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八章 离开萧家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八八章 离开萧家

    “三妹,这……姐姐我也做不了这个主。”连似月的脸上露出一抹为难的神情。

    “连似月,你休要耍什么花招,赶紧让我姑母进去。”萧山一见连似月便满腔恨意,恨不得一剑杀死她,虽然没有证据,但是他肯定骗他写下对皇上大不敬文章的人就是她。

    “对我姐姐无礼,休怪我不客气。”连诀立即出面维护连似月,直面萧山。

    萧河眼见围观的百姓越来越多,都在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心想,再纠缠下去,也于事无补,对轿子里的姑母和那哭哭啼啼的表妹的名誉是一种巨大的伤害。

    原以为,连家起码会让他们进了门再说话,没想到直接将人堵在门口不让进门。

    “先让我姑母进去,这样下去,无非是两败俱伤,于谁都没有好处。”他向连似月说道。

    “我祖母近日身子不适,请了大师前来做法,大师说了,那些八字不详之人万万不能靠近,之前莫安师太给萧氏算过命格,她乃天煞孤星之命,又通体附鬼,为了我祖母的安危,小侯爷,只能抱歉了,我不能让她进门了。”连似月脸上露出了一丝遗憾。

    “连似月,你切莫欺人太甚,我今日前来,怕是你根本没有将此事告知老夫人和丞相吧,如果他们知道,会由着你们姐弟在相府门口前来吗?”那轿子里的萧仙敏终于忍不住了,一掀开轿帘,下了轿,走到前面来,气冲冲地说道。

    然而,她才一出来,所有围观的人便都对着她指指点点的,悉悉率率没有半句好听的话,她顿时脸色一白,不由地手拿起帕子挡住了脸。

    连似月眉梢微微抬起,眼角抬起一丝浅笑,道,“既然你这么说,要不就现在这门口等着,待父亲下了朝与父亲说吧,我和诀儿做不了这个主,诀儿,我们进去吧,关门!”

    “是,姐姐!”连诀昂头一笑,大声道,“关门!”

    “大姐,连诀,你们……”连诗雅见连似月和连诀两人已经跨过了门槛,急了,连忙大声追了上去,喊道。

    连诀停下脚步,转身,双手抱胸,问道,“你是要在这里一起等着,还是进门去,要进门的话就得快了,要关上了。”

    只见两个奴才分别推着两扇门缓缓关起来,连诗雅一怔,往前走了一步,再回头地看向萧氏——

    “娘!”喊完,她牙一咬,抬脚在大门关上前走了进去。

    只听到一声沉重的声音响起,相府的大门终于关上了,门口四名带刀护院守着,目光炯炯有神!

    “连似月这个人已经够难缠了,如今连诀又如此,二弟,你看现在该怎么办。”萧山恨的牙痒痒,问道。

    “回府!”萧河一脸冰冷,回头上了马。

    “河儿……”萧仙敏眼见萧河准备打道回府,心里便急了。

    “姑母,连似月和连诀摆明了不会让您进门,连相回来,只怕结果更早,上轿吧。”萧河说着,不再做停留,长腿一跃,上了马背。

    萧仙敏知道事已至此,只好重新返回轿子里,进了轿子,她气的浑身发抖——

    不过——

    她刚才两次听到连似月说那老东西身子不适,看来,她给老东西的“大礼”起作用了。

    她心里总算感到舒服了一些。

    一路回到萧家,萧振海坐在正厅,看到被抬回来的轿子,他脸色阴寒,萧河走上前,颔首,道,“父亲,没有成功将姑母送回去。”

    “都怪那连似月和连诀,拦在门口不让进门,还对姑母百般羞辱,引来百姓围观,议论纷纷。”随后进来的萧山愤愤不平地道。

    这时候,萧仙敏下了轿,低着头战战兢兢地进了门,道,“哥哥,我……回来了。”

    萧振海的脸色更加冰冷,阴沉,一言不发。

    “父亲,以我之见……”萧湖看了萧仙敏一眼,道,“连家是不会打算接姑母回去了,不然,也不会由着那两姐弟当众胡来。”

    萧仙敏听了,拿着帕子拭泪,“连似月欺人太甚,还当众说我是天煞孤星,通体附鬼,这下,全京都都要传遍了。”

    萧振海抬手,道,“你们三人先下去。”

    “是,父亲。”萧家三兄弟抱拳,一一退了下去,独独留下了萧仙敏,她拧紧了帕子,心里突然起了一阵不详的预感——

    “哥哥……”她抬眸,泪眸通红,“妹妹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沦落到了今天这种地步,还让身为国公爷的哥哥为我操心,是连似月太狠毒了,一步一步将妹妹害成这个样子。”

    “不是连似月害你的,是你自己蠢到这种地步的。”萧振海开口,说道。

    “……”萧仙敏语塞。

    萧振海道,“如今,我也不能留你在萧家继续住下去了。”

    “什么……”萧仙敏一听,猛地抬起头来,不敢置信地看着萧振海,“哥哥,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赶走我吗?”

    萧振海抿唇,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萧仙敏满脸泪痕,道,“哥哥,你我二人自小相依为命,我们吃尽了苦头,但一直互相依靠。当初,哥哥让我进连家屈居为妾,妹妹我心高气傲,不肯为妾,你便嘱托我说只要夺取后宅实权,再一步一步将容家的女儿挤下去,我取而代之,就不是妾了,妹妹信了哥哥的话,做了连延庆的妾,一切都按照我们的计划进行着。

    我百般讨好老夫人,为了留住老爷的心,极尽手段,我还给容雪下药,让她死于无形之间,我还……我还……

    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可是,原来那个被我玩弄于鼓掌间的连似月在尧城呆了两个月回来,却像变了个人似的,我连斗连败,一直到了今天的地步。

    哥哥,如今萧家好了,我困窘了,难道哥哥只能与妹妹共苦,不能同甘吗?哥哥……”

    萧仙敏声泪俱下地说着,身子软在地上。

    萧振海叹了口气,道,“仙敏,哥哥不会不管你,只是如今萧山萧河萧湖都到了适婚的年纪,尤其是萧山,早前为了考状元,过了年纪还未成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