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O七章 放下放下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o七章 放下放下

    “柔儿,你别着急!”萧振海赶紧叫丫鬟过来扶住了她,说道,“柔和,你说得对,四殿下是为父未来的女婿,为父自是会想尽办法救她,你不要慌乱,好好养好身体。”

    “嗯!”萧柔用力地点头,“四殿下就靠父亲了。”

    萧振海与萧河一道匆匆出了萧国府,他脸上神情无比凝重,眉头紧紧地拧在一起,道,“河儿,你再详细将此事与我说一遍。”

    “是,父亲。”

    在匆匆赶往皇宫的马车上,萧河再次将事情说了一遍。

    萧振海猛地一拍大腿,道,“四殿下这是上了九殿下和连似月的当了!河儿,你进了宫,立刻去找人调查那个叫做慧芝的宫女的去向,如果死了,尸体也不要放过。”

    “是,父亲。”萧河握紧了拳头,道,“四殿下心思如此缜密的人,实属罕见,不仅如此,还有他的谋略也是一等一的好,可是,却屡屡输给九殿下和连似月!”

    “只怪他们太狡诈,以前装的太好,根基埋的比我们想象的要深很多很多,要拔出来,是一桩难事!”萧振海道。

    “那怎么办?”萧河道,“我近日常去仪秀宫教十三公主练剑,暗中观察,打探,虽然皇上在朝堂上从未提起,但是听太后的意思,皇上不久要立新的储君了,目前看来,八殿下和九殿下胜算最大,四殿下连战连败,已不在皇上考虑范围之内。”

    萧振海脸上露出一抹阴沉的冷笑,“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马车继续在甬道上前行,车轱辘发出一阵一阵的声音。

    此刻,御清宫。

    周成帝喝了药躺下歇息,可小腿处的伤,却令他有些不适应,他招来冯德贵,发了脾气,道,“立即传朕旨意,将雀湖填平了!朕乃天子,竟在自己的皇宫里受这等伤。”

    冯德贵额头一抹汗液,道,“皇上,先帝曾说,这雀湖是宫之根本,要留住一角,方能保四宫平安啊。”

    “保四宫平安?朕今日之遭遇,真乃奇耻之大辱!何来平安?”

    “皇上,玄微真人来了!”正在这时候,殿外传来一个声音,紧接着,听到一个洪亮的声音,喊道——

    “无量寿佛。”

    便见一个仙风道骨,穿白色道袍,手持拂尘的道人走了进来。

    周成帝一见玄微真人,忙坐了起来,道,“真人你怎么来了?”

    皇帝信奉道教,几年前一度到了痴迷的地步,甚至将道士请进宫里,在御清宫日夜做法,又修炼丹药,这入宫的道士中便有玄微真人,太后苦苦相劝,还联合萧振海等人出谋划策瓦解道教。

    朝中大臣恐怕皇帝被道士控制,后来提议将全国的道观拆除,将京都的道士全部赶走。

    但是当时,以九殿下凤云峥为首的部分人则认为,全部剿灭道教,有违天伦,且会让佛教独大,于是提出保留部分道观,佛教道教一起发展,相互制衡,道教这才避免了一场血腥的驱逐。

    玄微真人向周成帝施礼,看皇上受了伤,摇了摇头,叹道,“皇上,没想到贫道还是来迟了,大约皇上命中有此一劫,着实无法避免啊。”

    “命中有此一劫?真人此话怎讲?”周成帝心脏一个紧缩,问道。

    “皇上莫急,这是贫道花七七四十九天炼就的丹药,皇上请先服用吧。”玄微真人从怀中掏出一个青色的药瓶,双手呈上。

    “朕的丹药刚好服用完,真人就送过来了,恰好朕受了伤,急需这丹药,冯德贵,水。”皇帝脸上露出高兴的神情来,一颗丹药吃下去,他竟觉得喉咙润滑,片刻后,有种通体舒畅之感。

    “皇上感觉如何?”玄微真人询问道。

    “甚好!真人为朕炼制丹药有功,朕定要赏赐于你。”皇帝的心情终于好了些。

    “能为皇上炼丹,是贫道几世修来的,贫道不敢要皇上赏赐。皇上,其实贫道今日前来,送丹药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要为皇上消灾解难的。”玄微真人脸色有些沉重。

    “消灾解难?此话怎讲?”周成帝想到今日浮船翻沉之事,便立即问道,语气中有几分急迫。

    “皇上可还记得那连相府嫡女连似月?”玄微真人微闭着眼睛,手指掐算着,道。

    周成帝点头,“朕此次受伤,与她有关?”

    “正是。”玄微真人点头。

    “是她害的朕!难道四子的分析是对的?”

    “非也非也。”玄微真人手中拂尘轻甩,道,“皇上,还记得当日她使得枯木逢春之奇事吗?那百年的枯树因为她而逢春,当她离开天牢两日,那老木竟因此而烂了根基,轰然倒塌。”

    周成帝点头,“朕对此事,深有印象,朕觉得她无论气度抑或样貌都非比寻常,有意将她纳入后宫,只是尚未及笄,还需等待一段时日。”

    玄微真人重重地叹了口气,语气沉重,道,“皇上,万万使不得啊!此女非一般常人,贫道给她算过命格,她的命格和皇上并不相容,皇上若多动心思,必会招受祸患,今日之事,便是上天对皇上的警示,皇上打消了这个念头,灾难才可消解啊。”

    “有这等事?”周成帝眼中流露出惊讶的神情,“莫非她是个灾星?靠近朕,朕就会出事?”

    “非也非也,她乃福星。若是灾星,怎能使枯木逢春?贫道细细算过了,这连似月命中会出现另外一个人,但是这个人,确实不是皇上。”

    周成帝嘴唇紧抿,思索着此事。

    玄微真人继续说道,“皇上若不肯放下,十日之内还会有祸事发生,届时贫道也无能为力了。”

    良久,周成帝最终叹了口气,道,“罢了罢了,既是如此,朕就不去动这个念头了,一个女子而已,朕也非色令智昏的君王,此事就作罢了吧,日后不再提起了。”

    “皇上英明神武,此乃大周之福气,万岁万岁万万岁!”玄微真人大喜,跪在地上高呼道。

    萧振海和萧河下了马车,跨过正阳门,直往御清宫,半路上,却与玄微真人迎面碰上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