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三章 被烫伤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八三章 被烫伤了

    比演技?谁怕谁?

    你敢出招,我就招。

    连似月脸上露出一抹“慈爱”宽容的笑意,当众俯身,将连诗雅缠在身上的荆棘取了下来,再双手将她扶起,道,“三妹,你我姐妹一场,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只要你真心悔改,姐姐不会与你计较的,快起来吧。”

    “谢谢大姐。”连诗雅起来,突然一把用力地抱住了连似月,伏在她的身上,呜呜痛哭起来,哭了片刻才抬起头来。

    连似月则从袖中掏出帕子,一点一点擦去她脸上的泪珠,柔声,说道,“三妹快别哭了,你是咱们京都的第一美人,哭成这样,眼睛肿了就不美了。”

    听到连似月这番话,连诗雅的手微微一颤,眼中一闪而过一抹恨意,明明知道她现在是个跛的,还说什么第一美人这种话,分明就是故意的,她恨不得用力扇在连似月的脸上,但是,不能,现在这个府里,大家只认大小姐,不认三小姐。

    她脸上扯起一抹勉强的笑意,那嘴角的肌肉还抽搐着,道,“大姐,明知我的脚,还取笑人家呢。”

    “哦,对不起。”连似月脸上露出歉意,紧紧握着她的手,说道,“三妹,你莫要见怪,你的脸这样好看,以至于我都忽略了你的脚了。”

    “无碍,其实,我已经习惯了。”连诗雅微微低下头,叹了口气,黯然地道。

    “三妹不要灰心,你自己不也懂医吗?好生研读医书,兴许能想出什么法子来。”连似月“怜爱”地看着她,说道。

    “……但愿如此。”连诗雅手轻颤一下,说道,“大姐,我能去你的院子里坐坐吗?说起来,咱们姐妹总是吵架,你搬到仙荷院,我都没好好进去坐过。”

    “可以,进来吧,想必你在这里跪了那么久,腿都麻了吧,青黛,准备茶点。”连似月眼角含笑,吩咐道。

    进了仙荷院,连诗雅看着连似月院中的装潢和摆设,四周一水的紫檀木家具,多宝阁上摆着各式各样的古玩珍藏,而墙上挂的字画,竟都是些真迹,每一件都价值不菲,连诗雅看着,心里像是被刀捅了一般——

    如今,她的清泉院已经落败,她这个贵为县主的三小姐在人眼里成了个活生生的笑话,生母竟然被休了,奴才们对她的态度也是不冷不热的,她想发火,可是并没有人将她放在心上。

    而连似月,却正如日中天,丞相府的天地,已经彻底地扭转过来了。

    “三小姐,喝茶。”青黛端着茶杯递到连诗雅的手中。

    “噢,好,好。”连诗雅端过茶杯,仓皇地喝了一口,“呀,好烫……”她连忙捂住了嘴巴,手里的茶杯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还打湿了身上的衣裳,那热茶倒在身上,她被烫地尖叫一声站了起来。

    她动作就像个完全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哪像还有半点县主的风范。

    “三妹,你没事吧,这茶刚泡上,你应该慢慢喝。”连似月忙站了起来,道。

    “好,好疼……”连诗雅眼底泛出泪意,楚楚可怜地轻哭出声。

    连似月低头一看,她手背被热茶烫红了,衣裳上湿了一片,恐怕也是被烫到了,若不及时更换,恐怕会灼伤皮肤。

    “青黛,你去拿烫伤膏,七宝和环水,你们两人带三小姐去我内室换身衣裳。”连似月吩咐道,

    “是。”几个丫鬟各行其事。

    “谢谢,谢谢大姐。”连诗雅忍着火辣辣的疼痛,跟着两个丫鬟进了连似月的房间,进了房间后便立即脱下了衣裳,果然,那衣服下面红了一大块。

    “烫伤膏拿来了,奴婢来替三小姐抹吧。”这边,青黛将烫伤膏拿了过来,但见了这三小姐,她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不不不,不用了,你们到外面等着,我自己抹就行。”连诗雅脸色绯红,说道。

    青黛看了看,她烫伤的地方在大腿上,便躬身道,“奴婢就在门外等着,三小姐涂完了叫奴婢便是。”

    “不不不,你也不用出去,你就站在屏风外面就好,这是大姐的房间,我若一个人呆在大姐房间,怕被人说闲话。”这连诗雅上上下下完全变了个人似的,胆小而谨慎。

    “是,奴婢遵命。”青黛转身,和另外两个丫鬟一块走到了屏风外,隐隐约约能看到连诗雅弯着腰涂药的模样。

    连似月在外面等了约小半个时辰,连诗雅换了身衣裳走了出来,走到她的面前,道,“大姐,我已经涂了药,换好衣裳了。”

    “怎么样,没受什么重伤吧。”连似月看着她,关切地问道。

    “红了一片,还好及时涂了药,没有灼伤,都亏了大姐及时让我换衣裳。”连诗雅感激地说道。

    “慎重起见,还是请陆大夫过来看看吧。”连似月道。

    “妹妹我也是这么想的,那我就先走了,多谢大姐。”连诗雅躬身,弯腰,道。

    “好。”连似月面带笑容,一直将连诗雅送到了门口,连诗雅仿佛如释重负一般,松了口气,转身离去。

    走出仙荷院,连诗雅脸上的笑意就更深了,只是这笑意之间带着一抹森冷,她低头,快步朝自己的清泉院走去,因为走得快,那跛脚看起来便更加的明显。

    回了清泉院,白薇迎了上来,见连诗雅手背通红,吓了一跳,忙道,“三小姐,这是怎么了,是大姐不谅解,用水烫你了吗?”

    “不是,我自己故意弄的。”连诗雅一路走回自己的房间,冷着脸将身上的衣裳脱了下来,拿过剪子,恨恨地咬着牙,将连似月的衣服剪破了,一边捡一边说道,“我表现的惊慌失措,她们还真以为我因为娘被赶出相府而变得胆怯懦弱,哪里会知道我真正的目的。”

    “三小姐真正的目的是什么?”白薇问道。

    连诗雅手中的剪子一顿,抬眸看向她,一双眸中散发着冷意。

    白薇吓了一跳,连忙跪了下去,道,“三小姐,上回,上回给夫人送药真的不关奴婢的事,宋嬷嬷说是给夫人的安胎药,奴婢信以为真,所以才……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