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OO章 审问慧芝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四oo章 审问慧芝

    姜克己领着侍卫在一条沉船的四周搜索着,太监总管冯德贵则站在岸边,不一会,姜克己走到岸边来,不知道对冯德贵说了些什么,就见冯德贵脸色严肃的点头,然后转身,匆匆往御清宫的方向走去。

    萧河也转身,从另一条道,迅速到了御清宫,只见,宫殿内跪了好些人,几乎所有的妃嫔都在。

    他找了个地方单膝跪下,密切地注意着殿内的情形。

    “再继续扩大搜查范围!”不一会,便听到一声威严的命令声,这是皇帝的声音——

    接着,便看到冯公公又弓着身急匆匆从殿内跑了出去,继续往雀湖边走去。

    大约两刻钟后,冯德贵又匆匆地从雀湖一路往殿内跑去,他一边跑一边抬手擦着额头的汗液,这两旁跪着的人的心又被猛地提了起来。

    萧河脑袋飞速地转动着,分析着此刻殿内的形式是对四殿下有利还是无利。

    “再扩大搜查范围,继续搜查!”冯德贵进去不久后,再次听到皇上的声音,然后一会便见冯德贵又匆匆地跑了出来,再一次揪着众人的心脏跑回雀湖边。

    那后宫几个妃子个个脸色苍白,跪到快要昏倒过去了——

    “扑通!”只听到猛地一声响,那年纪最长的冯德妃眼前一黑,倒在地上。

    “娘娘!”那身后的宫女和嬷嬷急忙跑了过来,将她扶上轿撵,抬回景德宫去了。

    其余的人,个个紧张地大气也不敢喘,频频抬手摸着汗。

    同时,殿内的气氛也几乎快要凝固了,流汗的不止殿外不知内情的人,还有凤千越,他的额头开始沁出细密的汗珠,这些汗珠越来越多,越来越大颗,袖中的拳头紧握着。

    第一次,围着船搜寻,没有找到匕首;

    第二次,扩大范围搜寻,还是美找到匕首;

    现在已经是第三次搜寻了,而且依照周成帝的命令,范围扩大了两倍,这一次如果再找不到——

    这是怎么回事?他明明亲眼看到连似月将匕首顺着船壁丢下了湖里,怎么会在附近找不到?

    他看着跪在地上的连似月,她脸上的神情也仿佛有些紧张,并不像以往给了挖了圈套时那种阴测测的表情,而凤云峥,依旧云淡风轻,十分平静,仿佛此事与他无关,只是静静等待结果而已。

    而那慧芝……他看了她一眼,她咬紧了下唇,匍匐跪在地上。

    皇帝抿唇坐在龙榻上,太后的脸色越发的阴沉。

    连淑妃紧紧拉着凤瑭瑶的手,她的内心现在十分紧张。

    时间缓慢地流逝,内殿的空气凝固地就快让人呼吸不过来了——

    “皇上!”终于,冯德贵第三次小跑着进来,此刻,他浑身都已经被汗湿透了,头上的太监帽子歪了,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如何?可有找到?”皇帝冷声问道。

    冯德贵抬手擦了把汗,道,“回禀皇上,还是没有找到,姜首领还在继续找。”

    冯德贵话一出,凤千越的脚步轻微往后踉跄了一步,汗珠从脸颊滑落,他暗暗握紧了双手,怎么会这样?他明明看到连似月将匕首往湖里丢下去的。

    连似月没有错过凤千越脸上这么精彩的神情——

    呵呵,凤千越以为他自己躲在暗中观察,却没想到她在将计就计,她只是假装做了个将匕首沉入湖底的动作,让他误以为丢了匕首,实际上,那匕首她悄悄收了回来,一直留在她的身上。就在刚才在湖里,趁着混乱的时候,她已经将匕首悄悄交给九殿下,并且说了句凤千越都看到了。

    然后,两人合伙一招请君入瓮,引得凤千越跳进陷阱里。

    跪在地上的慧芝,已经开始落泪,紧张地快要昏过去了一般。

    “父皇,雀湖的水流动十分缓慢,若没有分时,几乎是禁止的,而匕首或者刀具是铁制品,沉入湖底本来就难以流动,何况是在雀湖,水也不太深,便没有流动的可能性,况且,已经搜了那么远的地方都没有,所以依儿臣之间,四王兄也许是看走了眼了。”凤云峥微微颔首,对皇帝说道。

    “皇上,臣女没有要谋害皇上,根本就没有匕首,也没有其他什么刀具,皇上,四殿下就是陷害我的。”连似月适时地“激动”地说道。

    “皇帝,你怎么看?”太后也有些糊涂了,她问周成帝,道。

    周成帝看向凤千越,凤千越心头一颤,忙双膝跪下,低头,道,“父皇,儿臣没有要陷害谁,只是依据当时的时间,和与此事有关的人进行合理的推测,帮助父皇找出真凶,请父皇明鉴。”

    而这时候,那慧芝已经吓得瑟瑟发抖。

    “这个宫女叫什么名字来着?”太后开口问道。

    “奴婢,慧,慧芝……”慧芝结结巴巴回答道。

    “你方才对哀家和皇上信誓旦旦地说你看到连似月将匕首扔进了湖里,是不是?”太后问道。

    “是,奴婢,奴婢是这么说的。”慧芝用力地咽了咽口水,颤抖着声音,道,“只是,只是也许奴婢……看走眼了。”

    “大胆!竟敢在哀家和皇上的面前胡言乱语,这是欺君的大罪。”突然,太后脸色一沉,一声厉喝,顿时整个大殿内跟着抖了三抖,所有人等,立即全都跪了下来。

    “太,太后娘娘……是,是,奴婢是这么说了。”慧芝连连磕头,脸色苍白。

    而淑妃则拧紧了帕子,脑海中这慧芝是她仪秀宫的人,怎么都和她脱不了干系,她怕是连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她现在万分懊恼欺骗和算计连似月,这是不是老天爷对她的报复?

    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摆脱慧芝是她指使的嫌疑,她正色对慧芝说道,“慧芝,太后娘娘问你话,你还不快点老老实实地回答?你方才说看到月儿丢了匕首,现在又说可能看走了眼,你到底在想什么?你是本宫的人,但是本宫从未指使过你什么。”

    慧芝依旧紧闭着嘴巴不说话。

    “慧芝,母妃问你话,你怎么不说?此事事关重大,沉默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你快说。”凤瑭瑶也急了,这慧芝原本是所有宫女中与她很亲近的那一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