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九章 好吃的饼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九九章 好吃的饼

    “嗯。”周成帝应道,一时之间,整个殿内,众人屏息,鸦雀无声,只有皇帝喝药和勺子偶尔碰撞碗壁的声音。

    宫女慧芝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紧张地手脚发抖,不敢抬眸,连淑妃暗中狠狠地盯了她一眼,心中暗骂道,这蹄子莫非疯了不成,此事与仪秀宫有关,她咬住嘴不要说话就是,谁会去注意一个小小的宫女,可偏偏这么多嘴,给她制造麻烦。

    淑妃这么想的时候,是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慧芝是凤千越很久以前就安排在她身边的人。

    时间,慢慢地流逝,众人的心浮在了半空中,紧张地等待着搜寻结果。

    *

    此刻,长春宫里却是另外一番景象,这里的人丝毫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母后,母后……”十一公主轻轻唤了两声,但皇后依旧沉睡着没有睁开眼皮来,她便小心翼翼地替她掩好被子,然后关上门,慢慢地轻轻地走了出来。

    站在门口,看一眼这寂寥的宫殿,她心里油然升起一股深深的孤独感。

    她和母后两人住在长春宫,身边没有一个伺候的宫女和嬷嬷,所有的事情都是她一个人来做,而母后被打入冷宫后,就越来越不爱说话了,除了偶尔喊一两声废太子的名字,之后便是依靠在床边沉默,十一公主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外面发生什么事情,她也毫不知情,整个长春宫好似一座鼓捣。

    不过,好在还有她的小鹿。

    想到小鹿,她又笑了,如今,小鹿已经长高了许多,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它像是懂得十一公似的,见到她过来,便将头靠过来,在她的身上轻轻地蹭着。

    十一公主折了两根新鲜地树枝,放到它的嘴巴旁,温柔地抚摸着它的背,柔声地说道,“好在还有你在呢,吃吧,吃吧,多吃点,长高一点,长壮一点,千万不要生病。”

    小鹿吃的很欢快,吃完还在她的面前甩了甩头,用头蹭蹭她的肚子。

    “呵呵呵……”她咯咯地笑起来。

    和小鹿玩了一会,十一公主摸了摸她的头,小声地说道:

    “去吧,去休息会,我也累了。”

    小鹿像是听懂了她的话,朝她扭一扭屁股,摆一摆身子,然后钻进它的房子里去了。

    十一公主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她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到长春宫门口,背靠着门坐下,那日光照耀在她的身上。

    这样重复而无望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

    她用那皲裂的手,从怀中掏出一块只好一半的双鱼玉佩,放在掌心轻轻地抚摸着,细细地看着——

    “啪嗒”突然,两颗眼泪从眼眶滑落,掉在了玉佩上。

    她一边用衣袖擦着上面的泪珠,一边哽咽着说道:

    “连诀,我好想你啊。”她将玉佩抱在怀里,低着头,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来,撕心裂肺地疼,但是却不能哭出声音来,因为不能让母后听到了。

    不知道哭了多久,一双眼睛都哭红肿了,她将玉佩收回怀里,靠在门边闭上眼睛累的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睡梦之中,她突然问道一股好香好香的味道,香的她肚子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

    她猛地睁开眼睛——

    “哇,真的有饼子,好香啊。”她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夹了好多好多肉的饼子放在她脚边,下面垫着一层纸,正在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她连忙弯腰,将饼子拿了起来,放在鼻子边闻了闻,顿时闭上了眼睛,一副好享受的模样。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拿着饼子站了起来,大声问道,“谁?谁给我送饼子了?”

    但是,她连问了好几声,都没有人回答,肚子却咕咕咕地叫了起来。

    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吃过肉了,每天好不容易从御膳房要回一些肉食,也总是又老又硬的,她拿回来还要挑选很久,将能吃的下嘴的给母后吃,她自己就吃点馒头,或者在挑出来的肉里面放点热水,喝点“肉汤”。

    现在这么一个厚厚的肉饼子放在她的面前,她肚子咕咕叫个不停,好想用力地咬下去!

    “知礼!知礼!是你吧,你知道我最喜欢吃这种肉饼子了。”她抓着饼子,又大声地问道。

    “啪嗒”这时候,一粒石头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丢出来滚到了她的脚边。

    她笑了,“真的是知礼,是知礼送过来的。”

    她连忙张嘴,用力地咬了一口——

    “好好吃,真的好好吃的,这是我吃过最好的饼子,唔……”她高兴极了,一边吃一边高兴地哭。

    不远处的角落,萧河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将手里剩下的一颗石子轻丢在了地上。

    方才十三公主在他身上闻到的香味,就是这饼子的香味,这是京都最有名的“庆德烧饼”做的,他特意让伙计多放了一半的肉。

    他倚靠在墙上,双手环胸,看她大口大口地吃着烧饼,那油从嘴角流出来了也不在乎,抬起袖子就是一抹嘴巴,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但是,她只吃了一小半却停了下来,将剩下的包好了,萧河一愣——

    不是很喜欢吃吗?怎么不吃了?

    十一公主舔了舔嘴唇,自言自语地道,“这么好吃的饼子,留给母后也吃一点吧。”

    说着,便将饼子包好拿在手里,又放在鼻尖用力地闻了闻,然后满足地舔了舔嘴唇。

    “……”萧河的脸色沉了下来,这个傻丫头,那一日在太后寿宴上,皇后明明在利用她,她怎么还……

    “小侯爷,小侯爷……”他正想着,这时候,传来一个急促的声音。

    他连忙闪身,快速地离开了这儿,快步走了过去,沉声问来人,“什么事?”

    来人气喘吁吁地道,“出事了,出大事了,皇上受了伤,现在整个雀湖都快被翻过来了!”

    “什么?”萧河一听,立即将十一公主的事压在了心里不再去想,连忙问道,“怎么回事,你和本侯爷说说。”

    “是!”

    于是,萧河一边往御清宫的方向走,一边听这太监将事情一一道来。

    当他进宫雀湖边时,果然看到一众侍卫把守住雀湖,不让人靠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