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O章 想外祖父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一o章 想外祖父

    连诗雅听了,脸上出现一抹潮红,道,“大姐,我可没有这等心思,你莫乱说。”

    “哎……”连似月叹了口气,“可惜啊,四殿下和萧柔有婚约了,不然,三妹和四殿下在一起才算绝配,无论是容貌还是……品性。”

    “大姐,这话若被柔儿表妹听到了,她会生气的。”连诗雅听连似月这么说,眼中生出几分向往。

    连似月淡淡地道,“任何想要的,都要自己去争取,这个道理三妹应该比我还清楚吧。”

    连诗雅看着连似月,半晌,心头突然一惊,生出一丝恐惧的想法,她怎么和连似月这个贱人说起自己的心事来了,她回过神来后,不阴不阳地道:

    “大姐就什么都争取到了,所以感悟特别深,是吧。”

    “不,那本来就是我的,不是争取才有的。”连似月脸庞漾起一丝微微的笑意,淡然,不惊,连端茶的动作都显得那么怡然自得。

    “……”连诗雅自讨了没趣,再说了几句话后,便悻悻地走了。

    回到清泉院,却见新来的孙嬷嬷正在整理包袱,她一愣,瘸着腿快步走了过去,道:

    “孙嬷嬷,你要走?”

    这孙嬷嬷将包袱放在一旁,双膝跪在地上,先恭恭敬敬地磕了个头,然后抬起身,道,“姑小姐跪在地上求了老爷很久,老爷才答应让奴婢来三小姐身边伺候,奴婢又是夫人亲自送过来和连家老夫人通报了的,但是三小姐似乎并不需要奴婢,奴婢在这本就是个生人,处处受制于人,思来想去,奴婢还是回萧国府去,禀报了老爷吧,就说三小姐不需要奴婢。”说着,孙嬷嬷拎起包袱准备走人。

    连诗雅一见,急了,忙拉住她的包袱,道,“孙嬷嬷,我刚才不听你的劝跑去找连似月,实在是因为心里太生气了,所以才……你别走,娘既然派了你来,你就好好帮我吧,我往后一定不会再鲁莽行事。”

    孙嬷嬷见连诗雅怕了,服了软,心知治治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便叹了口气,放下包袱,道:“三小姐,您刚刚生气就这么跑去找大*姐,这分明就是把你自己的弱点和劣势明明白白地展现在她的面前啊,她掌握了您的弱点和劣势,再要对付你,可不就轻而易举了吗?”

    连诗雅听了,心头一颤,后知后觉,道,“是啊,我这脑子,又犯浑了!现在怎么办,孙嬷嬷?”

    “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耿耿于怀,也无济于事,往后可不能再这样犯糊涂了。”孙嬷嬷道。

    连诗雅赶紧点头,又问道,“孙嬷嬷来之前,我娘什么都和你说过了吧。”

    孙嬷嬷点头,“都说过了。”

    “那揭露连诀和连似月两人淫乱的时机到了吗?”连诗雅期待地问道。

    孙嬷嬷那精明的眼中流露出一抹算计,道,“就快到了,三小姐沉住气吧。”

    “太好了,我期待。”连诗雅靠在椅子上,剐白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萧夫人心事重重地回到了萧国府,走进前厅外的走廊的时候,正好听到萧河在和萧振海说话,她不由地停下了脚步,只听到萧河说道:

    “父亲,方才在宫里,我已经找处理那宫女的太监问过了,他们将她的尸体投进了一口枯井里,我去那枯井看了,里面被人用火烧过了,只剩下一具面目全非的残骸,据说这口专门用来装犯人尸体的枯井,每过一段时间就会被焚烧一次。”

    “刚丢下去不久,就被烧了?”萧振海摩挲着下巴,眼睛里闪过思绪,“我预感此事其中有什么隐情,河儿,你继续派人追查,我怀疑这个宫女没有死,只要找到这个宫女为父就有机会证明四殿下清白。”

    “是,父亲。”萧河遵命,走出前厅,却发现萧夫人正站在回廊下,他忙躬身,恭敬地道:“母亲,您什么时候来的。”

    萧夫人眼中流露出慈爱的笑意,走上前,道,“刚才把孙嬷嬷送去你表妹诗雅身边了,刚刚回来的。”

    “连家的人没有为难母亲吧。”萧河立刻关切地问道。

    萧夫人摇头,道,“送个嬷嬷过去,也算不得大事,况且又是我亲自出马,合情合理的,他们没有理由为难。”

    萧河点头,“那就好,母亲现在要去哪里吗?河儿陪您。”

    “河儿,陪母亲到花园走走吧。”萧夫人伸出手,道。

    “是。”萧河微微躬身先前,扶着萧夫人的手,态度十分恭敬,萧河历来是个大孝子。

    “你们不用跟着了,我和二少爷走走便是。”萧夫人屏退了左右,道。

    两母子携手,走在花园里,此时春意盎然,美不胜收。

    “母亲,您是不是有话要对孩儿说?”萧河看出萧夫人似有心事,便问道。

    “河儿还记得你外祖父吗?你五岁那年,曾随我回过一回平洲,在平洲府住了半年。”萧夫人在一处凉亭处停了下来,问道。

    萧河先用衣袖拂去凳上的叶子,再扶着萧夫人坐下,听她这么问,他脸上露出了一抹兴奋的笑意,道:“母亲,孩儿当然记得,而且印象深刻,孩儿骑马射箭的第一个师父还是外祖父,外祖父和我说,男儿不可太娇,须得在马背上长大,那时候每天带兵操练的时候都会带上我,还送给我一把最好的弓箭,他说好男儿才配得上好弓。当初平洲府的外祖母疼爱我总把我搂在怀中,还被外祖父训了,说会孩儿养坏的。”

    萧夫人露出一抹笑意,点了点头,道,“没想到这些你都还记得,你外祖父知道了,一定很欣慰。”

    萧河脸上的笑意慢慢消失了,他问道,“母亲,您怎么了,怎么突然和孩儿说这些,您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的事,可有需要孩儿的地方。”他眼前突然一闪,想到了什么,“母亲,是不是您在连家的时候,有人对你说了什么?是连似月?”

    萧夫人抬起手,轻轻抚摸着萧河这张棱角分明的俊脸,道,“不是,是刚才母亲看到你和你父亲谈话,便突然想起你外祖父来了,想想,我也十多年没有回过平洲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