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三章 终于苏醒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六三章 终于苏醒

    她刚才睡着了,不知道凤云峥曾久久地凝视过她,也不知道凤云峥方才差一点没控制住自己就亲上她的唇,便没有往别处多想,只知他好不容易从鬼门关醒过来,见他脸色异常,便担心地问为什么会脸红。

    “……咳……”凤云峥掩嘴轻咳,掩饰住差点被逮到做“坏事”的尴尬,道,“可能刚醒来,有些不适而已,过一下就好了。”

    连似月眉头微锁,再用她那柔软的手背贴在凤云峥的脸颊上,自言自语地喃喃道,“还是有点烫。”

    “……”凤云峥目光微闪,拳头轻握,她手的触感原来这么好。

    “殿下已经醒了,便是没事了,热会慢慢退下去的。”她拿开手,终于是深深地松了口气。

    “你呢,除了刮伤的地方,还有哪里受伤了吗?”凤云峥清楚地记得两人被猎鹰袭击,又被弓箭手包围,最后一块从山崖滚落下来。

    “还好,手有点疼而已。”连似月将自己手骨折的事说的轻描淡写的。

    “哪只手,快给我我看看。”凤云峥忙说道。

    “骨头可能撞到了,这里。”她指了指左手,这只手还是不怎么能抬的起来。

    凤云峥轻轻拿过她的手,将袖子捋起来一看,只见手肘的地方肿的很大,皮肤绷紧了,近乎透明,他心里仿佛针扎了一样疼,目光里溢出一丝沁人的杀气!

    “月儿,让你受了伤,没有保护好你。”看向她的时候,他眼中有一丝深深的歉疚,她受伤,她疼,他比她还难受。

    但是,连似月却摇了摇头,“殿下,不要自责,从复仇之日开始我就知道,这条路,刀山火海,荆棘密布,我从来没有奢望过我会不损一分一毫地走过去,再说,前世什么没经受过,这点小伤,实在算不得什么。我没有放在心上,殿下也不必放在心上。”

    该是多么坚强和强大的内心,该是受过怎么样的苦,才会把骨折看的这么云淡风轻啊。

    她越是无所谓,他却越加心疼。

    他低头,轻轻吹着她肿胀的地方,感受到他唇间吹拂的柔柔气息,连似月原本觉得有些热辣的地方感觉好多了,她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心里的某一块轻轻颤抖了一下——

    “吱呀”这时候,门开了,大爷和大娘一起走了进来,看到凤云峥醒了,两人都十分高兴。

    大娘热情地道:“公子啊,你可总算醒了,你的小娘子衣不解带地照顾了你一天一夜,寸步不离呢。”

    他的小娘子?凤云峥一愣,目光看向连似月,连似月回看了她一眼,脸上露出一点尴尬的表情,凤云峥好像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顿时心里像是吃了蜜一样甜——

    你的小娘子,这个称呼不错。

    凤云峥平安的醒来,众人悬在半空中的石头都落了下去,他的腿有些麻木,大爷便帮他按压了半个时辰的穴位,他才下了床。

    两人一块走到屋子外才发现,此处真乃世外桃源之地,坐落在山谷之中,四周树木繁茂,鸟语花香,仙气袅袅,空气中带着一丝怡人的甘甜,环顾看去,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出口。

    “这种地方,显然不是普通人住的。”凤云峥目光落在前方,道。

    “看来殿下和我的想法一样,大爷和大娘似乎不是简单的人,他们一直都不好奇我们的身份,连姓甚名谁都不问,好似毫不在意,这世间怕是只有世外的高人才会不在意这些,他们怕是来避世的。”连似月也早就发现了这家人奇特之处,只是一直没有说破。

    “既是避世的,定有什么难言的苦衷,我们便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吧,免得叨扰了他们的清静。”凤云峥说道。

    连似月点头,她也是这么想的。

    凤云峥抬眸四处看去,声音深沉,道,“这里也不能久留,很快就会有人追杀过来了,此番是下定了决心要置我们于死地啊。”

    “真是一刻清静也不给啊。”连似月声音冰冷。

    凤云峥微微一怔,回头,“你知道是四王兄吧。”

    “应该说是以四殿下为首的人。这种事又怎么会少得了萧家,凤千越这种人,殿下还不了解吗?他太狡猾。可不会一个人担风险,想必一早就铺好了东窗事发的后路。”连似月冷冷地道。

    “对我们下手的人马如此迅速,定是经过多番训练,为了这一次谋杀,想必筹谋已久,只是他们没有想到,我和你,是怎么死都死不了的两个人。”凤云峥说着,脸上不由地浮现出一抹冰冷的笑意,眸光中的杀气越发浓重。

    “是啊,不但死不了,还会凤凰涅盘。”

    “公子,姑娘,你们都醒了?”这时候,大爷和大娘的儿子李南背着竹篓子下山回来了,见到站在屋前的凤云峥和连似月,便上前来施礼打招呼,这李南虽穿着平明百姓的粗布衫,但也算仪表堂堂,只可惜眼角的位置有个巴掌大的疤痕,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外力之伤。

    凤云峥回礼,道,“辛苦你们了,我们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当时在河里发现你们的时候,你们身上都是血呢,可把我吓了一跳。”李南想起那一幕,说道。

    “幸好小哥救了我们,多谢。”凤云峥抱拳,道。

    “举手之劳,公子不必太放在心上,如此,反倒让我都不好意思了。”李南憨憨地笑了。

    “小哥,这屋子里的药材,都是你上山采的吗?”连似月看他将竹篓里的药材拿出来晒,便问道。

    “是我和我爹一块采的,我跟着我爹学医。”李南将药材铺在竹篾里,趁着阳光晒晒,“姑娘,你也好像懂得医术。”

    “谈不上懂,看过几本书罢了。”连似月道。

    这样的午后,阳光照在身上,惬意而温暖,连似月坐在椅子上看李南分拣药材,凤云峥则细细地观察着山谷的位置。

    “公子,姑娘,饭菜做好了。”太阳落山的时候,大娘在屋子里喊道。

    “用膳了,走吧。”李南站了起来,拍了拍手掌,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