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二章 负荆请罪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八二章 负荆请罪

    仙荷院。

    青黛推门匆匆走到连似月的身边,低声道:

    “大小姐真是料事如神,老爷果然在监视咱们仙荷院,卢管家方才一路从仙荷院到了老爷的房里,过了好一会才出来,然后便有一个护卫跟在绿枝的后面出去了。”

    连似月写着字帖,目不斜视,说道,“我的父亲贵为丞相,怎么会轻易相信我那三言两语,自然要亲眼见到才会落下心中重石。”

    “可是,奴婢有一事不明,想请大小姐明示。”

    连似月放下手中毛笔,问道,“何事?”

    “大小姐既然现在百般要获得老爷的信任,为何在老爷书房那会又去触怒老爷呢?”青黛问道。

    “真实,这才是真实的人性,如果我一点丝毫抗拒和害怕都没有,就乖乖地将九殿下的物品送回,那便显得不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了。”连似月道。

    青黛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大小姐想的真周到。”难怪,每次大小姐的计划都缜密的天衣无缝,令萧氏和三小姐毫无招架之力。

    连似月道,“青黛,你最近总是很留心这些事。”

    青黛脸上出现了一抹黯然,道,“降香之事,对奴婢触动很大,奴婢太笨了,除了伺候大小姐吃穿就什么都不会了,奴婢也想变得聪明一些,这样奴婢留在大小姐的身边,也能像冷眉一样保护大小姐,让大小姐免受不必要的伤害……”她说着,眼中泛出一丝红意。

    “初到相府的那一日,我就同你们说过,我身边的人,聪明固然重要,但是我最看重的是忠诚二字。”连似月听罢,道。

    “但是,奴婢不想只有忠臣,奴婢还想聪慧。”青黛有些着急地道。

    “每个人擅长之事不一样,但你若有这份心,也能进步的。”连似月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神态。

    “大小姐,我会努力的。”青黛心中暗暗下了决定。

    不一会,冷眉回来了,向连似月汇报,道,“已经按照大小姐的吩咐,将披风和金簪送回九殿下那边。”

    连似月听罢,心头微微一颤,只说道,“嗯。”便起身去了内室。

    青黛和冷眉对视了一眼——

    冷眉道,“我临走的时候,九殿下说,现在大小姐身边的人越来越复杂,我们要打起十足的精神来,切不可让有心之人有机可趁。”

    “嗯!”青黛点头,“我会更加小心谨慎的。”

    青黛说着,快步走进内室,伺候连似月上塌歇息,替她盖好被子,照例在门口点了安神香,才走了出去。

    这天晚上,连似月几乎彻夜未眠,因为只要一闭上眼睛,前世的记忆便如潮水般汹涌而来,背叛,血腥,仇恨,片刻也没有停歇,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还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一袭白色锦袍的男子,沐浴在一片耀眼的光芒之中,长身玉立,如挺拔的苍松,如云间的白雾,偶有清风拂过,那白袍飘起,飘然若仙。

    他慢慢地向她走近,带着晚风而来,那朦胧的身影越来越清晰,直到看到他那如盛世烟花般灿烂的笑容。

    他在她的耳边呢喃着,她身子轻轻发抖,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他抬起手,将她的泪珠一颗一颗拭去。

    她猛地坐了起来,才发现已经到了晌午的时间了,她刚才做了个梦而已。

    青黛听到动静连忙走了进来,柔声问道,“大小姐,您终于醒了。”

    “现在什么时辰了?”连似月揉了揉有些涨疼的脑袋,问道。

    “申时,大小姐饿了吧,奴婢已经将饭菜备着了。”青黛扶着连似月下了床,丫鬟们将衣物拿了进来,一一换上,洗漱后便开始用膳。

    “大姐,大姐……妹妹来负荆请罪来了。”她正用着膳的时候,忽然院子外面传来一阵呼喊的声音。

    连似月手中的筷子轻轻一顿。

    这时候外头的丫鬟匆匆走了来,道,“大小姐,是,是三小姐,她,她背上背了荆棘,说是要向大小姐负荆请罪。”

    “大小姐知道了,快下去,把门先关了,别搅了大小姐用膳的雅兴。”青黛吩咐这丫鬟道。

    “是。”丫鬟连忙转身走了出去,过了一会,那叽叽喳喳的声音便小了一些。

    “负荆请罪?”连似月继续用着膳,轻哼,道,“把自己当成廉颇了,但我也不是蔺相如。”

    “大小姐,现在怎么办?”

    “跛着脚,背上背着荆棘,从清泉院一路到我这里来,这是故意闹的人尽皆知,要是我不见她,倒要被她说成心眼小了,喝完这一晚汤,再出去会会她。”连似月说着,继续低头,悠然自得,不慌不忙地喝着面前的白果猪骨汤。

    连诗雅身穿着一袭翠色绣金襦裙,背上背着长长的荆棘,跪在地上,无比虔诚的样子,来来往往的人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私下小声地议论着。

    但是,连诗雅一改往日要面子的做派,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一边跪着,一边痛哭流涕,对着紧闭的院门,抽抽搭搭地道:

    “大姐,千错万错都是妹妹的错,请大姐大人大量,不要与妹妹这般计较,妹妹今日来向你赔罪了。”

    “大姐,开开门吧,妹妹来请罪来了。”

    “大姐,大姐,求求你……求求你……”

    这时候,门终于缓慢地打开,她猛地抬头,一脸泪痕,连忙三步并作两步爬了过去,“大姐,你终于开门了。”

    连似月站在门槛后,一袭桃色缎织暗花攒心菊长裙裹身,浑身散发着高贵淡雅的气质,她居高临下地淡淡地看着跪在面前的人——

    只见她华贵衣裳被荆棘勾破了几处,头发有些散乱,因为眼泪流的多,脸上的妆容也花了,荆棘背在背上,刺出一些血迹来。

    连诗雅看到连似月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心中不禁骂了句贱货,但却哭的更加大声,“大姐,妹妹这般向你请罪,大姐谅解我吧,一切都是我的不对,我已经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会和大姐作对了。”说着,还在连似月的面前结结实实地磕了三个认错的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