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O六章 久违呵护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o六章 久违呵护

    说起来,十一公主与她并无太深的渊源,两人之间虽有交集,彼此的关系其实不算太亲密。但是,今日,她却冒着危险冲进寿宁殿救她,更为可贵的是,她的付出没有任何图谋。

    对于连似月来说,十一公主和连诀一样,都是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

    她脸上露出一抹微笑,拉过十一公主的手,从怀中掏出帕子,温柔地将公主手上脏了的地方一点一点地擦去,直到擦得干干净净,露出白皙的手背,不过,这手掌摸上去却有几分粗糙,尤其是十个手指,长了一层厚茧。

    这宫里的无情,连似月通通的尝过,深知十一公主此时的处境。

    她又将身上的衣裳撕了一块下来,为十一公主包扎了手背。

    连似月的动作那么细心,那么温柔,令凤令月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呵护,她鼻头一酸,啪嗒掉下泪珠来。

    连似月心头一动,一股从未有过的情愫涌上心头,她突然觉得眼前的女孩就像是自己的亲妹妹似的,她往前走了两步,伸手,将凤令月抱在怀中,轻声地道,“公主,别伤心,都会好起来的。”

    凤令月感受到这温暖而坚定的怀抱,心头涌起一股从未有过的触动,她有很多兄弟姐妹,姐姐有三个,妹妹有五个,可是,她从未和任何一个姐姐妹妹这样拥抱过,也没有感受过这样的呵护。

    她一直觉得连似月这个人,总是很冷血无情,什么时候都一副冷冷淡淡,从不将人放在心上的样子,没有想到,此时此刻,她连似月的怀抱却是最令她感到安心的地方。

    “呜……”她压抑着低低地哭着,连似月抬手,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很久很久以前,当她的女儿乐颜伤心的时候,她也是这么将她拥在怀里安慰的。

    “他,连诀,连诀他还好吗?”凤令月终于止住了哭,问道。

    连似月点头,道,“他很好,公主不用担心。因为他是男眷,不太方便进宫,不然也会进宫看望公主的,他也惦记着公主。”

    “不,你别告诉他我问起过他。”但是,凤令月却连忙摇头,叮嘱道。

    “你们真的吵架了吗?本来想问连诀,但是又觉得不太方便。”连似月道。

    “不是吵架。”凤令月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心碎,她慢慢从连似月的怀中离开,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人,眼底缱绻着一层雾气——

    连诀真正喜欢的人是你啊,连似月。

    你可知道,他因为喜欢你,心里有多痛苦?

    “公主?”连似月见凤令月这么看着她,轻唤了一声。

    “没什么。”凤令月回过神,道,“你快点回家,我也不能在外面太久,否则皇祖母真的要怀疑了。”

    连似月还有话想说,不过,确实不能再停留,这里太危险了,便道,“嗯,公主,你也快走吧。”

    凤令月点头,飞快地离开了。

    连似月看着她的身影,喃喃地道,“你今日舍身救我,我定不会相忘,公主,我记心里了。”

    连似月转过身,快步地离开,这一次,她顺利地出了皇宫——

    “姐姐!”她一走出正阳门,便看到连诀从连家的马车上跳了下来,快步地走了过来,“你没事吧!”

    “你一直在这里等我?”连似月看向他身后的马车,问道。

    连诀点头,“我实在不放心,便去恒亲王府找了九殿下,后来就和冷眉在这里等你,你还好吗,姐姐?”

    连似月点头,道,“发生了一些事,先上马车,我再细细和你说。”

    “嗯。”

    冷眉将马车赶了过来,连诀扶着连似月上了马车,马车内,连似月将今天发生的事大概说了一遍,连诀听的时候,一颗心一直揪紧了,直到听说凤千越被关入了刑部大牢,才松了口气,道:

    “贼心不死,他真是活该!”

    “不过,想想他现在被关在大牢里,尊严扫地,我就开心极了。”连似月拍了拍手,靠在马车上,脸上露出了一抹舒心的笑意。

    而恰在这时候,她的肚子咕噜响了一声,“啊,我饿了。”

    “给。”连诀忙从身后拿出一个纸包着的饼子来,塞到连似月的手里,道,“我就想到你会饿,刚才等你的时候,跑去京都最有名的饼子铺买了个饼子,好多的肉,你快吃吧。”

    一见眼前热腾腾的饼子,连似月顿时两眼放光,一把拿过来,不顾形象地大咬了一口,嘴里直说道,“好吃,真的好吃极了。”

    连诀见她这么大口大口地吃,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此刻,萧家。

    萧河回到府中,告知了萧振海今日宫里发生的事,萧振海顿时猛地站了起来,大声道,“你说什么?四殿下被皇上关入刑部大牢了?”

    “是,父亲,此事,我也万万没有想到,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萧河问道。

    萧振海紧紧地皱紧眉头,在书房里来回踱步,“皇上受了伤,为表忠心,为父需立即进宫面圣,四殿下的事,带我好好想想。”

    “父亲,父亲……”萧振海正准备出门,小女儿萧柔却拄着拐杖,跌跌撞撞的,几乎是单脚跳了过来,猛地抓紧了他的手臂,眼中流露出惊恐和担忧,“父亲我都听说了,四殿下是我未来的夫君,我们明年就要成亲了,为了女儿,父亲一定要想办法救他,女儿已经没了一条腿,不想又没了夫君。”

    萧振海望着自己最心爱的小女儿,深深地叹了口气,道,“以前也就罢了,可现在父亲何尝不知道四殿下对你和我们萧家的重要性,柔儿,只是,他是被皇上亲自下令关押的,这回,不是这么简单的事了。”

    “什么……”萧柔只觉得眼前一黑,虽然她和凤千越还没有成亲,自从四殿下提亲后,萧柔就已经把他当做了夫君,把他当做了后半生要依靠的人,真正把他装进了心里面,如今他出事,她自是最着急的一个,“不,父皇,你是国公爷,战功显著,为朝廷为皇上卖命这么多年,四殿下是父亲的女婿,你去求皇上,去求太后,一定能救他的,父亲,求求你了,求求你。”萧柔越说越激动,眼泪噗噗地落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