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七章 认定凶手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九七章 认定凶手

    这人可是连相府的大嫡女,是京都贵女圈里赫赫有名的人,也是安国公主喜爱有加的人,安国公主还曾在公开场合数次夸赞她,而今她居然敢谋害皇上,怎么会这样?

    “四哥哥,月儿表姐怎么会做出这种事,你是不是弄错了?”凤瑭瑶惊讶地问。

    但是,他的证据这么确凿,听起来似乎根本无法推翻,无法反驳,这连似月势必坐实了谋害皇上的罪名。

    而淑妃则差点晕倒了过去,但是一想,她现在和月儿是一条船上的人,月儿若真坐实了谋害皇上的罪名,那就是诛九族的罪,她和瑭瑶儿也脱不了干系,她拉住连似月的袖子,低声问道:

    “月儿,你快解释啊。”

    太后眉心紧皱,紧紧盯着这个身子看起来还有几分虚弱的姑娘,问道,“连似月,千越所言合情合理,你要怎么解释?”

    皇帝那如同利器般的目光看向连似月,透着威严的眼睛微微眯起,溢出一丝危险的光芒,心里暗想道:

    ——连似月是为了拒绝圣意,从而铤而走险?

    小腿上的疼痛提醒他,作为君王的尊严不容挑衅,今日势必要有人为他今天受的伤付出代价,否则他身为帝王的颜面何存。

    凤云峥透过人群,冷峻深沉的目光落在周成帝的身上——

    连似月眨了眨泛着雾气的星眸,道,“太后娘娘,皇上明鉴,臣女绝无谋害圣上之心,也无谋害圣上之实啊。”因为呛水,她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虚弱,但语气却异常的坚定,“皇上可还记得,臣女在第一时间发现船舱进水后就立刻告诉了您,接着又马上跑到船外和船夫一起呼救,如果臣女真的有心谋害皇上,又何必多此一举呢?咳咳咳……”说完,她有些喘不过气来似的,捂着嘴唇,用力地咳嗽了几声,苍白的脸色显得有几分泛红,谁也无法察觉她眼角那一丝冰冷彻骨的寒意。

    周成帝微怔,他回想起当时的情形,确实如她所说,她当时表现的十分惊慌,还急着跑到外面呼救,那着急害怕的模样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很自然的反应。

    淑妃也急忙说道,“皇上,月儿所言十分在理,连家列祖列宗深受皇恩,享受着荣华富贵,实在没有道理害皇上啊。”

    “也许是她为了掩人耳目,于是刻意为之。”凤千越冷眼看着连似月装作柔弱的样子,声音有些冰冷地说道。

    连似月的脸上即刻浮现出一抹悲切的神情,痛心地看着凤千越,抽抽搭搭地流下两行眼泪,道——

    “不知道我究竟哪里得罪过四殿下,以至于殿下要一而再再而三地陷害于我,明明,明明我是和皇上一同掉入湖中的,我也是受伤害的人,四殿下不去追究真正的原因,却紧紧抓住我不放……”

    凤千越目光一冷,不悦地道,“连似月,休要胡说,本王与你无冤无仇,何来故意陷害之说?本王不过不想父皇被蒙蔽,所以才暗中调查了真相,现在将我所知道的真相告诉父皇,请父皇定夺。”

    呵呵呵!

    好一个无冤无仇!

    凤千越,你说的真的好轻松啊!

    连似月看向太后和皇帝,道,“太后,皇上,诸位,四殿下的分析突然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但仔细想想其实漏洞百出。

    首先,方才因为淑妃娘娘和十三公主先下了船,船上就臣女和皇上两人,若皇上出事,臣女必定脱不了干系,谋害皇上是诛九族的大罪,臣女胆子小,惜命,可不敢做这样的事。

    我父亲连延庆乃堂堂一朝宰相,我姑母是皇上宠妃,我二叔官至侍郎,我四叔替皇上驻守边关,我们连氏一门深受皇恩荣宠,臣女着实没有任何冒着杀头大罪谋害皇上的理由啊,太后和皇上给我做主啊。”

    太后听罢,点头,道,“皇帝,这连似月所说确有几分道理。”

    “连似月,那你要如何解释本王以上的分析?”凤千越再问道,饶是连似月如何挣扎,只要他抓住这个时间点不妨,她就没有办法脱身。

    连似月无奈地叹了口气,眼中流露出一抹深沉的失望,道,“四殿下口口声声说,船板上的六个洞是我用刀具或是其他利器凿出来的,那么我想请问殿下,您所说的刀具和利器呢?”

    “你不会那么蠢,将工具留在身上,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你在凿完六个洞后,就将工具投入湖里了。”凤千越定定地看着连似月,他此次如此淡定,是因为他在岸上的时候亲眼看到她将刀具悄悄扔进了雀湖里面。

    终于说到这里来了,这是凤千越最期待的一步吧,连似月突然显得很激动,她猛地站了起来,脸色涨红了,脸上仿佛闪过一抹慌张的神色,道,“四殿下,你,你休要含血喷人,你是不是要我以死明志?”

    “连似月,你紧张什么,本王只想捉拿谋害父皇的真凶,父皇面前,皇宫内苑,决不许任何人作乱!”凤千越紧盯着连似月,呵斥道。

    “我,我没有紧张,因为我根本没有这么做。”连似月急着反驳道。

    “扑通……”这时候,刚才搀扶着连似月进来的其中一个宫女突然跪到在地上,“皇上饶命,太后娘娘饶命——”

    淑妃见了,道,“大胆慧芝,你这是为何?太后和皇上在此,岂容你放肆!”

    但那慧芝却没有听淑妃的话,而是趴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哭着道,“奴婢罪该万死,刚刚在岸上的时候不小心看到连大小姐将,将一把匕首丢进了湖里,奴婢觉得有些奇怪,但没有多想,现在奴婢听了四殿下所说的,才明白怎么回事,皇上恕罪,皇上恕罪。”

    慧芝说着,呜咽着哭起来,连似月静静地看着她哭的肝肠寸断的样子,不动声色,慧芝目光闪烁了一下,避开了连似月的注视。

    “什么?”淑妃一惊,“慧芝,兹事体大,你万不可乱说,这是杀头的大罪!”

    慧芝哭着道,“娘娘,正因兹事体大,奴婢绝才不敢乱说。”

    现在,又出来一个淑妃身边的宫女来指证连似月,那么,她几乎被认定了就是凶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