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O一章 宫闱丑事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o一章 宫闱丑事

    “奴婢,奴婢……”慧芝终于抬起头来,看了十三公主一眼,又立即低头下去,“奴婢对不起娘娘和公主。”

    “来人!”皇帝已经没了耐性,冷声命令道,“上拶刑!(夹手指)”

    “是。”不一会,两个满脸横肉的粗壮的嬷嬷手中拿着一个拶走了过来,这两人是专门负责后宫行刑的嬷嬷。

    凤千越见慧芝脸上闪过的害怕的模样,眼底流露出一丝阴狠和无情,他有把握慧芝不会出卖他,所以,慧芝,无论你多大的痛苦,你都承受吧,为本王来承受。

    “不,不要,不要……”慧芝要抽回自己的手,但是两个嬷嬷用起这拶型十分的熟练,几下就将她的手夹在了里面。

    “用刑!”其中一个嬷嬷一声令下,猛地用力一夹——

    “啊!”慧芝顿时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整个人仰起头,嘴唇失去了血色,凤瑭瑶吓得钻进了淑妃的怀里,不敢看这残酷的画面。

    这惨叫声从殿内传到殿外,殿外众人的心顿时被拎到了半空中,而萧河的心也跟着猛地一颤——

    这是个女子的声音?

    难道是连似月在被用刑吗?他紧抿着唇,侧耳倾听!

    “再用刑!”那嬷嬷再一声令下,这一次,她们手下的力气更大,而且连续不间断地夹了四次,众人几乎听到了骨头和血肉一并被生生挤碎的声音!

    “啊!”慧芝再次发出更尖锐的惨叫声,整个人无力地倒在了地上,双手像是断了一样耷拉着,手却不断地抖动着,那鲜血顺着落下来,染红了地面。

    “说!为何要对哀家和皇上撒谎?”太后再问道。

    “奴婢……奴婢……”慧芝整个人蜷缩在地上,脸色嘴色苍白,大颗大颗地汗液落下,她就快死去了一样。

    “快说,慧芝!”连淑妃也厉声地催促道。

    这时候,两个嬷嬷互相看了一眼,点点头,将地上的一个罐子打开,泼在了慧芝被夹的血肉模糊的手上,这罐子里面放的用辣椒,盐,油等搅拌在一起的汁水。

    “啊!”近乎昏死过去的她,突然感到手指一阵尖锐的刺疼,疼的整个身体开始痉挛,疼的令人失去了意志,“受,受不了,四殿下,奴婢不行,救命,四殿下……”

    这时候,慧芝突然开始呼唤凤千越,凤千越心头猛地一颤,握紧了拳头。

    “四殿下,奴婢撑不住了,是四殿下,是四殿下让奴婢这么做的。”慧芝举着双手,手不正常地抖动,整个人痉挛的几乎缩成了一团,费劲力气喊了一句。

    什么?

    太后和皇帝两人猛地瞪眼看向凤千越——

    凤千越撩起袍子,跪下,道,“皇祖母,父皇明鉴,我与淑妃娘娘宫里的宫女并无相识,她是疼疯了,所以说胡话。”

    “不,不……四殿下,我是四殿下的人,奴婢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到,都是四殿下让奴婢这么说的……”慧芝眼前一黑,终于疼的昏死了过去。

    淑妃大吃一惊,慧芝在她身边好些年了,居然是四殿下的人?而她却毫无察觉。

    眼见皇帝的脸色越来越阴沉,越来越可怕。

    凤千越猛地扭头,看向连似月,他蓦然间发现,她脸上原本的害怕,惶恐,忧虑都已经从眼睛里消失了,那眼底只剩下无边无际的冷漠和嘲讽,唇角甚至带着一丝微微的笑意。

    而凤云峥,他站在连似月的身后,他们看起来就是一边的,他们正合力地击打他!

    凤千越看着地上昏死过去的人,摇头,再次坚定地道,“儿臣不认识她,她在故意诬赖儿臣。”

    而连淑妃万万不愿意慧芝与自己扯上关系,她逮住机会,道,“皇上,臣妾终于明白这慧芝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刻站出来诬陷月儿了,臣妾宫里的人个个安守本分,从不出头,依照臣妾对慧芝这么些年的了解,她胆小谨慎,又怕事,今天这样,原来是受了人指使,而且,她刚才还说,她……她是四殿下的人,难道说,这些年,她都在替四殿下监视臣妾吗?”

    “淑妃娘娘!”凤千越冷声道,“休得胡言乱语,污蔑本王。”

    “姑母,慧芝在仪秀宫多年,如果她和四殿下有瓜葛,总会留下蛛丝马迹,月儿恳求姑母调查慧芝的住处,搜她的身。”这时候,连似月适时在一旁说道。

    “皇上……”淑妃哀求的目光看向皇帝。

    “搜吧。”皇帝下了准令。

    “是。”搜查分两边进行,一边由姜克己率人去搜索慧芝的住处,两个嬷嬷则搜慧芝的身体,搜了一阵后,其中一个嬷嬷从慧芝的身上取出了一块玉,双手奉送到周成帝的面前。

    皇帝接过玉佩一看,顿时脸色变了,勃然大怒,将玉佩摔在凤千越的身上,道,“这是什么?怎么会在这个宫女的身上!”

    凤千越接过这玉佩一看,顿时大惊失色,这块玉佩是……是她的,是那个人的!他一直戴在身上的,怎么会在慧芝的身上?慧芝是他的人,但是他从未给过她玉佩。

    “如果不是和你亲密的人,怎么会拿得到你这块玉,这可是你当做宝贝的东西!”周成帝猛地一把将瓷碗摔在地上,厉声叱道。

    “父皇,这是儿臣的私物,断不会给一个宫女,这其中必定有什么隐情,请父皇容儿臣调查。”凤千越脑海中迅速地思考着,这玉佩是如何到慧芝身上的?

    “皇上,宫女的东西都在这里了。”这时候,姜克己和侍卫进来,将一个包袱放在地上。

    “打开看看!”太后阴沉着脸,皱着眉心命令道。

    “是。”

    包袱打开后,太监上前,将里面的东西一件一件拿出来当众展示,令凤千越大惊失色的是,这包袱里除了慧芝的私物,还有三样与他有关的东西,一个是他戴过的头冠,一个是他用过的宫扇,还有一封情信,则是慧芝写给他的,但是没有写完,只简单写了几个字,看不出来要说什么。

    但是一个宫女的身上,有这些东西,已经足以说明这个王爷和宫女之间有染了——

    身为皇子却和妃嫔的宫女有这样千丝万缕的牵扯,真真是宫闱内天大的丑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