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六章 生瑜生亮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五六章 生瑜生亮

    凤烨举起手中的弓箭,冷着脸,连续射猎,那盘旋在半空中的两只猎鹰被射下来一只,另一只则飞走了。

    “撤!”萧河眼见这三个人来了,这意味着更多的救兵即将到来,他即刻果断地下令撤离。

    速度之快,有如闪电。

    这一支敢死闪电队,个个都是精英,经由他亲手训练而成,一向用来在战场上突破最难攻克的战垒,他们的特点是——快!快!快!

    今天特意用来部署杀九殿下和连似月,哼,便宜他们了,他眼睛里流露出一抹嚣张肆意的笑意,他萧河在战场上战无不胜,是连似月小看他了!

    只不过,凤云峥那两个手下确实不简单,居然两次突破他闪电队的攻击。

    凤烨,凤羽,连诀三人奔跑至山崖边上,齐齐从马背上跑下来,朝下面看过去,只见下面雾茫茫的一片,不怎么看的清楚。

    这时候,已有大批侍卫赶到了,众人站在山崖边上,等候命令。

    “八皇弟,刚才那帮人好快的速度,而且不留下任何痕迹,一时之间,竟无迹可寻。”凤羽眼见那些人从眼前消失,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正因为快,所以,令人猝不及防,他们一听到异常的声音就冲过来了,但还是没赶得上。

    速度快?凤烨眸间闪过一抹思绪。

    “少爷!”冷眉和夜风匆匆前来,两人神色紧张。

    连诀的目光中流露出一抹坚毅,“领人下去找,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

    “所有人听令,立即下崖找人!”凤烨高举手中长剑,大声命令道,他的声音不自觉带着一分颤抖。

    “是!”

    众人即刻下崖寻人,连诀走在了最前面,那给连似月摘好的黄桑葚掉了一地。

    不远处,一抹玄黑色的身影转身离去,脸上面无表情。

    连似月,这是你逼我的,既然你选择站在九皇弟,那我只能选择杀了你们。

    *

    萧河率领着人马迅速地消失在骑马场上后,遣散闪电队,便往正阳门与父亲和三地会和,现在他要随同他们一块进宫到皇上面前请罪,再接大哥萧山回宫了。

    大哥被关在天牢足足一个月,母亲在太后面前百般求情才让皇上暂且赦免,只是,不允许参加乡试的成命不会收回了,从此以后,萧家失去了一员得力的干将。

    最重要的是,皇上已经不像从前一样信任萧家了,这是最令父亲萧振海不安之处。

    不过,连似月和九殿下这回生死未卜,也算是报了仇了!

    但是,萧河的眼中流露出了一抹复杂的神色,不过!他咬了咬牙,将脑海中那不该有的一点为连似月和凤云峥可惜的念头抹去。

    古语云,既生瑜,何生亮——

    连似月,本侯爷欣赏你的聪明才智和铮铮手段,只不过,我们天生就是仇人,有你没我,有我没你。

    而九殿下,你或许会是一个英明的郡王,可惜,我们萧家现在扶持的人是四殿下——

    一切,就怪命运弄人。

    他想着,脸上的神情更加的阴沉,咬紧了牙关,直奔皇宫,在飞奔的骏马上,他扯下身上的黑色衣服,往空中一扔,再拔出剑,刷刷刷那衣服化成碎片落在地上,他一次紫色长袍,器宇轩昂,穿过碎片,一直往前。

    “如何?”到了正阳门,那萧振海上前,低声问道。

    “坠崖了。”萧河从马背上跳下来,回答道。

    “中箭了没有?”萧振海追问道。

    “九殿下背负一箭。”

    “太好了,那箭抹了毒,毒药是四殿下的主意,现在他们坠下山崖,不能及时找到大夫医治,九死一生了。”萧振海抚掌,脸上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萧河一愣,“毒?父亲,闪电队从不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这是我的规矩!”

    “河儿,非常时候,非常手段!为父知道你对你的闪电队有你的原则和规矩,不过那连似月异常狡诈,和九殿下合谋更是所向披靡。

    上次太后寿宴你也看到了,他们硬是将白的扭转成了黑的,黑的扭转成了白的,手段这么狠的人,必用更狠的手段还击,这是为父从小就教你的。”萧振海说道。

    “是啊,二哥,父亲所言有理,你不要介怀。”萧湖在一旁劝解道。

    “是,父亲。”萧河慢慢放下拳头来。

    “走吧,进宫了,这个时候进去,还可以洗刷你今天的嫌疑,不得不说,四殿下的计谋也是非常缜密完美的,他特意让你母亲请求太后今天放你大哥出来。”萧振海拍了拍萧河的肩膀,大跨步往前走去。

    到了荣元殿,萧振海领着萧河萧湖两人跪在殿外,约半个时辰后,萧山终于被从天牢带了出来。

    萧振海一见,短短一个月,这大儿子已经瘦的几乎不成人形了,眼神中再也没有往日的骄傲,充满了惶恐不安,小心翼翼。

    他多么优秀的儿子啊,多么令他骄傲的一个人啊,居然被折磨成了这幅模样,接出来也成了一个废人。

    他咽下一口气,父子四人前去皇帝面前请罪,谢恩,皇帝又说了些恩威并重的话,才让他们离开。

    萧山一路战战兢兢,浑身颤抖,一句话都不敢说,看来是被吓的不轻。

    出了荣元殿,赶往正阳门的时候,萧河眼睛不经意间一瞥,发现一抹穿着布衫的身影从另外一边匆匆跑过,神色焦急。

    他心头微微一颤,继续往前走,父子一行四人,走到正阳门口的时候。

    萧河回头,看了看,终于,停下了脚步,道,“父亲,大哥,三弟,我还有事,你们先回府。”说着,转身便走。

    “河儿,切莫做出糊涂事,你大哥才放出天牢。”萧振海眼看着儿子走远,大声道。

    “是,父亲。”萧河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萧振海眉头紧缩,看着这个儿子的背影。

    “父亲,二哥这是要去哪里?”萧湖道。

    “这小子,如此多情,不知是像了谁?”萧振海大叹一口气。

    *

    太医院。

    一抹穿着布衫的身影急匆匆地跑过来,嘴里急切地喊着,“太医,太医,我母后生病了,快和我去长春宫看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