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八章 沉湖附近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九八章 沉湖附近

    “你,你……”连似月苍白着脸色指着这慧芝,“难怪,难怪你刚才在仪秀宫一直对我躲躲闪闪的,不敢看我,原来,原来你……打定了主意要诬陷我,你说,是谁指使你的?”

    慧芝忙连连向连似月磕头,道,“大小姐,奴婢,奴婢不是要诬陷您,奴婢刚才不敢靠近您是因为害怕,现在说出来,是……是不敢欺瞒皇上和太后娘娘。”

    “呵……”凤千越冷冷地笑了一声,睥睨了连似月一眼,道,“我用时间推算,证据确凿,你说我诬陷你,现在这宫女说亲眼看到你将匕首扔进湖中,你又说是诬陷你,敢情,这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在诬陷你。”

    “四殿下,你……”连似月一副被堵地说不出话来的样子,凤千越看着她这模样心里却感到十分的惬意,这么久以来,她一直占尽了上风,屡屡令他受挫,今日终于让他抓到把柄,她也体会到被人捏住咽喉的感觉了吧!

    他看向周成帝,道,“父皇,不管有没有合理的理由,也许连似月心里有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的理由,但是种种迹象显示,此事必定为她所为。”

    “皇帝,事已至此,可以下定论了吧。”太后眉心紧皱,脸色严肃,道。

    周成帝望着连似月,“也许连似月心里有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的理由”,他的脑海中回想着凤千越说的这句话,这个理由便是:她不愿入宫!

    既然如此,那就不必要留着她了!

    凤千越看着周成帝脸上表情的变化,他知道他的父皇此时此刻在想什么,这句“连似月心里有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的理由”,是他故意说的,他近日刚刚得知周成帝原本有意找连似月入宫的事,虽然他对此事也相当震惊,但还是特意对疑心病很重的他说出这句话。

    “皇上,这全都是四殿下的猜测而已,这宫女站在岸边,离沉船有一段位置,也许,也许她看花了眼呢?”连似月眼见自己要被定罪,仿佛十分着急,害怕。

    “如果你实在不死心,那不如下湖打捞一番,只要匕首在雀湖里,便能找得到。”凤千越终于说到最重要的一点了!

    他亲眼看到她将匕首沉入湖底,只不过不好亲口说出来,这才安排了慧芝这个宫女,慧芝也很早以前就是他留在淑妃身边的眼线,皇帝有意连似月也是慧芝传达给他的消息。

    “父皇……”这时候,另一道清郎的声音响了起来,众人一看,是九王凤云峥站了起来,和四王凤千越衣冠楚楚,风度翩翩不一样,九王浑身湿透,平日里墨玉般的飘逸头发黏在脸侧,手背上还有刮伤的痕迹,显然是刚才下湖救人受了伤所致。

    连似月太抬起头来,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又很快就分开了。

    “云峥,你刚才也下雀湖了?”周成帝问道,方才太过惊慌,场面又混乱,他倒不记得凤云峥也下了湖,但是记得他从湖里上岸后,峥儿一直跟着到了御清宫。

    “是,儿臣下湖救了连相的女儿。”凤云峥大大方方地说道,没有任何遮掩,显得十分坦荡。

    皇帝看向姜克己,姜克己微微一愣一下,颔首,道,“皇上,是末将的疏忽,只顾着救皇上,忘了连大小姐了,九王比末将后下湖,想来是看大小姐无人搭救,所以伸以援手……”

    “嗯。”皇帝点头,问凤云峥,道,“你刚才想说什么?”

    “儿臣也很想知道谋害父皇的真凶是谁,所以请容儿臣再说两句。”凤云峥道。

    “你说。”皇帝准许了。

    “四王兄,如何?”凤云峥在看向凤千越,那目光淡淡地落在也的身上,道。

    “父皇都同意了,九皇弟审问便是。”凤千越心中冷嘲一声,这次,看你要如何救连似月!

    凤云峥转身,看着那匍匐在地上战战兢兢的宫女慧芝,问道,“本王再问你,你确定你亲眼看到了连似月将匕首之类的工具丢进湖里吗?”

    他的目光看起来很柔和,眼角甚至有一丝亲和,但是慧芝却从这目光里感受到一种巨大的压迫,她突然有些害怕,咽了咽口水,道,“是,是,奴婢亲眼看到的。”

    “那她将匕首丢在了哪个位置?你应该也记得很清楚吧吧。”凤云峥再问。

    “记,记得。”慧芝的目光有些闪烁,道。

    “在什么位置?”凤云峥不容她回避,往前一步,问道。

    “是,是顺着船边丢下去的,当时,大小姐的动作很快,随手沉入雀湖了。”慧芝想了想,说道。

    “你向着太后和皇上,把你这番话再仔仔细细地说一遍吧。”凤云峥命令道。

    “九殿下……奴婢没有撒谎,奴婢真的看到了……”慧芝用力地磕了个头,说道,凤云峥不语,只静静地看着她,她终于面向太后和皇帝,道:

    “太后娘娘,皇上,我看到连家大小姐将匕首丢在了船的附近了。”

    凤云峥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笑意,再看向凤千越,道:“四王兄,依据这名宫女所说,这雀湖并不深,匕首又是重物,不会漂浮,那么掉下去的话,就应该直接在沉船的附近了,是不是?”凤云峥突然转身,看向凤千越,问道。

    凤千越眸中带着一丝深沉,道,“是这样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建议下湖找匕首。”

    “父皇,四王兄分析十分有理,儿臣也很赞同他的看法,那就请父皇派姜克己和冯公公前往雀湖,在船的附近进行打捞吧,如果如四王兄和此宫女所说,那就一定找得到匕首。”凤云峥即刻请示建议道。

    皇帝眸间一沉,命令道,“姜克己,冯德贵,立即派人马下湖寻找匕首,再传令下去,所有人等,一律不得靠近雀湖,否则格杀勿论!”

    “是!末将(奴才)遵命!”

    很快,姜克己便率领上百人的侍卫队,与冯德贵一起,其余人等则留在御清宫,静等消息。

    太医忙躬身走到皇帝的身边,将熬好的中药端了过来,跪在榻前,道,“皇上,药已经熬制好了,请您趁热喝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