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二章 危急时刻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九二章 危急时刻

    她避开周成帝的视线,快步从船舱的另一侧,走到船舱尾部,牙一咬举起手中削铁如泥的匕首狠狠地一戳船板,再猛地用力拔出来,于是船尾便出现了一个小孔,有一点水随之挤进来,她没有片刻的停留,紧接着又快速地拼命地用力连戳了好几次,那船尾便出现了五六个小窟窿,她做完这一切,再偷偷随手将匕首丢入了湖中。

    刚刚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她便听到皇帝在和船夫说话的声音,连似月回头看了眼那几个窟窿的地方,水正慢慢地溢进来,她脸上露出了一抹冷冷的笑容。

    然后,她目光平淡,脸色平静,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走到船舱里面去,将船舱帘子拉起,看着岸边的依依杨柳,唇角浮现出一抹浅浅的笑意。

    这时候,周成帝恰好走了过来,她装作不经意间抬头,看到皇帝,她脸上露出讶异的神情,然后起身,屈膝,拂礼,道,“臣女拜见皇上,皇上万岁。”

    她今日一身五彩云锦芙蓉满开羽纱裙衫,外面罩一件雪白的狐狸毛披风,梳着垂挂髻,佩戴着两朵金雀儿珠花,两旁两条飘逸的长丝带,那窈窕的身段倚靠在船边,身上柔情和清冷两种矛盾的气质柔和在一起,便显得独一无二。

    周成帝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眼底闪过一抹属于男人的欣赏,道,“朕刚批完奏折,前来放松片刻。”

    “皇上为国事操劳,乃朝廷之幸,百姓之福。”连似月恰如其分地维持着距离,道。

    “哈哈哈。”周成帝大笑,道,“朕曾听闻你率领府中护院勇救家弟的传闻,有巾帼风范啊。”

    “谢皇上夸奖。”连似月颔首,道。

    周成帝坐在了连似月的前面,浑身上下散发着帝王独有的威严气息,那身明黄色的龙袍衬得他更加精神奕奕。

    周成帝的皇子皇女,个个英俊潇洒,容颜美丽,他的长相自然也属于上乘的,随着岁月的沉淀,他的气度更加彰显魅力。

    果然,不出连似月所料,船已经默默地离开了岸边,往湖中心游去,连似月的手默默地握紧了身下座椅的垫子。

    而岸边,则站着宫中侍卫,及冯德贵等太监和宫女,一齐在等候着,连淑妃和凤瑭瑶两人站在御花园的某座凉亭中,淑妃望着那湖中心的船,道:

    “皇上应该很高兴,是我提前吩咐船夫将船开到中央去的,这样,你表姐便四边无处可逃了。”

    “母妃,这样做的话,月儿表姐会不会生气,毕竟我们骗了她。”凤瑭瑶有些担心地问道。

    “母妃这么做,无非是为了连家,皇上现在喜欢她,可是还要等上近一年的时间她才到及笄之年,你父皇身边什么样的女子没有,就怕这热乎劲儿一过,他又不喜欢她了,我思来想去,倒不如趁热打铁,年纪太小,不好接进宫来名正言顺的侍寝,这样的安排是最好的。”淑妃深谋远虑了一番,道。

    凤瑭瑶点头,“母妃所言,不无道理,希望一切都顺利吧。”

    “后宫四妃,冯德妃有六王,徐贤妃有八王,良贵妃有九王,就我这个淑妃没有儿子,我们不能去争权夺势,你虽得你父皇宠爱,但始终是个女儿家,我们只能不停地想办法才能留住你父皇的心,我们在宫里的日子才会好过。不然,你看看令月儿,她现在过的,和打入冷宫没什么分别。我之所以在后宫屹立十三年不倒,是因为我懂得居安思危,懂得时时刻刻讨皇上的欢心,让他觉得我们母女知道他要什么。”淑妃感慨地道。

    凤瑭瑶听了淑妃的话,心里头涌起一阵危机感,道,“母妃,瑭瑶儿懂了,瑭瑶儿永远都不要像令月儿那样。”

    淑妃点头,道:“静观其变吧,你月儿表姐说了,她愿意听从我和她父亲的安排,就算因为咱们骗了她她有些生气,但想想这对她也是件好事,及时获得皇上宠爱,她就不会怪我们了。”淑妃肯定地说道。

    “那我们在此,静观其变吧!”凤瑭瑶说道。

    “你们去那边守着,不允许任何过来!”淑妃向亭子外的十多名侍卫命令道。

    “是,娘娘。”几位带到侍卫守住了圆拱形门边。

    而此刻,船上。

    周成帝看着那树梢上飞过的相思鸟,道,“如此美景,倒引得朕诗兴大发了,似月,朕赋诗一首,你听听如何?”

    “臣女早就听闻皇上的诗词造诣,今日有幸当场见证,实乃臣女之福。”连似月娓娓地道。

    那船尾的水透过匕首戳出的几个小孔慢慢地漫进来,一点一点地,悄无声息,连似月脸上的神情似乎是十分期待皇帝的诗作,心却在暗暗地盘算着,这会水应该进来了多少。

    周成帝对连似月现在心中的想法一无所知,他目光看向湖面,那相思鸟儿从湖面掠过,带起一串水花,他脱口而出,道:

    “浅笑留花间,朵朵为卿妍。 冬别春光至,片片落君前。 轻声与君语,相思情长绵。莫怨花期短,青鸟终须还。(青鸟:相思鸟)”【此首诗歌为百度而来,改了两三个字。】

    这一首诗,分明是一个男子写给一个相思的女子的,其实,也是周成帝对连似月的一个暗示。

    连似月听罢,点头,道,“皇上以青鸟寄托相思,词曲婉转中带着一丝悲壮,但臣女还从这字里行间听出了皇上治国的报复和心细百姓的情思,莫怨花期短,青鸟终须还,皇上的意思是治理国家应当劳心劳力,不能怪一天的时间太短了。”

    周成帝顿时微怔,这孩子,听着这样的诗,非但没有一般子女子该有的娇羞和胆怯,反而一脸严肃地与他解读这诗,甚至说出了治国和忧民的思想。

    “哈哈哈,哈哈哈……”他不禁仰头哈哈大笑,拊掌,那目光过于炽热地看着连似月,道,“有意思,有意思,那么现在,你也来赋诗一首吧。”

    连似月站了起来,不慌不忙,不动声色,道,“皇上恕罪,臣女才拙,实在无法出口成章。”

    “无碍,此处风景优美,那就一边欣赏美景,一边想吧,你做不出来,朕可不会让你上岸。”周成帝眼睛深沉地看着连似月,道。

    *

    “淑妃娘娘,九殿下过来了!”这时候,亭子这边,那守住门不让人出入的侍卫匆匆几步走了过来,紧张地道。

    淑妃一愣,凝神,道,“他现在过来要做什么?”

    淑妃还在想着,但凤瑭瑶目光一闪,看到凤云峥已经走了进来,那些阻拦的侍卫们低着头,不太敢拦九王的意思。

    眼见凤云峥走了过来,淑妃眉心微跳。

    凤瑭瑶已经面露惊喜的样子,唤道,“九哥哥,你怎么来了?”

    她心里扑通了一下,心想,九哥哥不会听到她和母妃的对话了吧。

    凤云峥一次银色锦袍,气度不凡,他脸上带着一抹笑容,道,“恰好经过,没曾想淑妃娘娘和十三妹妹也在此。”

    淑妃撇去初时心中不悦的感觉,似乎很高兴似的,道,“是从贵妃姐姐那边过来的吧。”

    凤云峥点头,目光却瞥向湖中的那条船道,“云峥拜见淑妃娘娘,我不是从我母妃那里过来的,我是从吏部过来的,吏部宋庆阳有紧急要事找父皇相商,荣元殿的人说父皇来雀湖了,我便与人一同前来。”

    他袖中拳头慢慢地紧握,胸腔里一股如岩浆般强烈的气息在毫无规则地乱窜!

    他无法想象和任何一个对月儿有企图心的男子与她单独在一起,而尤其那个人还是一国之君,是他的父皇!

    淑妃看过去,果然见那吏部的宋庆阳站在那边,宋庆阳因为治灾有功,名声大震,连升两级,淑妃自然认识。

    而这个在朝廷中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人,早已经默默地成了凤云峥阵营里的人了。

    “这……皇上这会正在游湖,请九殿下和宋大人多等片刻吧。”淑妃脸上露出一抹难色,道。

    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错过这次再等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这样不露痕迹的好时机,她想着,一定不能现在让宋庆阳过去打断了皇帝和连似月。

    “万万不可!”宋庆阳大步走了过来,单膝跪下,一脸正气,道,“此事事关紧急,微臣务必马上见到皇上。”

    而淑妃也沉下脸色,义正言辞地道,“皇上为国事操劳,正在歇息,宋大人难道连这点休养的时间也不肯给皇上吗?打扰了皇上,你可担得起这罪!”

    “宋大人,你过去吧,父皇若是不高兴,本王来承担便是。”凤云峥看向淑妃,目光中带着些压迫,令淑妃感到一阵压力从背脊油然而生。

    *

    此事,船上。

    连似月做出一副正在冥思苦想的表情来,其实,她已经敏感地感觉到船身有些微微抬起往后沉了。

    这说明水已经可能慢慢灌满整个后尾舱了,而周成帝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所以,毫无察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