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二章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七二章

    。

    降香双手反转被绑在院子中央的樟树上,整个人吊在半空中,身上依旧是衣不蔽体,她的身子蜷缩在一起,已是子时,凉风习习,她冷的浑身瑟瑟发抖。

    “啪啪啪!”泰嬷嬷走了过来,又是几个巴掌,左右开弓扇在她的脸上,打的降香嗷嗷直叫,脸肿了,嘴角流出丝丝血迹。

    她怒气冲冲地叱骂道,“这么好的少爷,要是被你给玷污了,老婆子扇你一百次也不够。”

    说着,又用力在她的腰上猛掐了两把。

    “泰嬷嬷,手下留情,手下留情……”降香怕了她了,她力气好大,几乎要把她捏死。

    这时候,青黛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降香看着她,脑袋充血了一般难受,道,“青黛姐姐,我们是好姐妹,我们从尧城一起来的,大小姐信任你,你替我去大小姐面前求求情,让她放我一条生路吧。”

    “大小姐信任我,可我不能利用大小姐的信任,我早和你说过,我们当奴才的要有当奴才的样子,可你办的是什么事。”青黛道。

    “……大小姐一定会杀了我的,怎么办,怎么办?”降香怕的语无伦次,脑海中思考着有没有脱身的方法。

    “如果你不想死的太难看,待会你应该知道怎么做。”青黛冷冷地道。

    墨陵院。

    连延庆出了书房便到了凌姨娘这里,当她一进来,却看到萧氏也在的时候,顿时脸色变得冰冷,问道:

    “你来这里干什么?”

    萧氏的脸色有些僵硬,连延庆当着一个姨娘的面给她甩脸子,是成心不让她以后好过了。

    “老爷,您来了……”凌姨娘默默看了萧氏一眼,唇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然后像往常一样迎了上去,熟稔地替他解开领口处的扣子。

    萧氏眼中闪过一抹怨毒和失落,从前,这些事都是她在做的,而现在想想都不知道她多久没有这样为连延庆做过了。

    连延庆见萧氏还站在这里,皱起了眉头,道,“怎么还不走?”

    “老爷,夫人是来送点心给妾身吃的,夫人真是有心的。”凌姨娘柔柔地道。

    连延庆看了眼桌上的食盒,道,“不要乱吃,毕竟不知道别人安的什么心。”

    萧氏一听,再也忍不住,抬手抹着眼泪,道,“老爷,你这样说,可真是伤了我的心了,纵然我过去有诸多不是,可我,我也是因为太在乎老爷才做出那些糊涂事来,我已经知道错了,再也不敢犯了。再说,我肚中还有老爷的孩儿,怎么会做些害人的事,我不怕孩子遭天谴吗?”

    “好了好了!”连延庆见她又哭哭啼啼,不耐地抬手,“没什么事你就回清泉院去,我来这里为图个清静,不是来听你哭的。”

    如今,在连延庆的心目当中,她竟然已经如此不值钱了,萧氏为自己感到悲哀,但今天最重要的是,故意逗留在凌姨娘这,以此摆脱陷害连诀和降香鬼混的嫌疑,造成一副她一直和凌姨娘在一起,对其他诸事不知的假象。

    她笑了笑,道,“是,我告退了,老爷和凌姨娘好好歇着。”说着,萧氏转身准备离去。

    “老爷,老爷……”这时候,一个碧绿色衣裳的丫鬟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顾不上礼仪,上气不接下次道,“少爷他,他……”

    萧氏一听是连诀,立即竖起耳朵。

    “发生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连延庆皱眉道。

    “少爷……他,他……老爷,您还是去看看吧,少爷发了好大的脾气,把整个院子都快砸了,嚷着要离家出走……”

    什么?连延庆听了,什么都顾不上,急急忙忙地就走出了墨陵院,萧氏回过神来,立即跟了上去。

    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想必是被人发现和降香同床而眠,恼羞成怒了吧,她倒要去看看。

    “姨娘……”郭嬷嬷走到凌姨娘的身边,“要不您也去看看,这大少爷可是府里唯一的嫡子,咱们得顺靠着他和大小姐。”

    “那清泉院的日日欺压于我,若我寻着了机会定要向大夫人和大小姐求助的,走,看看去!”

    紧接着,凌姨娘也跟了上去。

    连延庆一路急急忙忙到了文华院门口,还未推门进去,便听到传来一阵噼里啪啦花瓶砸碎的声音,他目光一紧,抬脚走了进去,萧氏自然是忙不迭地跟了进去。

    然而,一看到里面的情形,两个人同时愣住了——

    只见那院中的樟树上,吊着一个几近半裸的人,萧氏定睛一看,此人不正是降香,她脚下一软差一点就晕倒了过去,幸亏白薇及时扶住了她。

    不,这……这不可能……

    “这是怎么一回事?此人可是似月身边的丫鬟?怎么会吊在这里?”连延庆见到眼前的情形,顿时火冒三丈。

    “哎哟,这是怎么了?我听说诀儿这的丫鬟不干净,便急忙赶来了。”这时候,连母也连夜匆匆赶来了,她最终是连诀,也最喜欢连诀了。

    “哐啷!”这时候,又听到连诀的房间里,传来一阵摔东西的声音,还伴随着连诀的怒吼声,“我要杀了她!”

    “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引得我乖乖孙儿发这么大的脾气,他可从来不发脾气的,一向懂得克制。”连母着急地问道。

    “祖母,父亲。”这时候,连诀院子里其中一扇门打开了,连似月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萧氏见了她的身影,顿时吓了一跳,忙看向降香,降香已然吓得瑟瑟发抖,看也不敢再看她了。

    萧氏一怔,看来,是被连似月识破了!现在怎么扭转?她手紧紧地拽着帕子,因为紧张,手背泛起一片青筋。

    “月儿,你也在这,发生什么事了?”连延庆见到连似月也在这里,直觉出了什么大事。

    “我的弟弟受了委屈了,当姐姐的怎么能不来?”连似月那沁人骨头的目光落在萧氏的脸上。

    这时候,连诀啪的一声打开门,快步走到萧氏的面前,那目光如炬,令萧氏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别过脸去——

    “少,少爷,你怎么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