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二章 骑马骑马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五二章 骑马骑马

    “你们主仆两人,狼狈为奸,将我害成如今这般模样,我不杀了你们,难解我心头之恨!”连诗雅猛地抬头,咬牙切齿,恶狠狠地盯着连似月和冷眉两个人,恨不得自己化身为饿狼,啃她们的骨,喝她们的血。

    “住口!”这时候,亭子外传来一个气急的声音,众人回头一看。

    只见连延庆一身朝服,快步走进亭子里,一看掉在那地上的匕首,又看到连诗雅趴在地上一脸恶相,当即便明白了怎么回事。

    他脸一冷,叱骂道,“你要对你大姐干什么?你拿着刀,是要杀了她吗?”想到连似月如今是被皇上看中的人,三女儿还敢对她动粗,连延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若这女儿有个什么闪失,他就要满盘皆输了。

    “父亲,我,我……”连诗雅突然见到连延庆,心中吓了一跳,手紧紧握住了拳头。

    “雅儿,雅儿你怎么了?”这边,萧氏急急忙忙走到连诗雅的身边,用力地将她扶了起来,扭头向连延庆解释道,“老爷,你不要生气,雅儿断不会对自己的大姐有什么心思,她只是脚跛了心情不好,口不择言而已,请你体谅她吧。”

    “哼。”连延庆冷哼一声,道,“口不择言而已?那这是什么?”他指着地上明晃晃的匕首,质问道。

    “这……这是……”萧氏咬了咬下唇,顿时有些词穷。

    “蓄意行凶,可家法处置!”连延庆面无表情,声音冰冷地道,如今,他看着连诗雅,真是看着鸡肋一般。

    “老爷,不要啊,雅儿她知道错了,她的脚才刚刚好,现在走路又一瘸一拐的,老爷网开一面吧。”萧氏急忙求着,但是她一开口,连延庆便凉凉地看了她一眼,那目光硬如玄铁——

    连延庆怕是永远都不会谅解萧氏将催情药用在他身上的错误!她说什么,连延庆都不会再听了。

    “……”连延庆看了眼连诗雅,叹了口气,道,“我万万没有想到,你会变成今天这幅模样。你说,你的脚跛了,你怪得了谁?这都是你任意妄为,咎由自取的后果!”

    萧氏暗中掐了连诗雅一把,连诗雅便伏在萧氏的肩上,呜呜地哭了起来,“父亲,女儿的脚跛了,女儿真的好难过,女儿是被人打的,我心里咽不下这口气。”

    “来人!”连延庆别过脸,吩咐道,“将三小姐送回清泉院去,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出门一步。”

    说完,他便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父亲!父亲!是连似月害我的,我如今这般,父亲难道真的不管了吗?父亲,父亲……”连诗雅朝着连延庆的身影追了过去,歇斯底里地喊道,但是才跑几步便跌倒在地,两个护卫走了过来,将她从地上拖了起来。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放开我!”连诗雅何曾受过这样粗鲁的对待,便使劲地挣脱着,又朝连似月破口大骂,“连似月,你听着,你不要太得意,总有一天,我会把我失去的全部讨回来,就算讨不回,你也休想拥有!”

    无论她反应多么激烈,连似月神情始终淡淡的,道,“三妹,来日方长,你还是先好好休养吧,这脚跛了,就少走一些路为好,至于这些负气的话……”她说着,唇角一缕笑意,“听起来,会有些可笑。”

    “你!连似月,你在取笑我!”连诗雅一见她这神情,便气的浑身发抖。

    “雅儿!不要再说了,先回去!”萧氏捂住了连诗雅的嘴巴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如今,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不能乱了阵脚。

    连诗雅感受到萧氏手间传来的力道,终于将一腔怒气忍了回去,跛着脚,忍着心中的恨意,一步一步地走了回去。

    那模样看起来,真有几分凄凉啊,谁能想到,曾经风光无限的三小姐会落得这般光景?

    连似月看着她们的背影走远,心里有个声音在默默地说着——

    连诗雅,我说过,前世你加诸在我身上的痛苦和折磨,我会一点一点,千倍万倍的讨回来,你现在受的,只是我一点小小的回礼,往后,还有很多很多!

    “大姐,你没事吧。”连胜茹小声地问道。

    连似月回过神来,摇头,道,“我没事。”

    “幸好绿枝出手快,不然大姐就要被三姐刺到了,大姐,你以后看到三姐就离远一些,我看她好似……好似疯癫了一般。”连菀茵看着地上那把匕首,想想刚才连诗雅的样子,心有余悸地道。

    “姐姐!”刚刚得到消息的连诀一阵风似的飞奔而来,他跑到连似月的面前,一脸焦急,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问道,“连诗雅刚才拿刀刺你?你受伤了吗?”

    “绿枝伸手快,及时制止了她,我没事的,一点伤都没有……”连似月见他担心,便安慰地说道。

    “我去找她!”连诀立即转身,这相府里面,有人对她动手,他断然不能不管。

    “哎,诀儿!”连似月忙拦住了他,道,“父亲已经惩处过了,你不用再去了,已经够了。”

    “可是……”连诀不甘!

    “对了,你不是要出门去和六殿下骑马吗?怎么又回来了?”连似月扯开了话题。

    “我回来是想问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我刚刚听六殿下派来的人说十三公主她们也会去,我想既然有其他女眷,急急何不一起同行呢?”连诀这才说到了去而复返的原因。

    “好啊,我好久没有骑过马了,去活动活动筋骨也好,你暂且去外面等着,我去换身骑马装就来。”连似月听说骑马,倒也挺有兴致的。

    “好!我等你!”

    那角落的位置,萧氏江头悄悄地缩了回来,脸上露出一抹阴沉的冷冷笑意——

    刚才连诀担忧连似月的情景她全都看在了眼里,那眼神里传达出来的,根本就不是一个弟弟对姐姐的关心,而是一个男子对一个女子强烈而隐忍的爱意!

    呵呵,来吧,来吧,让我搜集更多的证据吧,到时候连诀的秘密一旦被揭发,便是天摇地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