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四章 互为刀俎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四四章 互为刀俎

    “八殿下。”

    “八殿下。”连似月和连诀两人同时道。

    凤烨看着连似月,问道,“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

    他的目光看起来有些疲惫,眉心不见往日的桀骜,脸上多了几分沉重。

    连诀于是将来宫里的原因说了,他看出八殿下有话要对姐姐说,便找了个借口先走出了御花园,他对这个八王爷还是一向很喜欢的,以前和六王爷一起的时候,八王爷也常常在场,他觉得八殿下为人爽直,又有趣,虽然看起来乖张,但其实也不见摆什么架子。

    两人站在一棵芙蓉树下,连似月静静站着,为垂着头,而凤烨的目光则一直看着她。

    这几天,他天天进宫,去冬熙宫守着徐贤妃。

    原来,她前些日子受到一群蛇的惊吓,导致心悸,夜不能寐,精神不济。

    无论坐在什么地方,无论什么时候,总疑心有蛇爬出来,连皇上去冬熙宫过夜的时候,她也半夜从噩梦中惊醒,梦到好多好多蛇将她包围住,然后开始尖叫,皇帝也被她的尖叫声吓到了,见她一副疑神疑鬼的模样,便没有再翻她的牌子,而是让她好好休息。

    “丫头,时间过得真快,想起上次你我相见,还是去年此时的尧城,你看你,都长高了。”凤烨看着面前长高了半个头的连似月,说道。

    “是啊,时间过得好快,殿下现在知道当时在尧城,是谁追杀你的了吗?”连似月问道。

    “半年前就已经知道了,所以这次,我也悄悄地送了他一份小礼物。”凤烨唇角扬起,脸上一抹似笑非笑的桀骜,眼神中闪过冷意,“父皇惩罚了萧山之后,我便去了荣华殿,跪在父皇面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请他饶过四王兄,父皇大为震怒,将我斥责了一顿,片刻后便写了下让四皇兄降级的圣旨。”

    连似月听了,眼中微微流露出一丝差异,看来,八殿下比她想象的心思要更加缜密一些。那日的当下,皇帝本来已经对凤千越心存疑虑,凤烨趁着这时候去为他求情,只能更加激发皇帝内心的愤怒,以及对凤千越的不满,再联系,他求娶萧振海断腿的女儿的事,他就会觉得,这个看起来低调内敛,不争不抢的儿子其实暗中已经拉拢了他的权臣和兄弟,他便会急着去打压凤千越了。

    “八殿下此举,真乃画龙点睛。”连似月不禁感叹道。

    “那你呢,那日之后,你好吗?”凤烨看着她总是清冷的眼睛,问道。

    连似月点头,“我很好。”

    两人便又都沉默了下来,凤烨的心中有一股热流在涌动着,蠢蠢欲动地要喷薄而出,可是他又将它按捺了下去。

    “八殿下,有话问我,是吗?”连似月先开口了,问道。

    凤烨睫毛轻颤,听来十分冷静,道,“是,但是我担心一旦问出口,我们之间往后连这样站着好好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

    太后寿宴当日,连诀当时在皇上面前说了一件事,他说他和姐姐差点被毒蛇咬坏了,后来那作证的侍卫还拎出了那条蛇,而宴会的事过后,他的母妃贤妃娘娘的冬熙宫就出现了。

    他总觉得,这两件事之间必有关联,他母妃宫里的蛇不是偶然出现的,而是有人暗中安排的,而这个人——

    他看着连似月,拳头暗暗握紧,又松开。

    “如果八殿下问了,我会照实回答。”连似月知道他要问什么,她不会拐弯抹角,她不会将用在凤千越身上那套用在他的身上,但是,他们立场不同,阵营不同,徐贤妃几次三番要害连诀,这点决不可原谅。

    “我不会放弃皇位之争的,就算为了我母妃。”凤烨道,他的背后是徐国府,他的前程关乎着众多人的命运。

    “我知道,希望八殿下可以心想事成,但是,不要伤害连诀,无论是谁,伤害连诀,我都会为他拼命。”连似月的声音平静,但是却有着一股令人震慑的力道。

    “丫头,我们做个约定吧。”凤烨说道,风吹来,他鬓角发丝飞扬,袍子边飘起。

    “什么约定?”连似月迎着他的视线,问道。

    “若有一日,你为刀俎我为鱼肉,放我母妃一条生路;若是我为刀俎你为鱼肉,我会答应你任何一个条件,可好?”凤烨唇角微扬,脸上带着些笑意。

    “那八殿下岂不是吃亏了吗?”连似月捏紧了袖中帕子,道。

    “不亏!”凤烨翩然一笑,转身离去,那笑依旧的飞扬跋扈。

    连似月静静地看着他迅速地消失在御花园的深处,她明白,和八殿下之间的争斗算是正式开始了——

    除非,徐贤妃能够放弃迫害连诀,并且自动放弃争权夺势。

    “烨儿,你来了?”徐贤妃正坐在椅子上,金嬷嬷在喂她喝药,她脸色有些许苍白,眼睑下方有一层浅浅的黑眼圈,看来昨夜又没有睡好。

    见到凤烨进来,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母妃可好些了。”凤烨在一旁坐下,问道。

    “……”徐贤妃微叹了口气,道,“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梦到那条蛇缠在我身上,怎么也睡不安稳,母妃在想,是不是要向你父皇请示,换一个宫殿了。”

    凤烨听了,没有说话,徐贤妃见他眉头轻皱的模样,便问道:

    “烨儿,你今天话很少,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凤烨抬眸,看着自己的母妃,问道,“那条咬连诀的毒蛇是母妃安排的吧。”

    “哐啷!”凤烨问题一问出口,金嬷嬷手中端着的药碗应声落在地上,碎了。

    她连忙弯腰,匆匆将碗拾起,道,“奴婢该死。”

    徐贤妃也变了脸色,脸上有些僵硬,道,“金嬷嬷,你先下去。”

    “是,奴婢告退。”

    “为什么?母妃,连诀还只是个孩子,也还没有功名利禄,对我们构不成任何威胁,而且,我们与相府暂时也没有冲突,连相没有偏帮过任何皇子,母妃为何要这么做?”凤烨站了起来,接连问道,语气间是少有的激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