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六章 一纸休书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七六章 一纸休书

    清泉院。

    萧氏想起梁姨娘来,便觉得一口恶气堵在胸口出不去,道,“梁姨娘那个贱人,今天在连诀那,竟然还落井下石起来,言之凿凿地指证我和降香。”

    “那个贱人敢这样对娘?”连诗雅听了,吃惊地问。

    “看我落难,以为我大势已去吧,谁知道你父亲没有怪罪于我。改日,我定要好好教训她一顿,让她明白自己的身份。”萧氏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寒意。

    “父,父亲……”连诗雅突然一脸惊恐地看着门口。

    萧氏听了,心头一颤,猛地转头,只见,连延庆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双手背在身后,目光定定地落在她的身上。

    那目光没有震怒,却平静地如同无波的湖面。

    “老,老爷,你什么时候来的,那些丫鬟婆子也不见通传。”糟糕,刚才她咒骂梁姨娘的话,是不是都被他听到了。

    连诗雅也一脸苍白,紧张地道,“父亲,你来了。”

    连延庆紧抿着唇,一言不发地走了进来,但是那目光中流露的气息却令人感到害怕,好似在平静的表面下埋藏着如火山爆发般的怒意一般,令萧氏的一颗心吊在了半空中。

    萧氏回过神来,拿着帕子擦了擦眼睛,有些伤感地道,“说起来,老爷已经好久没来过清泉院了,我天天都让人在炉子上炖着老爷爱喝的汤,今日终于能让老爷喝上了。”

    “是啊,父亲,您不知道娘有多记挂您,我现在就去吩咐婆子把汤端过来。”

    “不用了。”连诗雅才转身,连延庆便冷冷道。

    “老爷……”萧氏微微一怔,心头猛跳了一下。

    “把这拿着,回萧家去吧。”连延庆将手中的纸拿了出来,放在桌子上。

    萧氏一看,顿时吓了一大跳,只见那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两个字:休书。

    她猛地扑过去,一把抓起这休书,猛烈地颤抖着双手,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

    “立书人连延庆,系京都人,娉定萧氏为妻,岂期过门之后,该妇多有过失,正合七出之条,因念夫妻之情,不忍明言,情愿退回本宗,听凭改嫁,并无异言,休书是实。”

    退回本宗,听凭改嫁?!

    萧氏只觉得眼前一黑,脚下一软,摔倒在地上,顿时泪流满面,抬头,可怜兮兮地看向连延庆,道,“老爷,你……你……竟要休了我?”

    “凭你平妻的身份,本不必写休书,直接让你回萧家便是,但你好歹是皇上开了口封的平妻,一份休书,算是对皇上的交代。”连延庆抱拳,道。

    连诗雅不敢置信,她猛地跛着脚跑过去,一把从萧氏手中拿走休书,迅速地看过去,然后双膝一曲,跪在地上,哭着道——

    “不,不可以,父亲,你不可以这么对我娘,她,她肚子里还怀着父亲的骨肉啊,父亲这种时候休了我娘,不是逼她去死吗?”

    “孩子你在萧家生,生完了我会派人带回来,收拾东西吧,天亮之后,相府留不得你了。”连延庆已经不愿再多谈,转身,冷冷地准备离去。

    “不!不!”萧氏见他要走,连忙哭着爬了过去,死死地抓紧了连延庆的脚腕,“老爷,我怀有身孕,如果你休了我,会被天下人耻笑唾弃的,我哥哥不会罢休,传到皇上或是太后的耳朵里,也会斥责老爷的,老爷,您不能这么做,不能啊。”

    “父亲,娘说的对,如果您这个时候把我娘赶走了,您会被世人咒骂的。”连诗雅也哭着爬了过去,跪在萧氏的身旁。

    连延庆听到这一番话,原本隐藏的怒气猛然间有如洪水猛兽一般倾泻而出,他猛地转过身,狠狠地瞪着萧氏,那眼神就想恨不得立即将她凌迟处死一样!

    “若是你勾结丫鬟,残害嫡子的事传了出去,你才会死无葬身之地!”他用力地抽开脚,大声地怒吼道,眼圈里已经发红。

    “……”萧氏一听,顿时猛地抬头,瞪大了眼睛,停止了嚎哭,是啊,这种事就算哥哥也保不了她了。

    “唔!”突然,连延庆弯腰,双手掐住了萧氏的喉咙,萧氏瞪圆了眼珠子,嘴里发出一个声音,然后双手用力地掰着连延庆的手,她的脸越来越红,喉咙几乎要被掐断了一般,豆大的眼泪一颗一颗地落下来。

    “父亲,父亲,你会杀死我娘的。”连诗雅吓得脸色发白,微怔片刻后,急忙爬过去拉住连延庆的手,企图拉开。

    “滚!”连延庆怒吼一声,手一甩,连诗雅便被甩了开去,身体被撞在在门上,后脑勺生生砸在门上,疼的眼冒金星。

    “咳咳……咳咳,老……老……”萧氏嘴里挤出呜咽的声音,眼睛里流露出绝望的神情来。

    “贱人,我真后悔让你进连家的门,世间竟有你这样心术不正,心思歹毒之人!”

    连延庆是真的想杀了她!

    那一刻,萧氏的心,碎了,堕入了绝望的深渊。

    终于,连延庆松开了手,用力一推,萧氏像一条死鱼一般,躺在地上,双手抱着喉咙,咳嗽着,眼泪鼻涕流成了一团。

    “娘,娘……”连诗雅忍着身上的疼,朝萧氏的身边爬了过来。

    连延庆的脸色已经恢复了冰冷,他道,“天一亮,相府绝不会再留你!”

    说着,他便转身,抬脚快步地往外走去。

    “不!不!老爷!老爷,求求你,看在我对你一往情深,看在我不及身份为你做姨娘,看在我,看在我腹中孩儿的份上,老爷将休书收回吧,雅儿说得对,你休了我,就是逼我去死啊……”萧氏慌了,急忙爬了过去,绝望地喊着。

    可是,连延庆没有再回头,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了清泉院,他对萧氏已经没了任何眷恋。

    “老爷,你好狠,你好狠呐!”眼看着连延庆的身影消失,萧氏趴在地上,咬着牙,眼中流露出仇恨的,不甘的目光。

    “娘,娘,我们现在要怎么办?”连诗雅爬到萧氏的身边,抓着她的衣襟,慌张地问道——

    如果娘离开了连家,那她往后怎么办?谁来帮助她对付连似月?连似月如果反过来对付她,又怎么办?

    萧氏瘫坐在地上,看着掉在地上的休书,苦涩地冷笑了一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