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O八章 冷情之人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o八章 冷情之人

    玄微真人见了萧振海,微微躬身,恭敬地道,“国公爷安好,小侯爷安好。”

    “哼。”然后,萧振海并未将他看在眼底,淡淡的轻哼,便昂扬地越过了他的身边,嘴里轻蔑地说了句,“小小道士,装神弄鬼。”

    这话,真真切切地传到了玄微真人的耳朵里,但是,他倒没有动怒,反而脸上挂着一丝看淡一切的笑容,手持拂尘,沿着甬道走了出去。

    进了宫内,萧河暗中前去寻找替太后处决慧芝的两个奴才,萧振海则直奔御清宫,到了御清宫,不意外地看到了连延庆也在殿外等着被接见。

    两人互看了一眼,冯德贵便出来了,道:

    “皇上请两位大人进去。”

    “是。”

    两人并肩双双走了进去,一见到周成帝坐在龙榻上,头上和左小腿上都缠着白色的纱布,两人齐齐跪了下去,道:

    “微臣来迟了,微臣罪该万死,皇上请治罪。”

    周成帝目光看了眼这两人,道,“两位爱卿起来吧。”

    “谢皇上。”两人站了起来。

    萧振海一脸痛苦后悔的表情,眼底还流出一行眼泪,哽咽着道,“臣真是该死,皇上的痛不能分担半分,皇上近段切勿操劳,要好好休养,保重龙体啊。”

    “没有大碍,爱卿无需过分担忧。”周成帝道。

    “皇上的身体是微臣最惦念的了,皇上若在受苦,微臣便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皇上一定要保重龙体啊。”萧振海一番情深意切地道。

    连延庆默默地睥睨了萧振海一眼,心中暗讽道,“好你个毒蝎子,真会演,一个大男人,两行眼泪说来就来。”

    “连相啊连相,你可真是生了个好女儿啊!”这时候,萧振海突然话锋一转,将矛头指向了连似月,露出一抹悲愤的笑意。

    连延庆脸色一沉,不悦地道,“萧国公这话是什么意思,皇上已经查清楚了,此事与我家月儿没有关系,乱说话小心闪了舌头。”

    “但因为她,四殿下被关押到了刑部却是事实,这搅的皇上父子失和,难道不是你这好女儿连似月的功劳吗?”萧振海冷哼一声,道。

    连延庆也不甘示弱地回击道,“萧国公这么说,是为了四殿下开脱吧,谁都知道四殿下是国公爷的乘龙快婿,此番萧国公进宫,恐怕不是因为惦记皇上的龙体,而是为了解救四殿下才是。”

    “连相此话有失偏颇,我不过是实事求是而已。”

    “是实事求是,还是捏造事实,萧国公自己心里清楚。”

    两个朝廷重臣就这么当着皇帝的面就吵了起来,你一言我一语,谁也不肯退让,纷纷假借着吵架,在皇帝的面前为自己的女儿女婿洗刷嫌疑。

    “皇上,依微臣之见,这连似月可不简单,次次的大事都和她有关,微臣恳请皇上即刻羁押连似月,重新审问此事。”

    “皇上,萧国公心怀叵测,名为关心皇上,实为为自己谋利,皇上明鉴!”

    “好了!”周成帝终于开口,看着眼前这两个臣子,道,“两个朝廷最重要的文武大臣,朕最为倚重的左膀右臂,此刻竟像一般市井小民那般,在朕的床榻前吵个不停,成何体统!”

    “……”两人这才停止了争吵,垂首立于皇帝面前。

    连延庆双膝跪于地上,道,“微臣惶恐,此事虽与小女没有关系,但当时她与皇上在同一条船上,却没能尽全力保护皇上,让皇上落水,真是罪行深重,微臣请皇上责罚。”

    周成帝听了这话倒是笑了,“她才多大,还是个女娃娃。”

    “见皇上受了伤,微臣……微臣心中实在难受。”连延庆低着头,惶恐地道。

    “事已至此,你们二人都不必过分担忧,对外也不可宣扬朕的伤势,朕只接见了你们二人,对外朕仍旧身强体健。”周成帝交代道。

    “微臣明白。”两人同时回答道。

    “至于连家的女儿,确实与此事没有关系,往后不要再提这件事了。”周成帝再吩咐道。

    “是。”

    “皇上,四殿下……”萧振海说道。

    “不要提那个逆子!”说到凤千越皇帝却发了脾气,打断了萧振海的话,道,“对朕落水之事分析地头头是道,令人信服,但是为了找到证据陷害连家女儿,竟眼睁睁看着朕落水,不下湖救人,在他的心目中,证据比朕重要,这样冷情的人,朕如何与他亲近。”

    “萧振海听了,忙屈膝跪下,道,“皇上,四殿下历来孝顺,此次必有误会,皇上明鉴……”

    “好了!都不要再说了,朕也乏了,你们都下去吧,这几日朕要歇息,让八子和九子共理政事堂,你们二人协助。”周成帝抬手,示意他们离去。

    “是,皇上好生休养,微臣告退。”萧连二人也不能再强行说什么,躬身退了出去。

    周成帝靠在龙榻上,脑海中突然想起了一些往事来,他眯着眼睛问道,“冯德贵,四子是几岁从下房(宫女住的地方)回到华阳宫的?”

    冯德贵捻着手指算了算,道,“回皇上,奴才记得四殿下是五岁的时候,由皇后娘娘出面,接回来的,过到了娘娘名下,但因为太子和十一公主尚未成人,皇后娘娘顾不到那么多,四殿下六岁的时候便自个儿住在华阳宫,由奶娘和宫女看着,十二岁出的宫。”

    “和那个宫女一直在下房住到了五岁,六岁起又一个人守着一座宫殿,再到十二岁出宫,冯德贵,这必定是个十分冷情残忍的人啊,所以,朕这些年始终无法与他亲近。”周成帝恍惚间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凤千越这个儿子的情形,初离开下方来到内宫,五岁孩子的眼睛却没有任何好奇的神色,平静安静地不似这个年龄的人。

    *

    连诀和连似月两人一路回了相府,刚进门,前来迎接的泰嬷嬷便道,“大小姐,三小姐房里新来了一个孙嬷嬷,是萧家的夫人亲自送来的,说是萧氏走了,三小姐身边每个可照应的,就将这孙嬷嬷送过来了,这会正在老夫人房里呢。”

    “呵,花样还挺多,自己回不来就派个嬷嬷来。”连诀冷哼一声,“气数已尽,玩转天也玩不出花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