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O章 你好好的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八o章 你好好的

    什么?

    凤云峥震惊的表情顿时凝固在了脸上,父皇居然看中了月儿?

    这实在太出乎他的意料,前世并未发生过这样的事,那时候父皇生前恐怕都没看到月儿几眼,对她这个四媳妇并不是很在意。

    而如今竟生出这样荒唐的想法来!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凤云峥问道,袖中拳头缓缓握紧了,声音里透出一股冷意。

    连延庆躬身,道,“就在月儿和诀儿两姐弟前去临华宫向贵妃娘娘谢恩那日,皇上通过淑妃娘娘向微臣表达了此意,若不是还未到及笄之年,只怕已经招进宫里了。”

    他说着,紧张地看着凤云峥,小心翼翼地道,“殿下抬爱,微臣感激不尽,也是月儿天大的福分,只是,对于此事,微臣也无法可想,只能遵从皇命。所以,烦请殿下收回大礼,为了殿下和月儿的声名和安危,今日殿下前来的目的还请不要对外宣称,微臣代表月儿和连家所有的人感激不尽。”

    凤云峥只觉得心中侵入一口凉气,目光渐渐变冷,先前兴致勃勃前来,却万万没有想到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

    他身为一个皇子,竟然要和自己的父皇争抢女子!

    看来,他要改变策略和方向了。

    他目光渐渐变得晦暗,眸中散发出一抹令人感到胆寒的阴森,此刻,他浑身散发着一股隐隐的气势,这气势令连延庆背脊沁出了一丝冷汗,他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大不敬的想法,这九殿下实在不是凡人,比当今圣上更为出色,若有朝一日坐上皇位,成就必然会超越现在的皇上。

    凤云峥终于开口,道,“大礼本王既然已经送出,断不会收回,还请连相收好了。”

    “殿下……”连延庆额头上直冒冷汗。

    凤云峥已经转身走出了连延庆的书房,那袍子的一角带起一缕清风,令连延庆打了个寒颤。

    “冤孽!冤孽啊!九方方丈说得对,既有极强极贵之命,又有极弱之时,如今九殿下也这样可怕的强势,留下大礼不肯拿走,分明就是订下了月儿不肯收手的意思,这往后可如何是好!”连延庆脚一软,双膝一曲,坐在椅子上,捶着胸膛道——

    本来都两件好事,可是两件好事凑在一起的时候,却成了最坏的事。

    夜风紧跟在凤云峥身后,他有些担忧地看着自家主子,想想刚才来的路上,殿下高兴的像个孩子,而现在……

    他轻叹了口气,难道殿下和大小姐真的少了那么一些缘分吗?不然怎么会发生这样啼笑皆非的事。

    让九殿下和自己的父皇抢大小姐,这可能成功吗?

    凤云峥走出书房外,一眼便看到连似月站在那弧形的回廊上,一身雪青色襦裙,髻上插了碧玉簪,身后的迎春花在风中摇曳,散发着阵阵清香。

    她犹如幽兰,静静伫立,高贵而美好,冷艳而神秘,分明不可侵犯,可却人人都在打她的主意。

    凤云峥朝她走了过去,一直走到她的面前,青黛和冷眉忙屈膝,退后了一些。

    “殿下,你来了。”连似月开口,问道,风吹起,她的发丝飞扬,拂过脸颊边,漾起一丝风情。

    但是,凤云峥没有回话,他悠悠的目光仿佛穿透了前世今生,看着她。

    他身后,将自己身上的白狐皮披风取了下来,小心地披在连似月的身上,替她仔细地系好披风的带子,再将她埋在披风内的头发拿了出来,放在脑后,再拢了拢披风。

    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只默默地为她系披风。

    连似月心中一愣,九殿下一向冷静自立,高冷疏离,这是相府,怎么此刻对她做出这样会惹人非议的行径来。

    接着,凤云峥再从袖中拿出一个缠丝镶珠金簪,抬手插在了她的发间,令她清冷之中多了一丝繁华旖旎。

    “殿下……”连似月面带着些疑惑看着面前行径有些奇怪的男子,他这是怎么了?

    这在深宅之中,是绝对不允许的行为。

    “没事,你好好的,风大,不要冷到了。”凤云峥脸上露出一点笑容,抬手,再扶正了她的金簪,然后才转身,快步地离去。

    转身之际,脸上的笑容迅速的消失,面无表情。

    连似月抬手,摸着头上的金簪,脸上露出不解,他这是怎么了。

    连延庆站在书房门口,目睹了这一切,他心中的紧张和不安更加的扩大了,他快步走了过去,站在连似月的面前,神情肃穆,又带着些恼怒之意。

    连似月微怔,问道,“父亲,九殿下前来,所为何事?”

    “月儿,你不要忘了,你是皇上想要的人,父亲警告过你,切不可与其他男子有任何亲近的行径,就算是九殿下也不可以,你往后要随时与任何男子保持距离,拒绝他们任何的示意,明白吗?不要惹祸上身。”连延庆低声喝道。

    “父亲,如果女儿其实不想入宫呢?”连似月看着连延庆近乎气急败坏的模样,顿时觉得有些可笑,但仍旧柔声的,轻轻问道。

    “你……这……”连延庆一愣,他从未想过连似月愿不愿意的问题,他只知道,这个女儿必须为连家入宫,侍奉皇上,获得荣宠。

    “父亲,女儿和皇上在一起,会幸福吗?”连似月道。

    连延庆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会有这种想法,片刻后,他目光一冷,道,“月儿,你该知道,这不是你想不想,愿不愿的问题,这是皇上的旨意,没有人可以反对,你必须入宫侍奉皇上,除非你要赔上自己的性命和整个连家!你的幸福,就是连家好,连家好了,你才会幸福。再说,你不在我这个当父亲的,难道也不在乎你自己的母亲吗?她腹中还有胎儿。”

    连似月突然微微笑了,这位父亲这是在暗暗地警告她威胁她呢。

    她脸上慢慢露出一副知错了的表情,给连延庆吃下一颗定心丸,道,“父亲,您莫要生气,女儿只是这样问一问,毕竟女儿才十四岁,对男女之事不明,对于婚嫁之事不懂,心中诸多惶恐,再说那是深宫之中,便更加没有把握了,心中不免害怕。女儿有失言之处,父亲不要怪罪月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