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六章 十足把握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九六章 十足把握

    连似月微微低头,那冷峻的目光却迎视着他,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交汇,谁也没有退让,互相传递着烈烈杀气,都有种一种要将对方置之死地的狠绝!

    他们是逃不开的宿敌,从前世到今生,此生相遇只为杀的天昏地暗,血肉模糊!

    连似月暗道,原来她刚才在船上的时候没有看走眼,那个站在树后面露出一角鞋面的人果真是凤千越,这么看来,他见证了整个沉船和翻船的过程了?

    此刻前来,是要揭露她的?

    若是一般人,断然不能因为鞋面的一角就认出那人是凤千越来,但是她是连似月啊,凤千越化成灰她都能认出来,他的呼吸,他的一切她都是那么熟悉,何况是鞋面呢。

    呵呵,她唇角微扬,一丝浅的几乎不可察觉的笑意浮上脸颊,看来,又有一场与凤千越的恶战要展开了。

    她目光不由地悄悄看向凤云峥,她自己都没有察觉,虽然退回了披风和金簪,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早已经习惯将目光看向他,仿佛能从那温润的目光中寻找到她想要的东西。

    凤云峥一如既往地朝她微微点了点头,眼底露出一丝笑意,这笑意传递一种温暖和鼓励。

    凤千越没有错过这两人之间的对视,他们之间这种彼此信赖的目光,那种不需言语的默契感,让他的心里涌起一阵浓浓的不悦,他更加确定了今日的目的——

    毁了连似月!

    他收回视线,昂首走进殿内,脸上一副有十足把握的模样,在连似月的身旁跪下,道,“拜见太后,父皇。”

    “越儿,你刚才说此事另有隐情?”太后问道。

    “难道你查到了什么?”皇帝也问道,自从萧山写大不敬文章之后,周成帝已经冷落四子许久,不但将其降为郡王,朝中事务也收回诸多权利,只管些无关紧要的事。而凤千越送上的万言忏悔书,他也只粗略看了两页,便丢在了角落。

    “父皇,也是凑巧,儿臣刚刚前去政事堂,经过御花园的时候,刚好看到淑妃娘娘,十三妹妹和连家大小姐一起上了游船。

    再从从政事堂办完事后便看到姜首领背着父皇从湖里上来,从知道父皇的游船翻了,出了事,受了伤。

    儿臣实在觉得事太过蹊跷,好好的船怎么会翻呢?于是刚才在湖边留心观察了一番,再捋了一遍事情发生的整个过程,终于发现了其中的线索,透过这些线索,儿臣锁定了谋害父皇的人。”

    “即刻说来予朕和太后听听。”周成帝一听,忙道。

    其余人听凤千越说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也都纷纷将注意力集中在了他的身上,那淑妃和凤瑭瑶则紧紧靠在一起,紧张地看着凤千越,目光里既期待,又害怕!

    “是,父皇请听儿臣细细道来。”凤千越弯腰将地上的船板捡起,指着上面的六个洞,道,“从时间轴上来分析,这六个洞并不是在父皇上船之前凿出来的,而是在上船之后凿出来的。”

    “哦?此话怎讲?”太后拧紧了帕子,问道。

    往往事情却接近真相,就越令人紧张,此刻,御清宫内几乎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地看着凤千越手中的木板。

    “孙儿正要说这点。我看到淑妃娘娘,十三妹妹,连似月三人上船的时候是未时三刻(13:30——13:45),而船出事的时间则是在申时一刻(15:00—15:15),我刚刚在殿外听到淑妃娘娘说,她和十三妹妹是在未时四刻(14:00—14:15)下的船,而父皇上船的时间儿臣找冯德贵问过了,是未时五刻(14:30—14:45)。

    也就是说,从淑妃离开,到父皇上船期间,连似月在船上独处了两刻钟,期间游船黯然无恙,而从父皇上船,到船翻倒,期间所用的时间也不过是两刻钟多一点。

    这足以说明,游船上的洞不是在淑妃三人上船之前就有的,而不是在淑妃娘娘和十三妹妹在船上之后就有的,而是在她们下船之后才有的。

    淑妃和十三妹妹下船之后,船上就只剩下船夫和连似月两个人了,这两个人中间有一个人必定是将船凿出这六个洞的人。”

    凤千越用事实和数据分析此事,说的有理有据,不禁令众人纷纷佩服地点头,连太后认认真真地听完后也点头说道,“皇帝,这个分析实在是面面俱到,且分析地十分在理。”

    淑妃听完凤千越的这一番话,顿时松了口气,但是,她突然想到剩下的两个人,心头猛地一跳,看向连似月。

    皇帝则抿着唇,没有说话,他脸色越发沉重,目光看凤千越,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凤千越目光看向连似月,眼神慢慢地变得昏暗,阴沉,仿佛地狱的恶魔,打算将面前的人儿一口吞掉!

    而连似月并无惊慌,只是像往常一样,用那种冰冷的,嘲讽的,看不起的目光淡淡地看着凤千越。

    两人之间在做出一番誓死地较量!

    不得不说,凤千越是个极其细致耐心的人,他能从蛛丝马迹中抽丝剥茧,从而寻找出对自己有用的线索,前一世也是如此,有时候细心到令人害怕。

    凤千越眉心微皱,收回目光说道,“船夫已经负责划桨两年,只是个小小的奴才,又是直属御清宫的人,期间从未出过问题,所以可以直接排除他的嫌疑。

    所以,答案只有一个——

    凤千越的手指指向连似月,一字一句地说道,“所以,船板上的洞是连似月凿的,她在淑妃和十三妹妹下船后用刀具或者其他利器凿了六个洞,她才是此次谋害父皇的真凶。”

    他看着连似月,手指有些发抖,狠绝的目光中却又流露出一丝落寞,多难得的女孩儿,如果和他并肩,一起成就霸业该有多好,我其实并不想送你上路啊,连似月!

    他眼中缓缓浮现一层雾气,慢慢地收回颤抖的手指,放回身侧。

    凤千越此番结论一出,顿时所有的人都猛地看向了连似月,看向这个此刻苍白而虚弱的姑娘,眼神中流露出震惊的目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