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七章 无需自责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七七章 无需自责

    连诗雅只觉得一盆冰冷的水从头顶浇下来,浇了个透心的凉,整个人无力地坐在地上。

    一会之后,管家领了两个婆子过来,“老爷有令,天亮之前萧氏须得离开相府,你们帮着收拾吧,动作快点。”

    “不用,我自己来!”萧仙敏踉跄地站了起来,手扶着椅背,努力地挺直了背脊,拖着沉重的步伐走进了内室。

    “娘……”连诗雅也一跛一跛地跟了上去。

    萧仙敏看着房中熟悉的一切,突然悲从中来,趴在床铺上大哭,连诗雅见状,走了过去,站在床边,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哭着,“娘,该怎么办……”

    “夫人,要不要奴婢帮忙?”那婆子站在房门口,问道。

    连诗雅顿时怒火中烧,猛地回过头,骂道,“催什么催,你们算什么东西,我们再怎么落魄,也还是你们的主子!”

    其中一个婆子道,“三小姐,您莫要怪罪奴婢,这都是老爷吩咐的,要夫人在半个时辰之内离开,若是时间久了,奴婢要受责罚了。”

    “你们……”连诗雅被堵的说不出话来。

    这时候,萧氏已经抹干眼泪站了起来,道,“你们给我关上门,我有话和三小姐说,半个时辰之后会走,不会让你们为难。”

    门关上后,萧氏拉着连诗雅的手坐在床沿上,一脸严肃地道,“雅儿,时间紧迫,你认认真真地听娘说,把娘说的都牢牢记在心里。”

    “娘,你说,雅儿听着。”连诗雅抬起袖子擦了把眼泪。

    “我这一走,你便势单力薄,我实在放心不下,你切记要谨慎行事,多观察,少说话,不要与连似月正面冲突,凡事多忍忍,不要冲动,今时不同往日,你在连家要夹起尾巴来做人,切不可被连似月激怒,明白吗?”

    “……”连诗雅不甘心地慢慢点了点头。

    “连诀和连似月的奸情你要继续暗中观察,我会想办法和你联系,你要找一个最好的时机揭露出来,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们的丑恶脸面。你若吃不定注意,就找个借口来萧国府,和我说。”萧氏继续交代道。

    “嗯,我会牢牢记住的,连诀和连似月的奸情我到时候一定要闹的人尽皆知,看他们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

    “还有,我让降香放在连似月院子里的三个瓶子,我估计连似月还没有察觉,降香不想让人知道她还有这个罪行,肯定不会说出来的,你要记得到时候把那件事……”萧氏说着,看了门外一眼,看到那印在门上的两个影子,她凑近连诗雅的耳边,缓慢而清晰地交代着。

    “是,是,我记住了,娘。”连诗雅接连点头,眼泪却噗噗地落下来。

    “我腹中胎儿还在,便还有机会!”

    半个时辰后,萧氏拎着一个包袱,由两个婆子走在后面盯着,往相府外面走去。

    “娘,娘……”连诗雅站在清泉院的门槛上,看着萧氏远去的背影,哭着喊道。

    萧氏回头,挥手,“雅儿,你快进去,别看了!”

    “……”连诗雅咬紧了牙关,手紧紧攥着拳头,一扭头,跛着脚跑了进去。

    萧氏觉得格外凄凉,她慢慢地走着,目光落在这府邸的一草一木上,眼神中充满了眷恋,再想到她已经被连延庆休了,这里与她再没有任何关系,就悲从中来,顿觉浑身无力,脚底虚软,手扶着旁边的树干,心纠紧了地疼。

    “萧姨娘。”这时候,前方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一个令萧氏深恶痛绝的声音。

    她缓缓地抬起头来,只见,连似月静静地站在月光下,面色平静,脸上含着一抹轻浅的笑意,这笑生生地令萧仙敏感到刺眼。

    “费尽心机,把我赶走,现在,你得意了?”萧仙敏冷眼看着面前的人,却掩饰不住眼底浓浓的恨意。

    “嗯,老实说,是有点得意。”连似月点头,道。

    “你!”萧仙敏没想到连似月居然这么坦白,毫不遮掩,“你不要太得意了,还没完呢!”

    “萧姨娘还是回萧家去好好养胎吧,至于三妹,你就不要担心了,她没了娘,我这个做大姐的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就像姨娘以前照顾我一样。”连似月脸上露出如沐春风般的笑意,但说着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眼底分量是一丝冰凉。

    “连似月,你休想打雅儿的主意,你别忘了,她怎么说也是皇上封的县主,就算是老夫人和老爷,都始终有几分顾忌,你不要太过分!”萧仙敏看着连似月脸上的笑容,嘴里说着警告的话,心里却感觉到一阵深深的惧意。

    “时辰已经到了,你若再不走,父亲来赶人,就不好看了,趁着天黑,赶紧走吧。”连似月冷冷地丢下一句话,懒得与她再多说。

    萧仙敏一个被休回萧家的人,想必在萧家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就让她受折磨去吧,而连诗雅就留给她自己来折磨。

    “……”萧氏还想说什么,但是却被堵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得拎着包袱低头走了出去。

    一走到外面才发现,门口连一辆马车都没有,她顿时气极了,扭头,道,“怎么马车都没有,我怎么回去……”

    但是,她才转身,相府的大门就已经缓缓地关上了。

    “喂,喂,你们不能这么对我!”她急忙扑了上去,但是没有用,门已经沉重地关上了,她怎么用力拍门,也没人理会。

    萧氏一个人站在这黑漆漆的门口,寒风萧瑟,她显得孤苦伶仃,打了好几个冷颤。

    没有马车,没有车夫,她要一个人走回萧家去,如果哥哥知道她被丞相休了,会怎么骂她?

    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法子了,只能趁着夜色走回萧国府去,否则明天一大早的,被人看到她站在这里,谣言四起,她就没有脸活下去了。

    门内。

    连似月冷冷地看着紧闭的大门,转身,面无表情地离开了。

    回到仙荷院,青黛炖了汤过来,道,“大小姐,折腾了一个晚上,喝点热汤吧。”

    这时候,冷眉走了进来,道,“大小姐,降香死了,自杀的,吊死在小树林里。”

    连似月听了,手微微一顿,没有说话,低下头,一口一口地喝着汤,平静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康庄大道她不想走,偏偏动那不该动的心思,你和青黛一起将她埋了吧。”喝完一碗汤后,连似月说道。

    “是,大小姐。”青黛低头,抬手抹了把眼角的泪。

    连似月看着她,道,“将她的东西收拾了都烧了吧,再从我的小库房里拿些银子给她乡下的爹娘,就说她在此处寻了人家嫁了,主仆一场,就这么了结了吧。”

    青黛听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落泪道,“大小姐,是降香不惜福,您对她这么好,她还背叛大小姐。也是奴婢失职,早在她偷偷留下当初萧姨娘给大小姐的衣料子做香包的时候,奴婢就应该将此事告诉大小姐,好叫她早日悬崖勒马,也不至于发生昨夜的事情。”

    “你无须自责,个性使然,到今天的地步都是她自己找的,与他人无关,你不要想多了,埋了她后你也歇息两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