连似月的嘴角露出一抹浅淡的笑意。

    胡氏见一贯只会低眉顺眼讨好的刘氏今天不但一直在有意无意地炫耀着自己的这些昂贵的衣裳和配饰,还从进来倾安院的那刻起就没将她放在眼里,脸色变得有些许难看,帕子紧紧拧在手中。

    “母亲,咱们相府可是好久没有办过这样的宴席了,我看得趁着大伯生辰大肆操办一番,这戏班一定得选,好好地唱几出,热闹热闹。”

    胡氏一听,脸色更加难看了,当初她唯一的女儿连念心的名节就是毁在戏子手里的,她最厌恶的便是戏子。

    她立即道,“不行,母亲,我不同意请戏班,决不能让那些戏子进门。”

    刘氏一听,也不乐意了,道,“二嫂,这大伯过生辰,来的都是些什么人你该比我清楚吧,怎么能没有戏班,这么冷冷清清的,岂不让人笑话?”

    “三房的这么喜欢听戏,让三爷把人领回你房里去唱不就好了?”胡氏冷哼一声,也不甘示弱地戳刘氏的痛处。

    “你!”刘氏一听,顿时不乐意了,脸一垮就要骂起来。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莫要再吵,吵的母亲头都疼了。”大夫人见连母眉头紧皱了起来,忙制止道。

    “哼!”两人互相冷看了对方一眼,各自撇过脸去,不再说话。

    连母揉了揉太阳穴,显得有些疲累,道,“戏班肯定是要请的,二房的,你也无需介怀,那事已经过去了,若念心不舒服,到时候让她在房里歇息就好。”

    “就是嘛,还是母亲说得对,怎能不请戏班?”刘氏低声地道,口气里全是得意,被连母瞪了一眼才闭上嘴巴不说话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