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五章 迷雾重重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九五章 迷雾重重

    “冯德贵,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快给哀家说说,哀家的心里实在不安。”太后心疼皇帝受伤,威严的声音里透着责备。

    “启禀太后娘娘,皇,皇上在雀湖乘船游览,船,船翻了,皇上不慎,掉入湖中,被船压住了身子,所以才受此重伤……”冯德贵跪在地上,紧张地说道,浑身瑟瑟发抖。

    “什么……”太后听的一阵心惊肉跳,脸色一白,看向周成帝,道,“这好端端的,船怎么会翻?皇帝,此事必不简单,势必要好好调查一番。”

    周成帝头和腿都很疼,特别是小腿疼的直发抖。

    他也觉得此事蹊跷,这艘船是工部特意打造,工艺精良,一直在雀湖上,偶有乘坐,却从未发生过漏水的事,今天怎么会突然漏水呢?

    这其中,必定有什么隐情。

    “姜克己!”皇帝眉心一凝,唤道。

    姜克己手里拿着一块木板,从殿外走进来,单膝跪下,道,“启禀太后娘娘,启禀皇上,卑职已经命人将船从湖里打捞上来仔细检查过了,检查后发现船的后尾舱有六个孔,水应该是从这六个孔里漏进来的。”

    “什么?船尾舱有漏洞?”周成帝心中一惊,怎么会这样?

    “皇上,末将已经命人将那块木板拆卸下来,请皇上过目。”姜克己将身旁的木板拿起来,冯德贵连忙快步过来,双手将木板拿到太后和皇帝的面前,两母子一看,果然,上面有六个洞,看起来是被利器凿出来的。

    “皇帝,这是有人刻意为之,这是要谋害你啊。”太后面色一紧,沉声道。

    周成帝因为失血而显得有几分苍白的脸色更加难看,他顿时感觉四周充满了阴谋和算计,而谋害他的人恰好藏在其中,这人想要他的命。

    他脸色一沉,冷冷地用力将木板掷在地上,道,“在朕的宫里,竟有人胆敢行谋害之事。来人,将今天的相关人等全数带进御清宫来!朕要和太后共同审理此事,再传刑部张迎之!”

    “是!”姜克己前去,很快连淑妃,十三公主,九殿下凤云峥,船夫等人都走了进来,齐齐跪在大殿之上,不一会,刑部张迎之也来了。

    连淑妃一见皇帝的头上,腿上都受了伤,顿时吓得三魂去了七魄,跪在地上,哭着道,“皇上,是臣妾有罪,请皇上责罚。”

    周成帝看着这个素来温婉柔和,听话明事理的妃子,他眼底带着一层探究和怀疑——

    他前两日又在淑妃面前提了连似月几句,淑妃深知他的心意,便安排连似月进宫,又巧妙地安排了这一次游湖,可是偏偏,这游船却出了问题,让他受了两处重伤。

    “皇上,臣妾此刻心如刀割,皇上的伤重吗?”淑妃泪眼连连,问道。

    十三公主凤瑭瑶一步一步地爬到周成帝的床榻前,眼底含着泪,眼圈泛红,担忧地看着他,问道,“父皇,你疼吗?瑭瑶儿帮你呼呼,呼呼就不会那么疼了。”说着,那眼泪如同晶莹的珍珠滑落,十分心痛父皇的样子。

    周成帝低头看着自己最疼爱的这个女儿,她眼底全是赤诚,他的心有些软了,道,“瑭瑶儿,你先起来,不要跪在地上。”

    “父皇,瑭瑶儿好担心你啊,父皇一定要好好的。”凤瑭瑶站了起来,倚靠在皇帝的身边,柔声地道。

    淑妃见状,心头的一颗石头才放下来一点,皇上还是疼爱瑭瑶儿的。

    “淑妃,此事怎会和你有关系,你说给哀家听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太后看着淑妃,问道。

    “是,太后。”连淑妃低下头,她自知不能在众人的面前说皇帝看中了她的侄女连似月,来不及等月儿及笄,于是她就投机取巧,特意悄悄为皇帝安排了这一场游湖,她说道,“瑭瑶儿想念外祖家的表姐,臣妾见两个孩子关系好,便命人接她进宫与瑭瑶儿作伴,一时兴起说到雀湖上游船,中途臣妾和瑭瑶儿内急下了船,留月儿在船中等待,后来皇上恰巧经过上了船,等臣妾返回之时,船,船便翻了,皇上和月儿一起掉下了水。太后,皇上,臣妾……臣妾也不知道船上怎么会有漏洞,此事,此事与臣妾无关,臣妾绝不会谋害皇上的,请皇上明察。”

    太后那犀利如刀的目光看着淑妃,她也听皇帝说过有意招连相家的嫡女入宫的事,这游湖与皇帝偶遇分明是淑妃自己安排用来讨好皇帝的手段,还说什么是要让两个孩子作伴。

    太后那也是后宫中一路争斗,浮浮沉沉,手中沾染了无数的鲜血,才有了今时今日的地位的,淑妃心里的小九九她岂会看不出来?

    她冷哼一声,道,“淑妃,你贵为四妃,为皇上协理后宫,还想着这样下作的手段,哀家对你感到十分失望。”

    “太后恕罪,臣妾知罪。”淑妃匍匐在地,她真是恨不得一口咬掉自己的舌头,原本想安排月儿上船讨得皇上欢心,却没想到不但没能成全皇上,皇上还因此受了两处伤,这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怎么都洗脱不了她的责任了,只有老老实实地认错的份了。

    太后看了一眼座下,目光威严,冷声问道,“那连似月人呢,怎么不见?”

    “太后,皇上,连家大小姐来了!”正在这时候,殿外响起一个声音,只见那连似月在两个宫女的搀扶下,缓慢地走了进来。

    连似月微低着头,看起来有几分无力,因为受了惊吓,所以脸色稍显苍白,她一步一步走进殿内,目光不经意间落在凤云峥的身上,又淡淡地收了回来。

    再看到皇帝身上的伤,她唇角冰冷的笑意,转瞬即逝——

    若不是考虑到眼下的实际情况,就凭这老东西对她起色心,这么恶心地令她反胃,她今天就要想办法让他淹死了!

    她一直走到殿中,双膝跪下,道,“臣女拜见太后,皇上,咳咳……”她说完,便用力地咳嗽了两声,那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

    太后探寻的目光落在连似月的身上,忽而,目光一愣,厉声质问道,“皇上受了两处重伤,而你却只是呛了几口水,你们都在船上,你是个弱女子,而皇上乃男儿之躯,按理说你受的伤应该更重,为何受重伤的却是皇上。”

    凤云峥心头微紧,拳头慢慢握住,太后这意思是父皇不能受伤,月儿伤多重都没关系!

    连似月再咳嗽了两声,说道,“臣女回想,当时船还没有翻,臣女就失足落到了水中,而皇上是随着船一块倒入水中的,皇上因此被船上的器物砸伤了,臣女侥幸逃过一劫。”

    太后看向皇帝,问道,“皇帝,是如此吗?”

    周成帝慢慢地抬起眼皮,目光落在连似月的身上,缓缓地探寻着,脑海中回想着和她在船上时发生的每一个细节——

    “船夫,你说。”皇帝眼眸突然一沉,问那浑身湿透的船夫。

    船夫吓了一跳,一番回想后,一点也不敢说偏了,战战兢兢地道,“回,回皇上,当时船还未翻,只是进了很多水,连大小姐很害怕,匆匆忙忙从船舱里跑出来,要和奴才一块划桨,结果船当时连续摇晃,她没有站稳,从船上掉进了水里。”

    “如果是这样,那皇帝你的伤比连家丫头的伤重一些,也说得过去。”太后点了点头,对周成帝道。

    “谢太后明鉴。”连似月忙将额头贴在地面上,感激涕零地道。

    “淑妃,船是你安排的,你有什么要解释的,若解释不通,那这翻船之过就要由你来承担了,毕竟这船舱上的漏洞是有人蓄意为之。”皇帝看向连淑妃,目光冷峻地道。

    “淑妃,你中途和瑭瑶儿一块下船,是因为早就知道船舱有洞会进水翻倒,所以故意避开吧。”太后也咄咄逼人问道。

    凤瑭瑶一惊,慌忙跪下,“父皇,母妃爱您还来不及,怎么会做出此等杀头大罪的事,请父皇明鉴。”

    连淑妃脸色发白,急急忙忙地道,“皇上今日受伤,臣妾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臣妾愿一力承当。可是,可是皇上,这船尾舱被凿出洞的事,臣妾是真的不知道啊,皇上。”

    连似月跪在一旁,用帕子掩嘴轻轻咳嗽着,冷眼看着自己的姑母急于辩解的样子,心中冷笑——

    姑母,是你太看轻侄女了,我连似月岂是给你们母女铺路的工具?既然你要利用我,就要有承担后果的勇气。

    “皇上,皇上,臣妾只有瑭瑶儿这一个女儿,皇上就是臣妾的天,臣妾的荣华富贵全是皇上给的,臣妾绝没有理由去害皇上啊。”连淑妃继续急着为自己辩解,她这话的意思是,她并没有儿子,谈不上争夺皇位,便没有理由去害皇帝。

    御清宫内,顿时一片寂然,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到,众人绷紧了身子,连口大气都不敢喘,等着太后和皇上下结论。

    “父皇,淑妃所言有理,害父皇的人不是她。儿臣刚才已经私下调查过了,此事另有隐情。”就着这时候,大殿内突然想起另一个声音,众人回头一看——

    只见四殿下凤千越走了进来,他一袭玄紫色锦袍,目光落在连似月的脸上,唇角带起一抹冰冷的笑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